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88 章 第八十八笔钱

    第 88 章

    “念”, 是活人的生命力量;“怨”,是死人的灵魂能量。二者相生, 互为阴阳,应和自然之道,也遵循善恶之道。

    念能力者从生到死,若是寿终正寝,心头毫无遗憾,那他的“念”会随着生命的消散而蒸发,成为回馈天地的精华。

    若是死于非命,心中执念深沉, 那他的“念”将化作无法消除的“怨”,不仅力量倍增, 还会纠缠加害者一生。

    仿佛被厉鬼索命般,轻则折寿病弱, 重则苟延残喘,甚至一命呜呼。

    “念”只能被修炼过的人类拥有,“怨”却能被任何一个人类所具备。

    故而,能帮人类去除“怨”的“除念师”就显得异常珍贵。

    即使他们再挑剔、再苛刻、再作妖, 有求于之的人也必须忍着、供着、伺候着。要是失去了这个村, 约莫再也没店了。

    揍敌客也好, 幻影旅团也罢, 要是得遇“除念师”, 多少选择交好,绝不愿意结怨。

    毕竟, 他们常在血海走,哪能不湿鞋

    所以,伊路米认定余星弥是个宝库,不无道理。

    “除念的范围,已经笼罩了达美妮湿地吗”伊路米自言自语,“那么,覆盖整座枯枯戮山也不在话下了吧。”

    伊路米双手合十,放在脸颊一侧,面瘫着做出可爱系少女的姿势,棒读道“揍敌客一族传承几千年,家里的狗舍都快被怨挤爆棚了呢。”

    飞坦

    西索

    大少爷面无表情地话痨着“高祖父请过几位除念师都没办法消除怨,花了很多冤枉钱。”

    “后来听说养狗辟邪,于是家里养满了狗。从大毛养到三毛,每天的肉食开支特别贵,太不划算了。”

    “为了省钱,家里把三毛赶去看门,告诉它把入侵者吃掉。”

    “现在,家里的怨比以前更重了,不可思议。”

    飞坦x西索

    你们枯枯戮山挤满了亡魂

    “能遇见星弥,真是大幸运。”伊路米给出揍敌客的肯定,“她真的很辟邪呢”

    “如果她给揍敌客下一场雪”

    飞坦冷嘲热讽“说的好像她愿意跟你回家一样。”

    西索愉悦一笑“带回家小伊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穿着女装要是被发现的话,后果会很严重呢”

    伊路米可是他相中的红苹果,要是惨死金苹果手里,他也是会心疼的呢

    心疼自己没在他死之前跟他好好打一场。

    “嗯,很严重。”伊路米展露出揍敌客式的迷之自信,“可她不会杀我。”他从未见余星弥对一个人类下过杀手。

    飞坦弯起狭长的眼,似是在笑,却恶意满满“女人,最忌讳有人欺骗她的感情。你以为你的下场,能比侠客好多少”

    伊路米歪头“可对我,她舍不得。”

    飞坦问出了这辈子最后悔的话“为什么”

    “因为我长得特别帅。”大少爷强力碾压,大招平a,“星弥对帅哥的容忍度很高,她这次参加猎人考试,主要是为了拍帅哥的照片分享给室友。”

    “万一我暴露了”

    伊路米的手指戳上脸蛋“还是能保命的。”

    飞坦

    舞蹈考试还在继续,台上台下都很轻松,这方区域的气氛却愈发焦灼。

    余星弥通关后直奔小杰和奇犽,压根不晓得伊路米正在舌战群雄

    战况还渐趋激烈

    “嘁”飞坦誓死捍卫旅团的颜值,“胡说八道侠客长得不赖”

    西索没忍住,跟飞坦统一战线开怼“小伊说谎哦我根本没见她拍过我呢”

    伊路米回复得理所当然“因为比起我,你们什么也不是。”

    “无论我是女装还是男装,她倒最后都会舍不得。”

    西索x飞坦

    这得是有多么自恋臭不要脸,才能说出这种舍我其谁的狗话

    终于,号码牌抽到了奇犽的“99”号。

    经过一段时间的平复,奇犽再度变回沉着冷静的状态,还带着些独属于孩子的小活泼。他领着小杰、酷拉皮卡与雷欧力一起上台,站成一行。

    等女团主打歌响起,四人组齐齐“坠”下肩膀,像是八音盒中的木偶般,机械又富有节奏感。

    他们虽然跳着女步,但奇犽和小杰年纪小,做出可爱的动作赏心悦目。

    酷拉皮卡美得雌雄莫辨,违和感通通下线。

    雷欧力长得过于硬汉,跳少女舞蹈的确不合适,可架不住他真心喜欢这个女团,还夹杂着热爱与虔诚去跳这支舞

    很好

    史黛丝被他们深深地感动,还给出了仅次于余星弥通关的第二高分88分

    至于余星弥

    哦,满昏,必须满昏。无论她跳成什么狗样子,都是满昏

    史黛丝仰头,看向高空中纷扬的“萤火虫”,不禁流下了“不敢动”的泪水

    这种程度的念能力者,最起码是三星猎人的实力。

    真是的

    你有本事参加猎人考试,“欺负”普通考生,你有本事就去猎人协会敲门狂殴整栋楼要执照啊

    恐吓湿地的小动物,再吓唬她一介弱女子,这算什么本事啊

    没什么本事余星弥与小杰分享了过关的喜悦后,为了防止室友觉得空虚寂寞冷,立刻回到“她”身边。

    谁知,露米似乎同西索和飞坦聊得很欢快。

    “在说什么呢”余星弥强势插入。

    飞坦气极反笑,马上揭了伊路米的老底“你知道吗跟你同寝室的这个女人,其实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伊路米

    西索噗嗤一笑,等待好戏开场。

    余星弥一脸理所当然“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好姐妹,不就是要在你需要男人的时候,成为你的男人嘛”

    飞坦x西索x伊路米

    “同理,好兄弟嘛”余星弥伸出手,拍拍飞坦和西索的肩,“就是要在你需要女人的时候,成为你的女人。”

    飞坦

    好气哦可是打不过

    西索给了伊路米一个眼神居然说出这种话,难道她是个铁t吗

    伊路米接住了西索的眼神,再扔过来十倍的狗不,她是块铁板。

    西索

    第二场歌舞选拔赛结束,统共148位考生,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