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一十九章 你在教我做事啊?

    风和日丽。hinabke

    阳光明媚。

    墨非选择了离开衡山城,朝着大明朝的国都而去。

    根据墨非已经认知到的历史,原本明帝国也是一个堪比宋帝国的庞然大物,只不过后来建文帝朱允炆登台,选择削番,使得诸王暴动,尤其是燕王朱棣,能征善战,直接造反。

    最后,燕王朱棣联合诸王占据了北边,号称北明,建文帝朱允炆推据南方,号称南明,两家都各自认为自己才是明帝国的正统。

    只不过南明显然没有北明昌盛,最后在崇祯帝的手里,灭亡于了南明和北明边境之中的一群山林野人,只是十万之兵,便将南明上百万的军队打得溃不成军,所以清上台了。

    在南明最艰难的时候,北明没有帮助他们,因为双方之间本就是世代的仇恨,在朱棣占据北方之后,也不是没有想着一统南明,双方之间也进行了不少次的交战,仇恨越积越深。

    北明不支援清就是好事了,还帮忙?

    只不过北明在南明大势已去之后,还想捡便宜,却不曾想,清已经做大了,满清八旗兵,都是野战精锐,另外满清还联合了同为女真族的金相呼应,弄得北明也没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明那么大一块肥肉,被满清以蛇吞象的姿态,整个的给吞了下去。

    所以现在已经没有北明、南明的称谓了,只剩下了一个明明武宗朱厚照的大明。

    可惜小皇帝朱厚照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他爹明孝宗朱佑樘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年痴呆了,驾崩前,担心朱厚照年少,会被奸人欺骗,于是便特地令皇弟朱无视建立护龙山庄,钦赐尚方宝剑和丹书铁券,足以先斩后奏,有临机决断之权。

    要知道,朱厚照就算因为年少,被文官集团忽悠,那最多也就是丧失君权,落个几十年不上朝的逍遥自在,但是朱无视这个皇室宗亲一旦谋逆的话,那朱佑樘他儿子、女儿、老婆,怕是要被朱无视个一锅端了……

    偏生朱无视就不是什么周公,而是继承了他们老祖宗朱棣的性格,你不给我,我自己来抢。

    幸好,朱厚照还算是个明白皇帝,看着护龙山庄的势力越发膨胀,于是便下令,命曹正淳掌控东厂,刘喜重新组建西厂,两大势力,共同抗衡护龙山庄。

    但是人心永远是无法掌控的,朱厚照要曹正淳和刘喜抗衡朱无视,他们大抵做到了,只是在其中也没少干贪污舞弊、杀害无辜等见不得人的事情。

    墨非走出衡山城没有多久,却见路边一茶水摊,出现东方白的身影。

    “你在这里等我?”墨非微笑道。

    他倒是没有想到,纠结了那么久之后,东方白竟然会选择跟他一起去都城。

    不去黑木崖坐镇,她不怕她那么大一个日月神教出现点什么问题啊?

    “你想得美!”东方白轻哼一声,说道:“我只不过正好有事,也要前往都城一趟。”

    “好吧,随你怎么说。”墨非歪着头,问道:“只是我很好奇,在衡山城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不回去向你教主大人报告一下具体情况吗?”

    “你在教我做事啊?”东方白斜睨了墨非一眼,说道:“我怎么做,需要你过问?”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教你做事。”墨非连忙摆手道:“你开心就好了。”

    谁敢教你教主大人怎么做事啊!

    “好了,走吧!”

    ……

    来到大明的都城,的确非常繁华,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人群,无不彰显大明的昌隆。

    说起来,朱棣的后代,的确也比朱允炆强了不少。

    北明和南明地盘差不多,可是如果把满清的先头部队放在北明的话,那应该是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只不过朱棣这个人吧……感觉也不怎么实在,他谋朝篡位之后,竟然连自己的母亲阴妃都不认了,谎称自己是朱元璋的嫡子,是马皇后所生,篡改史书,花费了不知道多少动作……可终于他毁不掉所有关于他是阴妃所生的证据,还是后来被人给翻出来了……

    靠,为了自己法统的合理性,连自己生身母亲都不认了,那特么是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育了你,给予了你生命的人……在做皇帝方面,他或许是合格的,但是在做人方面,墨非感觉自己鄙视他,这人品格相当卑劣。

    只不过评价一个皇帝的好坏,从来都不以个人品德为标准,而且往往相反,一个道德品质越败坏的人,成为一个明君的几率,反而高一些,比如刘邦,因为道德君子容易做,实际的事情很难做。

    “你来这儿,想干什么?”东方白问道。

    “我准备去一趟东厂的天牢第九层,找一个人。”墨非笑道。

    “谁啊?”东方白好奇道。

    “古三通。”

    “古三通?”东方白蹙眉道:“就

    是那个二十年前的杀人狂魔,不败顽童古三通?”

    “嗯。”墨非点了点头。

    “你找他干什么?那个人可不怎么好惹。”东方白眼眸闪过一丝忌惮之色,说道:“当年我师父也曾和那古三通交过手,也只是和他打了平手。”

    “你师父?”

    “我师父叫做独孤求败,继承了他一个先祖的名号,剑术通神,深不可测,在我看来,即便是现在的我,也远不会是我师父的对手。古三通能够和我师父打成平手,还活到现在,即便称不上天下无敌,但大约能够做他对手的,天下间也不过一掌之数了。”

    按照东方白的说法,她十六岁那年,家乡遭强盗洗劫。逃难时,被双亲抛弃,只带走了弟弟,把她们姐妹二人孤零零的抛下,她为了妹妹的安全,一人引走了强盗,在被群盗团团围住后,命悬一刻之际,被独孤求败所救。

    独孤求败发现她天赋异禀,是一个习武的奇才,便把她带上了黑木崖,继承衣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