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8、④

    为所欲为莲花郎面

    微博莲花型码字姬

    利马综合征的同系列短篇,未修改版。

    “如果你以为你可以凭借绑匪对受害人那点微妙的保护欲与怜悯心来操纵费勒, 那就大错特错了, 约兰特小姐。狼人是低等动物, 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智能来产生这种情绪。”

    1、狼人少女。

    2、暂定级为r15,有让人不适的滥用暴力和心理虐待内容。

    警告黑暗向食人种族主义反向的斯德哥尔摩利马综合症

    第一日

    这是囚笼, 笼中关着约兰特。

    她的看守者有健壮的身躯,远强于人类的体魄,浑身布满厚实粗糙的毛发。他弓着背,像一头真正的野兽,发出低沉的咆哮。他肌肉线条的起伏流畅刚硬,从背到臀,再到利齿和爪子,每一处都透着捕食者的天然优越。

    他艰难地将这样庞大的身躯挤进兽皮地毯里, 抬起头看着床上的约兰特。

    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在月圆夜变成有玻璃质感的金黄色珠子, 眼里泛着的饥饿光芒让约兰特感到不安。

    “你很难受吗”她问。

    狼人低低地咆哮着, 鼻子里喷出的热气化作白雾。

    “远说不上难受。”他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他只是兴奋而已。

    约兰特拉上了窗帘, 寒冷的月光透过缝隙洒在地上, 费勒的目光如饥似渴地追逐着地上那些白色的斑点。

    三天前的袭击中,受魔王军指使的狼人冲破了陷阱与沼泽, 闯入法师塔大肆杀戮。

    魔王把幸存的法师们作为奖励, 分给参战的食尸鬼和狼人。

    学徒约兰特被带回狼人部落时已经伤势严重,不知道费勒做了什么,把她从半死不活的状态拉了回来。

    费勒可以吃掉她,也可以奴役她。

    约兰特曾问他“为什么要救活我”

    “我不想失去重要的奖赏。”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眼神有点飘忽不定。

    于是约兰特在这间房里呆了三天,睡在有一股子野生气味的床上。

    是的,床。

    她的绑架者自己蜷在地上的兽皮毯子中,然后让她睡自己的床。

    约兰特想了想,仍觉得不解“为什么让我住进你的卧室,甚至给我一张床”

    “因为月圆这几天,我和我的孩子们睡眠习惯都不是很好。”费勒猛然跳上来,用爪子按住她,把她吓了一跳。

    “而且”他冲约兰特吼叫,尖牙几乎压到她脖子之下,“你该学会少问点问题,小姑娘”

    约兰特与他那双美丽的琥珀色眼睛对视了很久,最后在被咬死的恐惧中屈从道“我知道了。”

    费勒又缩回兽皮毯子里。

    房间里安静了很久,周围一片漆黑。

    他们都觉得彼此已经睡着了,直到约兰特突然发问。

    “你为什么加入魔王军”

    “闭嘴,我说了别问这么多问题。”

    “我睡不着,浑身都疼。”约兰特借助月光摸索到他身边,“跟我说说话吧”

    “你疯了”费勒不耐烦地咆哮道,他身上的野兽气息更加浓郁了,约兰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在一个狼人部落里,跟一个屠杀过大量人类和巫师的刽子手住在一起,还指望他给你讲睡前故事”

    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太亮了,约兰特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狼人都这样。

    她伸出手,碰到他硬邦邦的肌肉,可能是手臂或者哪儿。她感觉他整个身子都僵住了,皮肉之下有种一触即发的汹涌力量。

    “你没有伤害我,不是吗”约兰特安静地说,她顺着他肌肉的条理摸下去,像在安抚一只狂躁的大型动物,“而且我觉得你可能也需要谈谈。”

    “我不需要”费勒的吼叫声像狼嚎,“滚回床上去,离我远点”

    “你为什么要加入魔王军呢”约兰特又重复了开始的问题,“我一直以为狼人和魔族是血仇呢。”

    费勒喉咙里发出痛苦的低嚎,他一把拧住约兰特纤细的脖子,将她直接扔回了床上。他像野兽一样以四肢着地的方式覆盖在约兰特身体上方,低沉的嗓音让人战栗。

    “我之前没有伤害你,是因为我对我的奖励还保持着新鲜感,这种新鲜感的保质期不会很长,如果你继续尝试挑战我的权威”

    约兰特感觉脖子上湿漉漉的,他的利爪也许抓破了她的喉咙。

    她咳嗽着,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费勒的话停下来了。

    约兰特发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从眼睛到嘴唇,再到脖子上的一丝血迹,最后又停留到嘴唇上。狼人的嗅觉是很灵敏的,血液的味道让他想要掠夺,想要侵犯。

    他咽了咽口水,喉结很明显地蠕动一下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里饥饿感更甚。

    约兰特感觉他热烈的气息喷吐在自己的下巴到脖子之间,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的味道很特殊,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恶臭,但依然有股野生动物的腥味。在月圆夜,这种腥味受荷尔蒙驱使变得甘美而刺激。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外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狼嚎,圆月终于升上了天空中央。

    厚实的皮毛盖过她寒冷的皮肤,冰冷的利齿擦在她勃动的血管之上,只要再深一点点,她就会被咬死。

    “你想吃掉我吗”约兰特问。

    费勒猛然抬起头,视线艰难地从她张合的嘴唇抽离。他敏捷地从床上跃下去,重新回到角落里的兽皮毯子上。他眨眼睛就完成了从人到狼的变化,尾巴压得低低的,身子一蜷,缩进毛茸茸的毯子里。

    他很少在月圆夜刻意压制本能。

    “我知道你是纯种狼人,你可以在月圆夜保持理智。”约兰特皱起眉,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气温极低,血液凝固很快,“不要用这种办法躲避问题,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加入魔族”

    费勒发出一声高亢的狼嚎,巨大的声音让约兰特的胸腔震动不止。一瞬间整个部落的狼人都回应起他,约兰特捂住耳朵,身子翻向墙那面,用被子蒙住头睡了。

    第四日

    第二天早上,约兰特是被费勒摇醒的。

    “怎么了”她迷迷糊糊地问。

    费勒把她从床上硬扯下来,她急急忙忙拉好自己的睡裙下摆。

    “有人来检查你了。”费勒嘟囔道,“那个该死的婊子”

    他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打开了,两个穿黑袍子戴面具的魔族从外面走进来。约兰特瞬间就清醒了,她的第一反应是去摸自己的魔杖,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她的魔杖已经被夺走了。

    “看来你已经从她身上享受了不少乐趣,费勒。”尖锐刻薄的女性嗓音,约兰特一听就知道这是莉莉丝。

    另一个黑发的魔族厌恶地看着她说“这是个女学生,才十六还是十七来着你真恶心。”

    “我”莉莉丝用魔杖指着黑发的男性魔族,愤怒地说,“安东尼奥,是那个肮脏的食腐动物把她带上床的,我做了什么”

    约兰特认出那个黑发魔族是安东尼奥。

    “是你先谈论这个的”安东尼奥也不甘示弱,他眯着眼睛,目光凶狠,“你至少得跟动物有点区别,不是吗”

    “看好了就滚出去”费勒咆哮着打断他们的争执,他猛地一掀被子把约兰特从床上扔下来,“如你们所见,我的俘虏四肢完整,一个部件也不少。”

    他捏着约兰特的手臂把她提起来,她在半空中挣扎尖叫,然后不到两秒又被他扔回床上。她觉得自己肩膀都要脱臼了,狼人尖利的爪子印进皮肤里,整个手臂都像被烧过似的疼。

    莉莉丝对她恐惧的样子很满意,她点点头“干得不错,费勒。黑魔王希望她活着,但是不必是完整的,你可以损坏她,只要能从她这里得到真魔封印的情报”

    “我不知道真魔封印的事情”约兰特从被单里支起身子,“我只是个学生罢了”

    费勒俯身捏着她的下巴说“闭嘴,我可没让你开口说话。”

    野兽的腥味和腹部的疼痛让约兰特浑身颤抖,她没有再说话了,只是牢牢盯着两个黑袍魔族,眼睛黑得深不见底。

    安东尼奥冷冷地说“看来她还没被彻底弄坏,费勒,你得加把劲了。”

    莉莉丝发出一阵神经质的笑声。

    很快,两个魔族都离开了。

    约兰特注意到费勒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这只狼人正在听他们是否真有走远。

    等确定他们离开后,费勒愤怒地冲她咆哮“你到底在想什么安东尼奥随时会杀了你”

    “死是最好的结果。我很怕疼,一定忍受不了刑讯逼供。”约兰特摸着自己受伤的手臂,歪着头问,“不过你为什么要在乎我的死活呢”

    费勒一时间似乎有些哑口无言。

    他用行动填补短暂的空白,他把约兰特那只被他挠伤的手扯过来看了看,嘲弄道“女巫可真是脆弱。”

    “生命都是脆弱的。”约兰特看着那几道从手肘延伸到上臂的伤口,“你也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