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九章

    第79章

    十个少年郎或病或脚软得走不进考场, 他们或红着眼睛或抹着泪, 这一幕看得人心酸又难过。这次错过, 又要等三年,谁知道三年之后会是什么光景?

    当然,也有人幸灾乐祸的,特别是认出他们都是出自庐江周氏一族的,和周氏不对付的,都将这一出当成了笑话传回庐江。

    周宥由着书童将他从马车上扶下来,马车上放了恭桶, 他们一直腹泄,不就近放一两只恭桶, 恐怕就要出糗了。

    他看了一眼关上的考场大门, 手脚还是无力, 心中自嘲,死心吧,不死心难道让人抬着进考场吗?即使他乐意, 考官也不愿意啊。

    “都收拾一下情绪,咱们这次是着了道了, 回去禀报族长太爷他们。”

    “宥哥,你说这事有没有可能和阿寄他们有关?”有年纪小的迟疑地问出来。

    周宥沉着脸, “回去再说。”

    此时的周家坊一派平静,还不知道他们这一年的考生遇到了那么大的麻烦。

    那日周沈两族犀角交割完毕,次日何途就下达了他们周氏药墨被选上贡墨的消息。

    周氏制墨坊扩招了不少工人,这些人都是从族人里挑的。手艺好的才能选进贡墨组做工, 手艺一般的,只能在外围。即使这样,周家坊也焕发出了生机勃勃热火朝天的一面。大家伙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笑笑,又正逢乡试,难免会憧憬起考生们考完后能有多少人考中举人。

    但周宥他们的提前归来,打破了这片平静。

    “不好了,宥哥儿他们回来了!”

    周宥他们的马车一驶进周家坊,就有人跌跌撞撞来宗房报信。

    周海一听这消息急得不得了,“这个时候回来?发生什么事了?谁送他回来的?”周宥功底扎实,是周氏今年极有可能考中的希望之一啊。

    下人道,“不止宥哥,几乎都回来了。”

    “什么?!”周海腾地站了起来,他觉得头有点晕,十二个考生参考考,十个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他这样,旁边的族长太爷暗暗摇头,还是不够稳重啊。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以周宥为首的十个他们族里的考生一个个由着下人搀扶着进入了大厅。

    下人说话的声音不小,周宸听到后,连忙从屋里出来。他虽然没有参加今年的乡试,但看到族里那么多同伴都因意外垂头丧气地回来,心一沉,也在大厅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这这都是怎么了?”

    这一个个的,忒惨烈了。

    见了族中长辈,甚至有些还见到了亲爹亲爷也来到宗房了,都忍不住红了眼。

    “倒是有人说说怎么回事啊。”

    周宥收敛了一下情绪,说道,“族长太爷、海太伯、三叔伯、五叔公,事情是这样的……”

    在周宥的诉说下,他们总算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周海越听,心越沉,周氏今年估计要丢大脸了。本来十二个考生参考,考中三四人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现在,参考的人只剩下两人了。也就是说今年周氏一族极有可能出不了几个举人老爷,进士就更甚了!

    如果周寄他们也没考上举人,那乐子就大发了。试想,等放榜后,各族都摆流水席庆祝族中这一年考中了多少举人,而他们周氏静悄悄的。一想到那个结果,周海脸皮就抽搐。尽管事出有因,别人只看结果,才不会管你因为什么原因一族人都考不出来一位举人呢。

    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小辈,三伯公将桌子拍得乒乓响,“这事一定要查清楚!”

    “会不会是沈氏干的?”

    “太爷,阿寄他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毕竟十二个考生,十个中招,两个没有,怎么看都很怪啊。

    大家没有出声。

    “不要胡乱猜测。”

    等他们说够了,族长太爷才道,“事已至此,你们不要想太多。”他顿了顿说道,“此事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闻言,周宥等考生还是有些失魂落魄的,即使查清楚了又怎么样呢,这一年的乡试终究还是错过了。

    现在这样想的人,再过一段时间,却无比庆幸自己错过了这次乡试。不过这是后话了。

    族长太爷点名,“阿海,这事就交给你了。”

    周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爹,能不能将蓁姐儿请来啊。”

    “请她来做什么?”

    “她脑子活泛,”比他强。

    他话还没说完,族长太爷就瞪他,“你是少族长还是她是少族长?啥都指着她还要你干嘛?”

    好吧,周海垂头,他近来确实有些过于依赖她了。

    族长太爷走后,周海和族中叔伯商量了一下,他觉得一定是内鬼所为。

    三伯公和五叔公两人在族长太爷走后,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疑惑,然后又各自在心里琢磨开了,至于琢磨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俩一致决定将查真相这事交给周海全权处理。周海认为有内鬼,就按他的思路走,他决定将这几日陪同周宥他们去安庆府考试的仆人拘禁起来,就按他说的来。

    随着周宥等人的归来,周氏一族的考生因为风寒腹泄生病等原因也传到了各族的耳朵里。

    沈氏宗房,听了这出笑话,沈衡特意放下手头的工作来和他大哥分享这消息,一起乐呵乐呵。

    “你说周氏那边的考生都回来了?”沈律问。

    “差不多吧,就两人进了考场。想不到他们周氏也有今天?我估计是近来他们周氏过于得意忘形了,应该是不小心着了道了。”

    沈衡只觉得看到周氏倒霉,他胸口的那口恶气总算松了。

    沈律没有说话,他在周氏一族的事上不会轻易下结论。对方有点动静他首先要先确认一下真假以及有没有陷阱。用后世的话说,周氏的阴险狡诈都快给他造成心理阴影了。但在这事上,想破头也没能想出其中有什么蹊跷。

    “大哥,等放榜就有好戏看了。希望子桐他们争气点,为我们沈氏大大涨一回脸。”

    不提周家坊这边,安庆府考场那里,考生们都拿到了卷子,等他们将卷子扫第一遍时,许多人都瞪大了眼,呼吸急促,这题这题有一部分好眼熟啊,他做过的!

    乡试考三天,想提前交卷也可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