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第27章

    离天云城千里外的一处山谷中,身形足有一人高的巨狼昂着头,紫金色的兽瞳望着天空层叠的雷云,郁闷不已。

    雷云笼罩着整个山谷,惊雷滚滚,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鸣。电光闪烁,一道惊雷陡然劈下,击碎了一块巨石,散落的石块四散落地,震起一地尘烟。

    “只是普通的雷劫。”苍凌微微颔首,这种雷恐怕连它的皮毛的防御都破不开。

    倚着树的人嘴角扬起一抹浅笑,目光中的巨狼趴在地上,意兴索然地挥爪拍向朝着它而来的惊雷,眼里满是嫌弃。

    似是注意到月云笙的目光,巨狼转过头,抬起毛绒绒的爪子用力拍在地上,冲着他龇牙咧嘴,以表自己的不满。

    “阿箬传来消息,最近在天云城附近潜伏了不少魔族,还有一些来历不明的人。不过,没有你说的那个人的踪迹。”纤长的五指并拢,握着凭空而显的玉质折扇轻敲掌心,难得皱起了眉。

    “倒也不奇怪,”苍凌淡淡一笑,目光深沉:“那家伙,比谁都谨慎。”

    “还有一事,你应已经知晓。大部分魔族都出现西北方的暮云城,包括那三大魔将。慕家家主已经领兵前往,但、只有百余人。”话语一转,将话题引到了慕家上。

    “就算只有他一个人,魔族也不可能成功从他手中夺城,”苍凌转过头破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不难听出他的话语中对慕鸿羲的赞赏:“慕鸿羲‘战神’的名誉,是他一次次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在这份名誉下,埋葬了无穷尽的魔族尸骨。”

    身旁的人陷入沉思,目光流转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笑容更为灿烂。

    只要慕家还在,慕鸿羲还在,他们就无法侵入。

    而慕鸿羲最在意的,莫过于心爱之人与他的孩子。

    所以这件事的关键,就在于……

    躺在床上的慕离忧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感觉到心脏猛地跳了一跳,就像是被什么人惦记上似的。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飘着淡淡药香。

    侧头望向窗外,慕离忧低声喃喃:“我睡了多久?”

    两个时辰。

    “这么久?”慕离忧坐起身掀开被褥,撑着身体的手略微用力,翻身跳下床。站在床边微微活动、舒展身体,听到体内“咔咔”几声声,在空荡的房间里十分清晰:“有人来过吗?”

    ……

    他突然沉默了。慕离忧余光注意到搁在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顿时了然:“大哥来过了?”

    嗯。

    他应了一声,又陷入了沉默。

    慕离忧坐到桌边,慢条斯理地吃起来。对于“慕离忧”的变化,或多或少猜得到一点原因。

    但,没有办法处理,目前没有。只能暂且委屈他一下。

    不过这次,却是慕离忧想岔了。

    在他体内某处,“慕离忧”正与一只浑身雪白的狐狸面面相觑,白狐眨了眨碧绿的眼睛,“噌”的一下冲到他怀里,白光大盛。

    头顶一颗血红玉珠盘旋,散发的光辉形成一根根线“刺”入四周看不见的壁障,似乎是在汲取着什么。

    其中一根在他们面前晃了晃,似是觉得困惑一般,绕去了其他地方。

    “慕离忧”缓缓吐出一口气,眼中流露出些许恐惧。抱紧了怀中安静的小白狐,找了个角落“坐”下。仰着头看那玉珠光辉流转,与它相连的红线以十分缓慢的速度,逐渐染成暗紫色。

    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他?

    “慕离忧”抿着嘴抱紧了白狐,眼里满是茫然。就在内心挣扎时刻,那从血珠中发散的红色线已经尽数消失,只余那些被染上暗紫色的线停留。

    他的声音随之响起。

    “慕离忧”想继续探索自己体内发生的变化,回答起问题便有些心不在焉。等缓过神时,他已经起身离开了房间,朝着在花园中一片偌大的空地上练剑的兄长走去。

    本来想说的话又默默咽了回去。心里默念着,等晚些时再跟他说吧。

    慕离忧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慕云舒与一位十分陌生的老人交手。

    慕云舒不知为何,并没有用他的葬霜,而是用的十分普通的铁剑。提剑上前,虚晃一击,动作极快,眨眼间便冲到了老者面前,剑尖直指咽喉。

    老者身形不动,随意的一横剑,挡住来势汹汹的一击。

    一击不成,慕云舒十分利落地退走,余光发现正站在那观看的慕离忧,顿时一怔:“抱歉,孙老,请先暂停一下。”

    “嗯,”老者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向一旁的慕离忧,露出淡淡的笑容:“云舒少爷,离忧少爷,你们聊,老夫先去看看二少爷。”

    “好,今日辛苦孙老了。”慕云舒收起铁剑,朝着老者行了一礼。

    “呵呵,年轻人就应如此,”被唤为孙老的老者摆摆手,笑容更甚:“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就只能做做这些小事咯。”

    慕家的每一位客卿都是绝顶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