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 7 章

    小狐丸有一头柔顺的长发,无论暗堕前还是暗堕后,只是色彩的差别。

    他不得不承认那天鸣门撸毛的手艺棒极了,他被摸得竟然想发出呼噜声。

    ——要是再有把梳子就更好了。

    黑发的狐敛起红眸,他手一个用力把一枚红色的果子捏得汁水四溢,液体沿着他的手腕流下。

    小狐丸只是很普通地吃个野果补充体力,但这一幕在赶到的鬼杀队剑士看来便是食人进行时了。

    特别再配上黑狐一身洗不掉的血腥味,联系他几日来昼伏夜出的行为,很难让人不联想到鬼。

    “嚯?”小狐丸低伏脑袋向下一躲,横向的火蛇卷舐砍断了他背后的那棵树。

    黑狐三步并两步接着倒下树干的力道后跳,也避开了双刀劈下引发的爆炸。

    爆炸散去后小狐丸看到了手持刀剑立于自身对面的两名剑士,跟那些个鬼口中描述的差不多,他也是头一回遇上。

    这头一回就遇上了实力强劲的,是物吉带来的厄运吗?

    小狐丸舔了舔虎牙,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人类的剑士,你们找我有何贵干。”

    倒也不是小狐丸有意引导,他这句话本身没有其他意思,就是付丧神对人类的称呼,可听在鬼杀队耳中便是鬼对人类的称谓了。

    非人的生物,可不就是鬼吗?

    长得像猫头鹰的和打扮华丽的剑士互相一个对视,前者摆出战斗姿势,大声问:“你在寻找产屋敷,你想做什么?”

    这有什么好问的,找人还不是意有所图吗?

    细长的指甲点了点面颊,小狐丸缓缓从腰间也拔出了刀。

    “打赢我,我就告诉你们。”

    黑色的狐表露出战意,他邪肆地勾起唇角。

    他摆出了起手的姿势,指腹抹去刀刃上已经凝固的暗红污垢。

    “痛!”

    狐之助一个颠簸从鸣门的肩头滚落下去。

    且不论这是不是厄运作祟,狐之助是把自自己的鼻子给磕到了。

    它眼含泪水地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毛继续看眼前的屏幕,然后狐之助发出了诧异的尖叫。

    “审神者大人不好了啊——小狐丸他,他轻伤了!!”

    “是是是,狐之助你别喊了。”鸣门蹲下一把从地上捞起黄白相间的小狐狸,“坐稳了,我要开始跑了!”

    小狐丸从屏幕光点上看距离鸣门并不远,他跳上树梢几个跳跃看到了刀光剑影。

    说刀光剑影还说少了,那升腾的烈焰宛若日轮般点亮了缺少光照的树林,也昭示那有战斗发生。

    鸣门碧眸一凝,他抓起狐之助的脖子将它往地上的草堆里一摔,少年拔出腰间的胁差就迎了上去。

    “铮——”一声金戈相交的声音在鸣响,偷袭落空的鬼杀队剑士抬起头,他看到了那个挡住他攻击的少年。

    这……这不是白天炼狱去接触的金发少年吗!

    脸上化着彩妆还带着钻石护额的剑士力气极大,初一接触鸣门便皱起了眉头,不想让物吉本体受伤的他手腕一翻,借着巧劲把对方的刀上挑。

    然后鸣门控制力度一击踢击,把人逼退,他自己则闪身来到另一侧,把小狐丸拉出了炼狱杏寿郎的攻击范围。

    炼狱看清了鸣门的脸,也看到了他护住黑发红眸的“鬼”的动作。

    炼狱压低了声音问:“波风君,你这是干什么?”

    鸣门奇怪地看向炼狱:“这是我想问你们的吧,你们为什么要攻击小狐丸?”

    炼狱震声:“波风君难道要包庇鬼吗!”

    鸣门有些无语:“谁是鬼,小狐丸他才不是鬼!”

    眼看着这幼稚的对话还要进行几轮,宇髄天元不耐烦地打断:

    “是被鬼蒙蔽了吧,不要跟他废话了炼狱,向他证明那是食人的恶鬼就行了。”

    说罢他提起双刀重新攻了上来,他与炼狱分工明确,一人拦住鸣人,一人去把“鬼”斩杀了。

    “喂!我说你们听人说话啊!”

    鸣门对二人不听不理的态度气极了,没想到白天聊的还好的鬼杀队队员如此不分青红皂白。

    小狐丸他究竟哪里像鬼了?

    不就是黑发红眸浑身充斥着暗堕气息还……血腥味有点重?

    鸣门暗道一声不好,小狐丸这状态是容易遭人误会,估计天天风餐露宿的付丧神也没时间打理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