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脱单也需要庆祝

    看着周书忐忑的小表情和在乎自己的眼神, 叶硕心中哪里还有半分不快。

    毕竟, 小孩现在年纪还小,和自己在一起, 算是早恋呢,想要偷偷摸摸的, 不让家里人知道,于情于理都很正常。

    更何况,真要让周叔叔知道, 自己现在就拐走了他的宝贝女儿, 怕是会想要揍自己。

    他笑着摇头, 无所谓道“你想藏着, 就暂且藏着吧, 只是, 以后别想着隐婚就行。”

    周书

    怎怎么还扯到隐婚上去了

    像叶硕这种,恋爱第一天,就将结婚挂在嘴边的男人, 恐怕也没几个了吧

    “来, 再喂哥哥一口果冻”叶硕见她发呆, 出声打断她的遐思, 并主动把脑袋凑过去。

    周书默默的舀起一勺果冻,喂到他嘴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忍不住,唇角上扬, 脸上绽放出笑容。

    因为她这莫名的笑容,叶硕的眼神,也变得温柔缱绻起来。

    两人到了叶硕的宿舍门口,周书掏出他给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房门。

    陈教授大概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也打开隔壁的房门走出来,看着叶硕,一点也不意外的说“你发了信息说一起吃饭,我就猜测周周今天会过来,果然没猜错。”

    说完,他看了一眼叶硕手里的两个大口袋,有些意外道“买这么多今晚的饭菜,怕是很丰盛呐”

    叶硕神色淡定道“嗯,庆祝一下。”

    陈教授挑眉,“圣诞节刚过没两天,元旦节又没到,有什么可庆祝的”

    叶硕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说“庆祝脱单。”

    陈旗

    看着陈旗不可置信的表情,叶硕笑意更甚,“我忘了,你单身,可能不太理解,脱单也需要庆祝。”

    叶硕说这话的时候,周书正在换拖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叶硕是故意在陈教授面前炫耀。

    然而,陈教授似乎没被他的优越感打败,反而疑惑的睁大了眼睛,说“脱单也要庆祝啊那,我年后结婚,需不需要提前庆祝一下”

    叶硕

    周书

    沉默了三秒钟,周书先反应过来,看着陈教授,惊讶道“你有女朋友了”

    陈教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笑的一脸温和,点头,回答道“不是女朋友,是未婚妻,你认识的”

    周书眼睛一下就睁大了,“我认识的是我堂姐吗你是怎么把她追到的”

    陈教授笑的有些神秘,最终只说了两个字“相亲。”

    这下,周书彻底疑惑不解了,堂姐和陈教授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因为自己带着她来叶硕这里蹭饭,可是,陈教授竟然说是因为相亲

    叶硕看着小孩一副八卦的样子,摇头失笑,将菜提进厨房里,开始清洗。

    不过,小孩却没向往常一样,跟着自己进厨房,打下手。

    客厅里的沙发上,周书正在听陈教授滔滔不绝的讲述,他是怎么每天去堂姐家附近的公园跑步,然后认识了一群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那些老年人,都很热心的帮着他介绍对象。

    原本,陈教授还想着某天在公园碰到周韵,和大爷大妈们透露一点口风,哪知道,那些大爷大妈的情报能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或者说,周韵父母急于把女儿嫁出去的心态,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因为,那里很多大爷大妈都知道,周家有一个大龄的待嫁女儿,和自己年龄相差不大。

    于是,就理所当然的牵线,将周韵介绍给了自己。

    相亲过程意外的顺利,对于陈旗这个大学教授的身份,周家大伯满意的不得了,而周韵在之前和他接触的过程中,早已经对陈教授产生了好感。

    在很短的时间内,两家人就开始商量着他们的婚事了。

    陈旗的老家是榕城郊区的,父母都有社保,养老压力不大。

    而他自己,之前在国外跟着导师做项目,也攒了些家底。虽不能在榕城全款买房,但付个首付,再按揭贷款,凭他的工资和周末挣的外快,算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听到陈教授保证,先和周韵领证,婚后再买房,写他和周韵两个人的名字,周大伯和大伯母就笑的合不拢嘴,逢人就称赞他们的准女婿靠谱。

    并且周大伯也明确表示,家里就周韵一个女儿,养老要靠她,所以他们可以分摊一部分首付,而且可以出装修并买家具家电。

    很多人结婚,都会因为买房的问题闹掰,可到了两人这里,竟然没有出现任何纰漏。

    陈教授坦言,如果没有意外,他和周韵准备元旦节去领证,等过农历新年,就准备举行婚礼。

    听完陈教授的讲述,周书目瞪口呆,说“可是,你和我堂姐认识都没多久,会不会太快了点”

    陈教授笑道“我和你姐,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在适婚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节奏快些也正常。”

    周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可还是觉得,这个节奏有些超出自己的想象,算是闪婚了吧

    陈旗看出她的想法,解释说“结婚这种事儿,只要两个人的思维节奏同步,不出现分歧,即使再快,也不算仓促。”

    这次,周书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问“那,你了解我堂姐吗”

    看着一脸求知欲的小姑娘,陈旗不想继续和她分享自己的私事,便转移话题,问“那你了解叶硕吗”

    听了陈教授的话,周书一愣。

    她了解叶硕吗

    这个问题,竟然把她问住了。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对叶硕的了解,好像也不算多。

    知道他很厉害,知道他现在工作的地方和他大学教授这个职业,还知道他从美国学成归来。

    可除此之外,她对叶硕的过去,竟然一无所知。

    哦,不对,她还知道,叶硕是孤儿。

    看着周书迷茫的眼神,陈旗笑道“你看,你也未必了解他,对吧可这没有什么,男女之间,只要彼此吸引,就可以用一辈子去了解,这样不是很好吗”

    听了陈教授的话,周书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笑容。

    也对刚刚是自己钻牛角尖了。

    她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可以去慢慢了解叶硕,干嘛要计较,她现在是不是对他还不够了解呢

    “小孩,你是不是忘记了,答应过给哥哥打下手的事情”

    叶硕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周书吐了吐舌头,从沙发上起身,迅速奔了过去。

    看她进了厨房,陈教授似乎觉得无聊,也跟着走了过去,他看着叶硕,问“你们弄这么多的菜,要不然,我把小韵也叫过来蹭饭”

    叶硕

    他家的饭,很好蹭吗

    叫陈旗过来,只是想给他喂几把狗粮而已,现在狗粮没喂出去,倒是提前得知,自己该准备份子钱了。

    最重要的是,小孩似乎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早恋了。

    叶硕刚想拒绝,就听到周书的声音,说“好呀,只不过,你别告诉我姐,我在这里的事情,给她一个惊喜”

    周书眨着眼睛,很期待的看着陈教授,她特别好奇,当堂姐发现自己撞破她恋情时,会是什么表情。

    叶硕见小孩答应的这么快,俨然是把自己当做了这里的主人,虽然她自己可能都没发现这一点,但至少证明,她对这里有归属感。

    这么一想,叶硕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他看着陈旗,说“蹭饭可以,只不过,你顺便把这些蒜苗和韭菜拿到客厅,择一下,再出去接你的未婚妻。”

    择菜,陈教授是没意见的,但是,他忍不住好奇的问“为什么要拿去客厅择”

    叶硕转过头看着他,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