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奸商(一)

    一种意外的收获让李羽新等人异常兴奋,尤其官晓晓记录完毕之后,她的脸色显出一丝迷茫的神态,这都是些什么呀?是食物吗?看来她的迷茫不比李羽新少。

    徐倩看着他俩,心中略略一酸,心想我难道没有她好看吗?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沉淀,她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喜欢的东西不一定是他们真正追求的,而自己追求的正是他们所忽略的,都是同样的追求可结果却相差甚远。

    徐倩表现出来的笃定不得不说明她成长了,长大了。她不仅给李羽新续茶,还给其他的设计师斟茶,完全表现出一幅躬卑谦虚的样子。其他人只当她媚俗,并没有指责她的意思。相反,她的行为还渐渐地被他人接受。

    有人说初恋是场梦,美好的都在臆想之中,而林舒舒还没获得初恋却陷入暗恋的泥泞,这不仅是场梦,而且还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她困惑于李羽新给她的画,更困惑于茫茫人海中的第二次相遇。如果说第一次是偶遇,那么第二次是不是天意?如果按照缘分修行逻辑,是不是都是上千年修得的同船一渡?

    诸多巧合让她无法自拔,一个斯文乖巧的女孩就这样处于极度幻想之中。她不能忍受李羽新在众星捧月中的优越,她要争取她自己的幸福。

    然而,她根本不知道李羽新的真实想法,也不知道从何处入手埋藏的情愫。眼前的徐倩将导火索放在了她的面前,再不点燃她将何去何从?

    一把茶壶被林舒舒抢过去取代了徐倩的取悦,李羽新见这二人轮番斟茶,还以为自己人品爆发,他哪里想到了这本该是月亮惹的祸,却悄悄地迁移到自己的身上。

    茶壶就作为三个人争宠的工具在他们之间轮番交叉接替,官晓晓与徐倩之间为师徒之争,林舒舒和徐倩之争为情侣之争,显而易见,徐倩站在了三角的顶点,官晓晓和林舒舒两人之间任何一个角的或缺都是致命的崩塌。

    李恩平从这茶壶的倒水上面看出了端倪,她不愿意这么好的团队为了一些私人的因素而山崩瓦解,她拿过那茶壶充当了第四者的角色,“你们都别争了,还是我来倒水吧。”

    或许她的短发并不如她们的长发漂亮,可她行事的风格却不得不让她们给一分薄面。

    李羽新眼不瞎,他也没到老年痴呆的年岁,他尽力去维持这一种平衡,本以为收徒能化解危机,可徒弟间的争宠却是他始料不及的,他本以为林舒舒可以做个乖乖女,可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张随笔而就的写意竟成了她的幻梦。也许这一切的根源就在于自己是大龄青年,结婚倒成了他唯一能化解这场矛盾的方法之一,和谁结婚?这才是李羽新头疼的问题。

    接着上洗手间的时间,李羽新给欧婷婷发了一条短消息如果你还没变,如果你还愿意,我申请与你白头。依旧爱你的李羽新。

    随着指尖的拨动,李羽新心跳如潮,他期待,期待一个奇迹。然而,10几分钟过去,她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