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此去经年

    几个时辰后,鼻青脸肿的白术一个人坐在月寿宫阶上。

    已经是寅时了,人烟稀稀的汾阴城里,只有寥寥几点灯火。

    他挪挪屁股,背脊处撕裂般的剧痛传来,令白术忍不住倒抽口凉气。

    咔哒

    身后,月寿宫的大门被推开,无晦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白术旁边。

    他咳嗽两声,用肩膀顶顶边上的人,欲言又止。

    “干嘛”白术瓮声瓮气。

    他脸颊高高肿起,足有小半个指头高,两只眼睛也肿得像桃子,连睁开都困难。

    嘴角一动,又扯到脸上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只敢小声吸气。

    险些被谢丹秋,不,现在改叫谢微了。

    他险些被谢微给活活打死。

    这顿揍,着实挨得莫名其妙。

    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谢微提着他的衣领,就像揪小鸡崽似的,一瞬间,就带着他不见踪迹。

    无晦的遁光刚刚腾起,看见是她,就在半空中慢悠悠,若无其事地绕了两圈。

    好像他只是出来纳凉,对白术的呼喊,全然不顾。

    在生死下,白术发挥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强的辩才,天花乱坠,舌绽金莲。

    到后头,他几乎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可任凭他怎么口若悬河,声色并茂,谢微始终面若寒霜,一言不发。

    若不是谢梵镜带着无显最后匆匆赶来,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她一巴掌拍死。

    这女人丁点不念旧情,与先前的温存判若两人。

    见白术把头偏过去,一声不吭,无晦顿时叫苦连天

    “这能怪师叔我吗明显不能够啊

    我又打不过她,就算去了,也只能在边上看着你挨揍。”

    他顿了顿“就算打得过,那我是打,还是不打万一真有个闪失,你不得心疼死”

    心疼

    白术摸着肿胀如香肠的嘴,暗自冷笑。

    心疼个铲铲,我巴不得你锤死她。

    他默默催动心法,平复伤势,无晦在一旁苦口婆心,全然是劝解无知信众的大师模样。

    “床头打架床尾合啦,大男人嘛,到时候床”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白术突然远远跳开,摊开手,一副你继续说,我在听的模样。

    门不知何时被打开,竟连无晦的灵觉都没有发现。

    绝美的红衣女子面无表情,随着一并走出来的无显眼观鼻,鼻观口,目不斜视。

    “他说的。”

    白术伸手一指“就隔着一扇门,你肯定听得到,跟我没关系的。”

    “阿弥陀佛,我为谢家立过功,我为大郑流过血。”

    无晦嘿嘿一笑“师侄,你还是太年轻了。”

    神经病吧,又不是我的嘴在动

    见谢微冷冷望过来,白术汗毛倒竖,下意识躲去谢梵镜身后。

    见到此状,谢微的目光,又更冷了几分。

    “阿弥陀佛。”

    无显尴尬咳嗽两声,上前打圆场

    “天官的来意,我已经清楚了,贫僧会禀告方丈的。”

    他双手合十,横在白术和谢微之间,替他挡住那道慑人的目光。

    “一路奔劳,若无他事的话,天官还是先行下去歇息吧。”

    在那袭红衣走后,白术才终于放松下来,他擦擦额角的冷汗,长舒口气。

    “阿姐很好的,平时我没见过她打人。”谢梵镜小小声说。

    “唔,唔。”白术敷衍附和,“挺好,是挺好。”

    在心法运转下,气血活络了不少,原本肿胀的淤青,也逐渐消了下去些。

    他试着按了按左脸,已疼得没有先前厉害了。

    “祸事了。”

    无显突然开口,他和无晦对视一眼,沉声道

    “她在半道得到传讯,飞云寺被焚毁,妙严大禅师不知所踪。”

    “哦”无显正色,“皇帝想要如何”

    接下来的对话,白术就听不见了,两人足足用心音交谈了半炷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