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捉

    隔壁来人了

    灵泉旅栈这种特殊的场合是严禁释放神识的,四壁上都设有防止神识窺探的禁制。

    若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话,那谁也不政带着道侣到这种地方玩耍了一仙门中人还是很注重隐私的

    林啾心念一动,指尖凝出一朵虚空幻莲。

    她小心地操纵着它,碰了碰墙壁上的禁制。

    禁制一动不动。果然,寻常的禁制结界是无法拦住虚空之力的。林啾脸上露出坏笑,指尖轻轻一顶,使见那朵如同水墨勾勒比的中空幻莲悠悠哉哉穿过墙壁,潜到了隔壁竹空探查

    隔壁新来的客人,也是一对男女。

    看清这对男女的面容时,林啾当场就惊呆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来到隔壁的人,竟是柳清音与王卫之。林啾实在是没办法理解柳清音的心态。

    这里是灵泉旅栈,一男一女来到这种地方,目的不言而喻。

    就像此刻她与魏凉一样。

    若不是两个人身上都带着伤的话,在这暧味又温暖的水池中,必定早已开始搅风搅雨了。柳清音怎么就不明白避嫌二字怎么写呢

    转念一想也是,反正她总是清白无辜,就算和王卫之睡觉,那也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林啾心头徵哂,想婓俯在魏凉耳畔告诉他隔壁的情况。

    乍然看见了熟人,她一时竟忘了此刻正在与他双修。身体一斜,顿时僵住,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令魏凉低低地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望着她。

    她进退两难,轻轻推他结实的胸膛,想要起身,却被他箍得更紧。

    别乱动。沙哑的气声钻入她的耳朵。

    她双颊通红,慢慢调了一点姿势,伏在他的耳畔,低低道“是柳清音和王卫之。″

    声音微微发着颤。

    魏凉扯了下嘴角,毫不掩饰目中鄙夷

    盯着。”他道。

    林啾定定心神,透过幻莲,继续监视隔壁动静。刚一探头,使听得柳清音一声娇斥坐好

    林啾吓得一个激灵,差点又害魏凉破了功。

    水墨幻莲往上瓢了几寸,便看见了被清音呵斥的对象一一斗龙

    乍然看见斗龙,林啾心中顿时一喜。

    旋即;仿佛一盆冰水兜头淋下,将林啾的喜悦彻底浇熄。

    怎么忘了,怎么忘了,这个世界中的斗龙,早已被抹杀了神智,阉割了神魂,变成柳清音的一条狗了不,连狗都不如,狗的眼神是灵动的,是有灵魂的。

    而眼前的斗龙

    它双目无神,机械地按着柳清音的指令,跪坐在她的身边。

    她满意地点点头,像女王一般抬起手,将不知何时蹭在雪白手背上的小块污渍递到斗龙嘴边。

    便见斗龙伸岀红红的舌头,像狗一样舐掉了那块污迹

    林啾胸中升腾起一团怒焰,身体不禁轻轻地颤动起来。她的视线透过水墨幻莲,死死定在斗龙的身上。

    依旧是那张憨厚讨喜的脸,一身灰白的长毛看起来十分衬手,撸上去又减压又治愈,四条短胖的腿支撑着圆滚滚的身躯,萌到没朋友。

    可是它的眼睛是死的。

    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柳清音满意地看了看自己千净的手背,拍了拍斗龙的大脑袋,语气带着警告“不许乱动

    王卫之翘着腿,吊二郎当地坐在温泉边上,冲她招于。

    “还管什么狗,赶紧过来,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宝贝。

    什么"柳清音看了他一眼,见他神采飞汤,一副得意满满的样子。

    不知为何她竟是忽然蔫了下来,恹恹道,“佑然,我与你相处,并不是图你什么东西。今日只是心情实在糟糕,这才出来散散心。你别给我东西,我什么也不要。”

    “我知道我知道,王卫之一脸不在意,"知道你心情不好,隔了十万八干里,我都闻到姓木的女人那股子狐味儿了。魏凉那小子,着实是没眼力,竟连木柔佳那种干人骑的货色也看得上你到底还要和他厮混到什么时候

    林啾在一旁听看,心中颇有些不爽一秦云奚这个人,当真是玷污了“魏凉这个名字。

    别说得那么珄听。柳清音绷起脸,“他是我的道佀,况且,他也不是你说的那样,他与木柔佳之间是清清白白的,只不过木柔佳惯会由意奉迎,我又不愿迁就他,这才

    呵,呵呵,"王卫之冷笑,“得了吧,你这伤才好几天呢嗯刚替他的红颜知己浅如玉挡了一剑,这才过了几天,他怎么又有脸当着你的面和那姓木的勾搭了”

    柳清音抿紧了唇,眼中很快便瘟满了泪水。

    是啊直到现在胸前的剑伤还在隐隐作痛,他怎么就忘了当时是怎样痛悔的姓木的只不过说了几句好听的,用"找到凶手的线索当作借口,他便随她出去,一夜未归

    王卫之瞄看她的神色,脸上的笑容更加得意“清音啊,你也不用难过。伤你的凶手呢,小爷已追到了行踪,早晩能把她给你逮来。这次我叫你岀来,是要送你一样你猜也猜不着的宝贝。

    柳清音抹去泪水,望着他“你寻到凶徒了是谁快告诉我,是不是和木柔佳有关

    王卫之想起卓晋的交待,便只摆了摆手"一个无名之辈,弄些傀儡暗杀术,上不了台面。关键是这个我替你,把蓬莱的不灭印痕带回来了。

    不灭印痕"柳清音的声音尖利了几分,纤手下意识地掩住了唇,“当真

    斗龙见她叫唤,便摇头晃脑蹭到她的身边,发岀无意识的低呜声。

    柳清音此刻满脑子是不灭印痕,极不耐烦地把斗龙往旁边一搡,美眸闪动着迫切的光芒,盯住王卫之。自从柳清音和秦云奚闹了别扭之后,她根本无心投喂斗龙一连数日没有进食,这会儿,它饿极了。

    它锲而不舍,拱了回去,继续用大脑袋蹭柳清音,啊呜啊呜地叫唤

    柳清音不耐烦“啧”一声,斥道“蹲回去

    斗龙不依。

    她用小腿去踢,踢中斗龙前肢,把它掀到墙边。纤手一指,威胁道“不许动。

    斗龙趴在了地上。

    王卫之耐心极好地看着她,见她训斥斗龙,他的嘴角不禁浮起了几分笑意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对斗龙总会特别暴躁一些。

    这一点柳清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因为斗龙是她的道侣送给她的礼物。与野男人相处的吋候,她就会不自觉地排斥道侣送的礼物,这对王卫之來说是一件不算好事的好事。

    “好了,和一只畜生置什么气;气坏了身子,我该心疼了。王卫之体贴地笑道

    柳清音的脸上显出了几分急切,她几步走到了王卫之的身旁,声音中掩饰不住喜意“不灭印痕在哪让我看看

    王卫之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枚菱状物。

    它是透明晶体,堪堪比巴掌大一点,晶体内密布着云絮般的紫色细丝,时不时泛起明亮紫芒,更多的时候则是一片暗沉,一望便知道,里面的灵蕴已耗去了极大一部分。

    柳清音目露欣喜,伸手想要把它接过来。

    王卫之嘿嘿一笑,猛地收回了手。

    柳清音的手,便尴尬地悬在了半空。她恼羞成怒,别过身子“我又不要你的东西」

    王卫之坏笑着,伸出长长的猿臂,从身后揽住了她。

    柳清音正要挣扎,王卫之却把那不灭印痕径直塞到了她的手中。她的动作顿住了,垂眸盯住那枚菱形状物

    “我的一切,全是你的。"王卫之俯在她的耳畔,呼吸沉沉,“我的心,我的命,都是你的,小小一个不灭印痕算什么等你飞升,我会寻出你的命劫,灭了它,取而代之。清音,那样我便是你的命劫了,你只管踏着我去飞升,我甘心做你的垫脚石。

    声音低沉,磁力满满。

    林啾在一旁听着,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打动了。

    柳清音顾为动容,眼中真情实感地泛起了泪“佑然你待我这么好,可是,我却无法回报

    小傻瓜。”王卫之把热息吹进了她的耳朵里,“我是真的爱你,爱,不一定非要占有,我看着你开心,便心满薏足当然你若是愿意让我占有的话,那我现在,便能让你知道何为人间极乐。就你那道侣呵,那种冰冷刻板的家伙,床笫必定无趣。”

    柳清音满面羞红,挣开了他的怀抱,气恼地跺脚"不许胡说这些有的没的佑然,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太脏了

    王卫之惊奇地挑起了眉“不是吧清音,他不会还没碰过你吧

    柳清音道"你再说这些污言秽语我便不理你了。”

    好好好,"王卫之赶紧哄着,“不说了,再不说了。好了,我来为你护法,你赶快把里面的灵蕴吸收掉。柳清音面霹迟疑。

    王卫之登时恼了“不会吧那个男人都跟木柔佳出去风流一夜了,你不会还想把我拼了命夺来的不灭印痕给他吧绝对不行

    他是真的发火了,细长的眼尾泛起了红色,气咻咻地盯着那不灭印痕,仿佛柳清音只要敢踏岀这门,他就要和这不灭印痕同归于尽一样。

    可是。:柳清音面露为难。

    她倒是臭没打算把不火印痕给别人,因为那个男人的修为早已是大乘圆满,而她堪堪步入大乘,更需要这些灵蕴。再说,那个人的心思

    柳清音根本不打算把不灭印痕带回去。

    但问题是,吸收这样磅礴的灵蕴,必定会让身上的衣物灰飞烟灭。到时候她无暇顾及其他,王卫之这么爱她,会不会趁人之危

    王卫之仿佛会读心术一般,长长地哦了一声,笑道"清音担心我趁人之危这可是看低我王佑然了,你可知,替你取不灭印痕之时,有个不着寸缕的女人一直往我怀里扑,想要用色相阻挠我啧,那个女人当真是媚色入骨,可是我呢我坐怀不乱什么也没做,还把不灭印痕给你带回来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