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0章第110章

    最近的萨丁森郡真的是好事连连。

    随着伯爵大人的回归, 另一个好消息也随之而来, 传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他们的伯爵夫人,怀孕了!

    这个消息, 不管是对于贵族还是平民,只要是萨丁森郡的人, 都是重大消息。

    它代表着不久的将来,这片越发繁荣的土地上,终于要迎来新的继承人了。

    很多人甚至为此悄悄松了一口气。

    对于领民来说,生活是越稳定越好的, 但如果他们充分认知到自己的生活在变好,那么不那么稳定也是能够接受的,没人不愿意活的更好。

    而现在的萨丁森郡,哪怕是那几个被费利克斯打压的厉害的男爵, 都不得不承认,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而且肉眼可见的会越来越好。

    所以哪怕是这些男爵们,也是希望这份繁荣和稳定能够继续下去的。

    而一个继承人,是必须的。

    所有人都希望伯爵夫人的孩子是个男孩, 想想伯爵大人的兄长吧,如果不是他只有一个女儿, 这块领地又怎么会落到伯爵大人的手中,虽然也正是因为如此, 萨丁森郡才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但在最初, 它也确实有着一小段暗潮涌动的不安和动荡。

    尤其是现在威廉姆斯家族只有伯爵大人这一个男性,如果在他之后还没有其他男性继承人存在,那么这个家族的荣耀和一切,都将归于其他旁支的男性,可谁又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人呢,总归不会比现在更好的。

    所以大家衷心期盼着伯爵大人的孩子,是个健康的男孩。

    “我能摸摸他吗?”多洛莉丝晚了费利克斯两天才会到城堡,一回来就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她坐在魏薇的身边,眼神期待的看着魏薇的肚子。

    而在这份期待里,还混杂着紧张和担忧,像是在害怕魏薇的拒绝。

    那里和过去没有什么区别,平坦的不见一丝凸起,但里面竟然已经有小宝宝了,多么不可思议。

    多洛莉丝是很喜欢孩子的,这从她总是愿意去陪伴卡洛琳玩耍,甚至把自己最喜欢的娃娃艾米给她玩就能看出来了。

    ——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因为两人的相似遭遇,而生出的同病相怜吧。

    而现在,她很快就又要有一个侄子了。

    魏薇洒然一笑,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自己肚子里会是个男孩,虽然她也希望如此,但这种事情可不会迎合人类的意愿,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现在说都还太早了。

    不过即使是她,也是希望第一个孩子是男孩的,无关性别歧视或者重男轻女,而是如果是男孩,很多麻烦都能免去。

    “当然。”她主动抓起多洛莉丝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过了一会儿才问她“有什么感觉?”

    “什么都没有。”多洛莉丝一脸茫然,怀疑的盯着魏薇的肚子,里面真的有自己的小侄子吗?

    她疑惑的神情太明显了,魏薇笑着解释道“胎儿还太小,现在自然感觉不到什么的,你以前没有见过怀孕的女人吗?”

    “见过,佩娜嫂嫂怀孕的时候,我就见过。”听到那位难产而亡的大嫂,多洛莉丝并没有多少感情变化“不过她从来不让我靠近就是了。”

    自己的女仆里有两个就是那位大嫂的贴身女仆,所以对于那位从未见过的女士,魏薇还是知道一些的。

    她是一位非常传统的贵族女性,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也都是温柔善良礼仪出众的继承人夫人,当然,私底下她也并不是表里不一的人,只是心思确实有些深。

    这位夫人和自己丈夫的弟弟妹妹相处的并不怎么样,费利克斯还好,至少他常年不在萨丁森郡,见到佩娜的机会很少,所以虽然隐约能感觉到对方并不如表现出来的那么友善,甚至隐隐带着一丝敌意,他也能当做不知道。

    但多洛莉丝就不一样了,她作为老伯爵的女儿,本来在城堡里就是个透明人,平时能说话的人都少,所以她是很期待那位看起来温柔大方的嫂嫂能和自己友好相处的。

    但事实却是,对方同意因为老伯爵的态度把她当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所有的接触都是片面的,隐藏在微笑之下的漠然和疏离,敏感的多洛莉丝自然能感觉到。

    而这份疏离,在佩娜怀孕后,更是变成了唯恐避之不及。

    那种仿佛和她呆在一个地方都会遭遇厄运的躲避曾经让多洛莉丝非常伤心,但她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止一次听到城堡里的人私下里说,佩娜之所以要躲着她,是不想要自己也遭受和老伯爵夫人一样的厄运。

    那之后多洛莉丝就放弃和她打好关系的想法,乖乖远离了这位大嫂,但这显然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佩娜还是死于难产了。

    所以如今遇到魏薇怀孕,她既期待,又害怕,期待侄子的诞生,害怕魏薇也和佩娜一样疏远她。

    她小心翼翼的提出这个要求,既是真的想摸一摸自己的未来侄子,也是在试探魏薇的态度。

    好在事实证明,魏薇并不像佩娜一样,她完全不在意这点。

    “这不是你的错,她的难产和你无关。”

    和大多数结婚的贵族女性一样,佩娜嫁给费利克斯的兄长艾利克的时候,年纪很小,就和现在的多洛莉丝一样大,十三岁的年纪,本就是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的时候,不管是怀孕还是生育本都不应该属于她这个年纪,但她确实在结婚后不久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孩子,并以此做出了诸多努力。

    她生下卡洛琳的时候,甚至只有十五岁,身体还没有长开,无法承受生育的困苦,可怜的小夫人就这么凋零在了最美好的年纪。

    而这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命运,实际上许多女性都是在和她一样的年纪结婚生子,然后不幸早亡的,魏薇一开始并不想这么早怀孕,也是考虑到自己现在这个身体的年纪有点小。

    但她既然敢怀自然是有自己的底气的,这到底是系统制造出的身体,即使外表年纪不大,实际上却比大多数人都要健康,而且这一年来她的身体基本没有变化,除了自然生长的头发和指甲像她证明自己的身体是在成长着的外,她的身高体重容貌和其他方方面面都没有多少的变化。

    她的这具身体,看似年幼稚嫩,实际上已经完全展开,完全可以经受生育的考验了。

    而且魏薇自己就是个医生,她知道怎么调理好自己,让生产更加顺利,所以并不害怕最后的那一关,反正只要保持身体的健康就好了。

    魏薇的安慰给了多洛莉丝极大的冲击,因为她隐约听出来,魏薇说的不仅是佩娜,还有她的母亲,为了生自己而过世的老伯爵夫人。

    她说,和你无关,不是你的错。

    从没有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这句她一直希望有人能和自己说的话。

    最早的时候,她希望父亲对自己这么说,但他没有,他冷漠的目光总是在证明他就是觉得自己的女儿就是带走妻子的罪魁祸首,所以她有了多洛莉丝这个名字,他把所有的过错都放到了女儿的身上,并一直如此想着,直到他去世前,她都没有从父亲嘴里听过任何安慰的话语。

    她的兄长们也是如此,多洛莉丝不知道他们是否怪过她,但他们确实和父亲一样不在意她,这是从她懂事起就充分感觉到的,总是在她身边徘徊的冷漠和忽视。

    而如今,终于有人会这么对她说了,来自她已经认定的家人。

    魏薇搂着突然崩溃大哭的小姑娘,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难得的有些不知所措,不太明白为什么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她就突然哭成这样了,还哭的怎么没形象,眼睛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往外冒水,鼻子上还挂着鼻涕泡,看起来真的是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这要不是她的小姑子,敢在她身上留下眼泪鼻涕,魏薇第一时间就得把人推开。

    这会儿,她却只能无奈的搂着她,放任她趴在自己肩头大哭,顺便拿出手帕等着她用。

    费利克斯端着妻子点名要的水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疑惑地看着在妻子怀里大哭的妹妹,然后对上魏薇的眼睛,嘴巴动了动,无声的询问她怎么了?

    魏薇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道。

    她示意费利克斯先出去,等小姑娘冷静一点再说,想来多洛莉丝也不希望有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费利克斯悄无声息的走过去把果盘放在长几上,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中间一点都没有惊动哭泣不止的妹妹。

    多洛莉丝一直哭了很久,她边哭还边结结巴巴的说话,魏薇温柔的安抚让她全然放开了心防,像是要把所有的心思都一股脑儿的宣泄出来,以前从未对人诉说过的心事在这一刻全都袒露出来。

    听了小姑娘一肚子的辛酸泪,魏薇也明白她为什么哭了,所以她从头到尾保持安静,让她自己发泄,直到多洛莉丝哭够了也说够了,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举动实在太不淑女了,才匆忙从她怀里退出来。

    小姑娘慌慌张张的道歉“对不起,我失态了。”一边说还一边忍不住打嗝,于是越发不好意思了。

    魏薇只当看不到她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