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60章、滔天巨浪

    本来方晟很想遇一下已成为大学生的小贝如愿以偿录取到京都大学金融学院,小贝似乎有了女朋友,通电话时支支吾吾语气很不自然。

    有了媳妇忘了爹

    方晟悻悻想道,正好白翎打来电话说刚刚散会准备回城,建议“共度良宵”。尽管两晚连御二女,今晚最好睡一觉恢复元气,但白翎建议当中包含着邀请,这是万万不能拒绝的。

    傍晚时分于道明从外面回来,又叫上于秋荻等几个喝了点小酒,然后唤来老吴、小吴护送到白家大院。

    刚踏入大门白翎又来了电话,歉意说车子刚驶出山口收到紧急指令,估计又是一个通宵

    唉,那我跟小宝聊聊吧。方晟叹道。

    不料小宝也不在家,说跟同学一起到郊外野营去了方晟又暗自叹息,按说申长找谁谈话就谈话,可今天想找两个儿子谈话都没空老子在儿子面前永远摆不出威严,当再大的官都不行。

    很意外的是向来早睡早起的白老爷子居然还在院里散步,见了方晟微微一笑,中气十足道

    “差点被凌洪困住,你倒是身经百战什么自然灾害都遇见过了。”

    见老爷子心情不错,方晟上前拍了几句马屁然后拐弯抹角问起于云复所说的万言之书。

    白老爷子毫不留情揭破道“是于家二子说的吧,外界压根不知这事儿,当然也不算好事没必要四处张扬,但要说跟彭老那封信不好比,信的内容哪怕放到现在都不能公开,所以当时就销毁了。”

    “销毁了”方晟失望万分。

    “你的嘴还算紧,透露一点无妨,但不准外传,”白老爷子难得开了金口,在后院挑空旷无人的地方道,“信呈送之后老人家花了三天时间才看完,然后把我和老樊叫过来很严肃地说,你俩讲的东西都是事实不容否认,但我要反问一句,现在的条件与井冈山相比怎么样那时大家没有退路照样干革命要我看硬件条件是次要的,关键在于军人有没有豁出去的决心你们呐,好不容易打下江山进了城,都想喘口气享享福是不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美国人就是看准我们当中很多人不想打仗的软肋”

    方晟深有同感“老人家真是就现在来看,同样绝大多数人不想打仗的。”

    “在老人家面前,我和老樊被说得汗流浃背惭愧不已,最后离开时他和蔼地说这封信就不留档了,烧掉吧我和老樊忙不迭点头,说烧掉烧掉,然后秘书当我俩的面烧掉了。”

    “还还是有点可惜,毕竟是段珍贵历史片断。”

    白老爷子叹道“丢人现眼罢了,什么珍贵片段当时我们这些所谓高级将领真怕打败仗啊,万一万一溃不成军,人家可是打着联合国旗号的,要是再来个八国联军入侵,我们都是千古罪人可他老人家拍板打,全国团结一心地打,成功地扼制住美国人的嚣张气焰,也获得世人尊重大国尊严从来都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

    “对,枪杆子里出正权嘛,老人家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

    “但是留下一个致命隐患,从而一定程度导致后来民族的悲剧”白老爷子慢腾腾道。

    方晟没听明白“爷爷的意思是”

    白老爷子双手负在身后,表情前所未有地沉重,看着夜空道“老人家总是对的,几十年来凡他坚持而别人一致反对的事情,事实证明他都是正确的一方,而且有些事隔多年才发现他的卓见远识从而使得我们党、我们领导层、我们全国人民都对他产生迷信般的崇拜,以至于当他发生错误哪怕单凭眼睛都能看到错误,所有人还相信他是对的即使现在,不是仍有人在替他的错误辩解吗小方,你说是不是很可怕”

    “后来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试图打破特殊历史背景下的那种没经历那场浩劫,对我们这代人是非常幸运的。”

    “应该经历,那样才能更透彻地理解并感悟到一些东西”

    晚风中白老爷子萧瑟地说,嘴角线条紧绷,道,“我不清楚于家二子为何叫你问那段史海钩沉,老于当年的做法很聪明躲过了历次冲击,低调保存好自己耐心等待时机,不象我和老樊因军务需要必须冲在第一线,吃了不少苦头还好我身子骨硬朗,上次差点见马克思了又被拽回来”

    “听说军部措施得当受到的冲击并不算严重”

    难得老爷子愿意提及过去,方晟趁机请教了很多历史书里晦涩不清、含混带过的疑问,爷孙二人站在草坪聊到晚上十点多钟,直到保健医生再三催促才回屋休息。

    周一的申长会议会期一天,最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