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身边空无一人

    丛子安都这么说了,丛白书唯有勉强同意。

    “现在可别让他进来”但对于陈伟阳,丛白书还是本能的抗拒,“等你妈妈和妹妹回来了,再开饭,等那时候他再来也不迟。”

    丛白书戾气十足的说着,他是真的厌恶陈伟阳。

    丛子安面色严峻,“慢慢这个时候能跑到哪里去呢,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出去该多危险。”

    “还能干嘛去,顾有汜那小子不来,她心里放不下,这会儿必定是去找人了。”

    话说的凌厉,可是眼神中不见半点生气,丛白书其实一直都很欣赏女儿这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

    “至于她的安全问题,你倒是不用担心,早就知道那妮子说走就走的脾气,我安排了几个保镖在她身边。”

    丛子安喜出望外“舅舅你什么时候还雇了保镖,好酷”

    丛白书当然不会告诉丛子安,他之所以有保镖就是为了防止陈伟阳对自己做些什么,而最近,因为更担心女儿,他将自己仅有的三个保镖都安排到了丛慢慢身边。

    至此,丛慢慢身后有六个人保护着。

    而他自己和丛子安身边空无一人。

    但是丛白书现如今一点都不担心,毕竟这里还有个丛子安,陈伟阳哪怕再怎么混蛋,也不会在最重要的丛子安面前做什么。

    这一点,丛白书十分坚信。

    也是因为有丛子安这个保护神在身边,刚才丛白书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辱骂陈伟阳。

    “你就别再恭维我了。”

    丛白书笑呵呵但却没好气的看着丛子安,“行了,你也出去。”

    丛子安嘿嘿一笑,动身去餐厅外头和陈伟阳搭话。

    自从离开丛家之后,陈伟阳这也是第一次回来,刚才车子一进来,看到丛家张灯结彩庆贺新年的年味儿装饰,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些认不出来。

    没了自己的丛家,当真是更加惬意了。

    冷冷的嗤笑了一声,陈伟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于一片寂静之中悠然打量着周围。

    时不时也会条件反射的低头看手机,似乎一直在等着谁的消息。

    可惜,手机消息目前十分的安静。

    “既然来了,今晚就别走了。”

    餐厅和客厅的隔断门被拉开,满脸红光的丛子安从后边走出来,一边和陈伟阳说话,一边迈步走过来。

    陈伟阳脸上闪过一抹异样情绪,闻声点了点头。

    “那丛白书”

    “我已经跟舅舅说好了,”顺势坐在陈伟阳身边,丛子安稍显亲昵的望着他。

    “只是一起吃饭而已,他同意了。”

    丛子安说者无心,陈伟阳听者有意,丛子安这么说,并没有让陈伟阳心里舒服一些。

    他觉得,他始终还是比不上丛白书在丛子安心里的位置。

    果然,就算是他养育了十八年的儿子也没有拿他当回事儿。

    陈伟阳面上冷意更甚,放在腿边的手将手机攥的更紧了一些,不甘于得到这样的结果,他硬生生扯出一丝笑意。

    “他倒是很听你的话。”

    十八年的亲情,不会只是这样而已

    丛子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手机在玩,听陈伟阳这么说,心里没有多思量,开口就是被宠坏了的口吻,头也不抬的跟陈伟阳说道。

    “毕竟关系不一般。”

    这听起来也就是个恃宠而骄的孩子口气,平时听起来没有任何毛病。

    但搁在现在这个情境下,落进陈伟阳的耳朵里,这可不就是在嘲讽他。

    好啊,你们是亲舅甥关系不一般,你们是一家人,就

    他一个是外人。

    心里无限怨念升腾起来,陈伟阳目光灼灼的望着丛子安光洁的后颈,耳边是他聊天时候的轻笑声。

    有种想法冲上心头,陈伟阳暗暗咬着牙,放置在身上的手慢慢的收紧,再收紧。

    他的脖子看起来很纤细,只消伸出手轻轻伏在上边那么一掐

    陈伟阳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丛子安对他毫无防备,他的手不由自主的已经搭在了他后颈上。

    就差那临门一脚

    “别,痒。”

    丛子安缩了缩脖子,完全没当回事儿。

    重新找回了理智的陈伟阳急忙收回手,皮笑肉不笑的别开脸。

    “这怎么安排的,年夜饭这时候了也不见其他人回来。”

    丛子安专心玩着手机,说一句叹三句的。

    “妈不在家也联系不上,慢慢你也知道了,临时出门。”

    “来了这么久,”陈伟阳装作若无其事的提起了蓝迪,“怎么也不见你舅妈出来张罗饭菜,她。”

    玩手机的手一顿,丛子安惊愕的看陈伟阳。

    “你不知道吗”

    陈伟阳心里一动,有那么一瞬间是以为自己强要蓝迪的事情被发现了,可看丛子安的表情并不是如此。

    他求稳,摇了摇头,并问道。

    “发生了什么”

    “舅妈她前几天自杀了。”

    第一反应是死得好,而后才控制面部表情,陈伟阳装得一派惊骇。

    忙不迭的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嫂子怎么会。”

    丛子安也不玩手机了,他一脸茫然的摇头,将自己知道的那点东西毫无遗漏告知给陈伟阳。

    “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了,其他的,”丛子安为难“看舅舅那么伤心,我怕触碰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