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不速之客

    周恒抬眼看向张安康,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真的想揍他的心都有。

    女人怎么能如此对待?

    “张婶子晚些过来,她教导了几个妇人,到时候专门照顾女病患,你们只是在外围帮忙即可,此刻她们正在准备衣物。”

    张安康点点头,赶紧将那张纸粘贴在小男孩儿的床头,将刚刚测量的体温标注上。

    周恒瞥了一眼,说道“一刻钟前体温是四十一度,这个要标注上,稍后体温有可能会反弹,你要随时观察他是否呕吐,还要将他的头朝向一侧,床下放一个桶随时准备接呕吐物。”

    张安康一一记下,“这小男孩儿可有姓名?”

    周恒摇摇头,“似乎他姐姐叫他盛儿。”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周恒赶紧出了病房,果然是那小女孩在外面,阿昌有些拉不住她。

    小女孩正在四处跑,寻找弟弟的身影。

    见到周恒从病房出来,快步窜到近前,扑通一下给周恒跪倒。

    “大夫,能让我见一见盛儿吗?”

    女孩儿由于奔跑,脸上都是汗,此刻口罩也滑落在耳边悬挂着。

    周恒蹲下,将女孩儿扶起来,帮她把口罩戴好,这才露出笑容温和地说道

    “跟哥哥说说,为何要见到盛儿,他在治疗,这时候见了,对他对你都不好啊。”

    身后的阿昌,赶紧说道

    “丫头听到了吧,你不能见的,他现在患病需要静养,见了你也容易染病。”

    女孩儿非常执着,用力摇摇头,盯着病房门口放着的那个桶,里面就是小男孩的衣裤,此刻都已经被剪碎,小女孩的担忧更甚。

    “求你,我要见盛儿,刚刚那个大娘说,所有得了鼠疫的人,都无法治疗,只能将人烧死,不然会死很多人。如若真的要烧死盛儿,冬儿没有别的要求,让冬儿和盛儿一起死吧,这样至少他不会孤单。”

    小女孩儿没有哭泣,就瞪着一双大眼盯着周恒。

    一瞬间,周恒心里突然发酸,无论是否日子清贫,这份亲情真的让人羡慕。

    周恒没说话,伸手将小女孩拽了起来,领着她走到病房的门口,蹲下身子单膝跪在小女孩身侧,指着病床上的小男孩说道

    “盛儿已经退热了,那些衣物上很多虱子,这些小虫子有可能就是鼠疫的根源,所以必须去除,稍后会有人给他送来新衣服,我们也会尽力救治。”

    冬儿眼睛盯着床上,小男孩脸颊没有之前那样红,似乎睡得很安稳,当然还要忽略身上消失的衣物。

    她没有朝里面冲,就站在门口看着,周恒没说话,拦住要上前的阿昌。

    不知过了多久,冬儿这才转过头,看向周恒。

    “多谢大夫救盛儿性命,冬儿以后就是大夫家的奴婢了,听凭差遣。”

    周恒一怔,有些不解地盯着这个小女孩。

    似乎想起,之前在舍粥处,见到他们两个的时候,她曾经跪地求自己救治弟弟,如若救治就要给自己做牛做马。

    周恒叹息一声,将小女孩从地上拎起来,目光落在女孩脏兮兮的小脸上。

    “不要这样说,我不需要报答,诊治灾民是我们清平县的刘大人所安排,全部是免费诊治,你不要担心别的,跟着阿昌哥哥去对面的隔离房区去吧,盛儿的状况还不稳定,我们需要研制特别的药物。”

    冬儿咬紧唇,抬眼看向周恒,似乎要辨别一下这话语的真假,阿昌赶紧凑过来。

    “别看了,我师尊不会骗人,他是清平县医术最好的大夫,你在这里只能耽误救治的时间,完全帮不上忙,难道还要我们将救治的时间,用来安慰你?”

    如此一说,冬儿赶紧摇头。

    “冬儿明白了,这就跟着阿昌哥哥走,盛儿就拜托大夫了。”

    冬儿跟着阿昌走了,一阵马蹄声响起,一队人赶着几辆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