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都254都拆完了

    第254章内容提要屋子非得这么大一间么

    第254章内容标题都拆完了

    张大夫跟徒弟商量这个事情也挺快的, 叶有华上午才跟张大夫说过这个事情, 下午时分,张大夫就递交了一个申请书。

    叶有华随手翻了一下,“我一会就送去公社, 这个事情,靳主任那边也会帮忙盯着的, 我看这是这几天就能有结果出来了。”

    “这个事情,劳烦有华你费心了。家里一直就借住了你们的屋子,这好有两个来月了。”张大夫挺感激这个事情的,当初, 他们没准备着老门山生活太久, 屋子是只砌了一层。

    要说阁楼上收拾收拾,也不是不能住,但是这么多人, 好些个都还是夫妻呢, 哪里能这么大敞着来住呢?所以他厚着脸皮同意了借住成义的屋子。

    叶有华不让他再往下说, “这事咱们以后就别提了。您是成义的师傅,他做徒弟的,本就应该的。”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咱们这就送去公社, 多的事情不说了。”

    “成, 你忙去吧。”张大夫到底没再说了,转身往家里走。

    叶有华先去队里敲了章,就亲自骑了自行车车把申请送去了公社。

    周主任看着叶有华亲自送过来的申请, “你这么着急上心这个事情?我听着张大夫的医术很不错,他在你们老门山多呆一些年不是挺好的?”

    “咱们不好做这个事情的。”叶有华摇头,“当年,咱们接了张大夫,这些年,他在咱们老门山也出力不少,咱们老门山这么多年了,除了是老死的,再没有病死的,咱们这是得记恩情的。现在他能走了,咱们也好好相送,好聚好散。”

    周主任哪里是不明白这些道理,“也就是你们想得明白,卡这个的事情,咱们桥湾还好,听说铺乔那边,东风和大胜场那边,都是有些卡着这个事情呢。”

    桥湾是真的不卡这个事情,早在七十六年的时候,公社就给这些人放行了,一直到现在,大家都没有卡着什么人。但是,其他的地方,不似桥湾这边,这么地开明。

    “咱们也是想着好聚好散罢了。”叶有华笑了一下。

    周主任摇头,“你们这个不一样呢,你们这边的,除了知识青年,都是安家落户了的。”别处可没有安家落户呢。

    “不然,哪里叫好聚好散呢?”像其他队里的,那种住牛棚的,那就没有聚过呢。

    周主任听得也是笑了,“你这个话很是。”他把申请看过一遍,确认没有什么不恰当的话语,就给敲了章,“咱们这边这两天正好要进城去汇报工作,顺便就带过去了。”

    “这一回进城,咱们要汇报的就是各处的果园情况呢。”周主任跟叶有华说了一下这一回进城的事情,“咱们跟铺乔公社还好,都是跟苗圃场关系不错的,拿的果苗也差不多是要结果的了,大家的果园还是挺顺利的。”

    他压低了声音跟叶有华说话,“别处还在等着苗圃场的果苗呢。”他看向叶有华,“照我来说,你们队里,这些年应该也有不少的果苗吧?怎么不给拿出来卖?”

    “这果苗的买卖也不是能长久做的,咱们何必去得罪苗圃场呢?”叶有华在这事上是想得很明白的,“将来不定咱们这边还会进来什么果苗呢,我们队里到底没有太大的精力来搞这个事情,以后还得求到苗圃场的。”

    周主任听了就很高兴,“还是你想得明白。”

    “这也是我的一点小想法而已。”叶有华有这个原因,“咱们队里也确实是弄不来果苗这个事,队里有农场,又有养殖场,还要照顾果园,就已经耗尽不少的人力了。”

    但在周主任看来,这还是老门山的干部们想得透彻,队里的事情本就不少了,专门整治一个苗圃场,那就不比果园轻省了。

    叶有华陪周主任说了一会话,眼看着时候不早了,他就告辞出来,路上碰上了邓杜鹃,她特意拎了个麻袋,“有华叔,我刚刚在邮局看着就是您呢。这个是家里在石山上捡的一点雷公菌,是洗干净晒好的,您拿回去就当是添个菜。”

    “雷公菌很难收拾呢,你们捡了自己吃,不要给我们留着。”叶有华知道这个雷公菌,春天下雨打雷之后,就会在石山上长出来,但是石山上青苔不少,就跟雷公菌混在一起的,要收拾这个可不容易。

    邓杜鹃把麻袋直接给绑到了后车座上,“一点心意而已,趁着一点功夫就收报出来了。”她把东西给了就回了邮局,“我这边不能缺人太久,就先回去了。”

    “那谢谢你啦。”叶有华只得把东西给收了下来,备着到时候给邓家一半。

    叶有华回到老门山的时候,已经是下工的时候了,他把雷公菌的事情跟妻子交待了一声,就先去跟张大夫报一个信。

    回来的时候,朱娇娇把雷公菌分好了,“这东西,味道是好,收拾起来太麻烦了,怎么杜鹃给了这么多?”

    “一把就搁到我车上了。”叶有华把另一半扎好口袋,喊了成信出来送去邓家,“你就给送到你杜鹃姐爹娘家里。”

    成信应声跑出来,接过了一个小号的麻袋,“行呢,我先送了就赶紧回来吃饭。”

    “你早些回来,别在外头耽搁时间了。”朱娇娇跟小儿子吩咐了一声。

    成信三两步就跑出了家门,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好嘞。”

    “你这回去送申请,公社里怎么说?”朱娇娇跟着丈夫一起去厨房里准备做饭菜了,随口问了一声送资料的事情。

    叶有华把公社的事情给说了一遍,“我看着周主任就盖章了。”又说了一下周主任说的一些话,“说咱们放张大夫放得利索。”

    “这个原本也就应该要放的。”朱娇娇摇头,“不放难道就一直留着么?我看用不着。”不说张大夫这些年来为老门山做的事情,只谙成义的师傅,家里就得好好对待。

    叶有华也是同样的意思,他又说起了苗圃场的事情,“周主任问了句咱们老门山怎么没有培育果苗。”

    “可不能得罪了苗圃场。”朱娇娇的想法跟丈夫的也是一致,以前引进什么楚南能种植的果苗,这个还得经苗圃场呢。

    叶有华一听妻子就跟自己的想法是一致的,他笑着说了一句,“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队里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这会用不着去争这个。”

    “对了,上午靳组长还说了青砖的事情,他说了他们县府投资砖厂,给咱们一成的股份。这个股份,我想以咱们老门山生产大队的名义来签。”叶有华把青砖的事情也说了,也说了一下自己的顾虑。

    朱娇娇点头,“这个只能以队里的名义来了。”那一会,她也是真的想不到,这个青砖方子这么地有用的,事已至此,家里也不能再想着独占这个什么红利的事情了。

    “咱们好在,带有一些别的东西握在手里。”叶有华想着还有各种秘制调料的方子在手里。

    朱娇娇摇头,“这些东西,一直都是用在队里,咱们也不能如何去用了,只能说,秘制调料的方子在咱们手里,队里的买卖好做一些。”

    “罢了,当初也只是想着,能给家里换个平安。”叶有华叹了口气,好在,虽然有不少的波折,但是这些年,家里还算是平安的。

    朱娇娇点点头,于她来说,父亲健康地活着,素珊有了更好的将来,家里其他的孩子们,也跟梦中不一样的前程,她就已经觉得这些什么方子不能给家里谋利也是应当的。

    叶有华又说起了家里砌屋的事情,“楼上增添的洗漱间得拆掉,过道直往两边走,楼梯也不必再添了。”

    “等屋子加建好,就把孩子们的那个隔墙也拆了吧。”朱娇娇算一算新加建的屋子,“新加建之后,屋子就完全是足够了,咱们用不着叫孩子们住得憋气。”

    叶有华赞成这个事情,“既然楼上刚好是加建相同数量的屋子,那就按着这个来吧。”农村里地方不小,大家住的房间真的是很少只有十来个平方米的,一般都是二十平方米往上的。

    夫妻俩商量着家里房子加建的事情,堂屋里传来了成智和成信的说话声,看来,成信送了雷公菌回来的路就正好碰上了放学回家的成智了。

    把饭菜做出来,朱娇娇就冲楼上书房喊了一声素玥吃饭,素玥在书房里应了一声,没一会就跑下来了。

    家里人数不多的时候,一般就是在厨房里吃饭的,成智就说了说学校里的事情,“我听说出了通知了,高中现在定下来是两年时间,但是初中还是三年不变。”

    “素玥,你们小学呢?有没有变的?”朱娇娇问素玥。

    素玥摇头,“咱们唐校长说了,五年制才改了没多久,现在还是按五个年级来。”这个学制改来改去,真的是有不少次的,有一回还改成了四年。

    “照这么来算,你们岂不是要升初中了?”朱娇娇看了看年纪最小的成信,“你要跟着你四姐一起升初中吗?”

    成信眼睛都没眨,“一起升啊。”他虽然因为年纪的问题,学习起来比较吃力,但是,他真的想跟着四姐一起上学。

    “听他自己的吧。”叶有华看了看成信,劝了妻子一句,“你也别老是担心他跟不上,他要是跟不上,考不上桥南中学,那就留级好了。”

    成信嘟囔了一句,“我不留级。”留级可不好听呢,“三哥,你辅导我做功课吧。”

    “你这么小。”成智不大乐意,他自己也有自己的计划呢,不想担这麻烦事情。

    成信摇了摇成智的袖子,“三哥,三哥。”

    “咦,成了成了,辅导你辅导你。”成智看成信撒娇打出个寒颤,不会以前他自己撒娇也是这个模样吧?

    成信看三哥答应了,就不再撒娇,冲着父母笑得眯了眼睛。

    素玥森看地了看父母,替他们夹了几筷子的菜,“爹爹,姆妈,你们放心吧,成信也很厉害的,肯定是能跟得上课程的。”

    “嗯,我们相信呢。”叶有华就鼓励孩子。

    两天之后,果然,公社那边通知,张大夫的申请已经通过了,通过的意见书都已经下来了,叫叶有会看着时间就可以去拿资料了。

    叶有华去公社拿资料之前,先跟张大夫说一声,“公社通知,您的平|反报告已经批下来了,只等着去拿通知书了。”

    “好好好。”张大夫听了很是高兴,连连点头。

    陈许倒是跟叶有华说了一会话,“咱们两个老的,已经在是老门山过习惯了,你看,能不能咱们两个老的户籍资料不迁走,就在老门山生活?孩子们的年纪也大了,家里就给他们去打理就成了。”

    “您二老想在老门山生活过日子,咱们是热烈欢迎的。”叶有华说的是真心话,有张大夫这么一个好大夫肯留在老门山,于老门山来说,这是幸事,“真的要是想好了,我就跟公社说一声,您二老还是在咱们老门山过日子。”

    张大夫就说,“我们两个老的,在老门山是真的过习惯了,这回县城,还真的是不大想,要是不麻烦的话,那咱们就留下来。”

    “不麻烦。”叶有华知道别个可能会麻烦,但是为了留下张大夫在老门山,这个事情,他愿意去办理。

    张大夫肯定地说,“那咱们两个老家伙,就留在老门山了。”

    既然两个老人家主意已经定了,叶有华特意去公社找周主任说了这个事情。

    “我看这个事情不成问题。”周干部觉得这个事情好办,“这虽然不回原籍的不多,但是想不回去也容易,那就到时候把他们的祖屋给家里的孩子也就成了。”

    叶有华就很放心了,“这个事情,不能麻烦您帮忙我们上个心。”

    “放心放心。”周主任也为叶有华他们高兴呢,“你们老门山不错啊,我只听说恨不得马上就要离开的,只有你们老门山,这才是第一个写申请的呢,偏偏又愿意留在老门山。”

    叶有华的心情还不错,张大夫老夫妻两个愿意留在老门山,不仅仅是队里还能有高明大夫的这个优点,在其他生产队看来,这也是老门山对人不错的明证。

    张大夫的事情办得很快,转天,张大夫一家就过来跟叶有华辞行,张京墨递了一把钥匙给叶有华,“这是成义家里的钥匙,咱们借住了这么久,也托叶队长福,现在能离开了。”

    “你客气了。”叶有华把钥匙递给了妻子。

    朱娇娇接过钥匙,“家里的那些绒被,成义早就说好了的,是给你们备好的,还有衣服,你们也一并收拾好,不用留着。”

    “这个我们没有客气了。”张京墨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听说县城的祖屋是空的,咱们就厚着脸皮把东西给收下来了。”

    朱娇娇又给了一些东西,“屋子是被别个还回来的,我看怕是空的,你们回去也不方便出去买东西,这些也垫上一天,到时候也好打听明白了。”

    “收下吧。”张大夫示意儿女徒弟们给收下,欠着有这么多了,不差这么一点,“我们跟着他们回去先看看祖屋,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叶有华很难理解,“我跟队里说好了,用卡车送你们一送,你们搭车不大方便。”有这么多人,过路的客车哪里装得下呢。

    “好。”张大夫也给应了,“有华,我承你们的情。”

    叶有华摇头,“张大夫总跟我客气。”他把队里的事情都给安排好了,成智几个也托付给了荣亮家里,和妻子一起把张大夫一行人送到了县城。

    张大夫家里不算是在正正街道上,而是在一个小街边,说是祖屋自然是不小的,前面是铺面,后面就是住宅区域。

    大家一起在门前下了车,朱娇娇当初在县城,出门不多,请大夫也大多是请回家里,对这边没有什么印象。叶有华进城来也很少走这边,夫妻两个对这边还真的是挺陌生的。

    这会屋子是真的挺空的,铺面前面,就连关门的一块块的长木板条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给拿走了,这种木板厚实,能做家具面的,说不定是很多人做的。

    整个铺面都是大敞开的,窗棂也拆掉了,回到后面,这是楚南老式的屋子,正屋是六排五间的,中间是大堂屋,屋前左右各有一排三排两间的屋子。

    屋子里也是一件家具也无,窗户的窗棂也是没有有的,光秃秃的一片,好在,房间没叫给拆走了,不然,这歇觉都不好歇了。

    前院留着的空地不太多,除了一口水井,另外还种了几棵树,张大夫领着叶有华夫妻绕过正屋,去看看正屋的后面,“后面有地,以前咱们家里也会种一些草药……”

    张大夫的戛然而止,这会后面已经没有空地了,都是搭的低矮棚屋,住在这里的人走的时候把棚屋也给拆得乱七八糟的,这地面也踩得很紧实,想再僻作药地或者是菜地之类的,得费点功夫了。

    “不要紧,不要紧。”张大夫笑着说话,“咱们慢慢打理,慢慢打理。将来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