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喂你你吃

    谢昭说完这句就埋头猛吃, 程遥遥还在那儿想呢“消耗?什么消耗?”

    “很好吃。”谢昭把空碗一亮, “还有吗?”

    程遥遥立刻高兴道“有!等着啊!”

    程遥遥做饭精细讲究, 面条是一碗一碗地下的。这样煮出来的面条口感最好,热而不坨。又一碗热腾腾面条摆在谢昭面前,程遥遥挖了两大勺秃黄油盖在面条上,又倒了点虾籽酱油“这虾籽酱油是每年选虾下籽的时候做的,把虾籽淘干净泡在酱油里,比普通酱油鲜多了。老李的秘方,我用秃黄油跟他换也不肯呢。”

    谢昭把热面条拌匀, 秃黄油一点点融化,香气扑鼻“妹妹自己做的?”

    “你居然尝得出来呀?”程遥遥夸奖道, “我以为你吃什么都是牛嚼牡丹, 一口闷。”

    “……”谢昭把拌好的面条放在程遥遥面前, 顺手端走程遥遥那碗有些冷掉的面,“趁热吃。”

    “太烫了。”程遥遥苦恼地看着面前冒着滚烫热气的面条,无从下手。

    谢昭道“要喂你吗?”

    程遥遥一抬小下巴, 很娇气地道“你非要喂的话,我也不介意呀。”

    谢昭挑起一筷子面条“要吃就自己过来。”

    程遥遥一只膝盖跪在凳子上, 隔着桌子探身过去,张嘴“啊——”

    程遥遥咬了个空, 被谢昭亲在嘴唇上,发出“啵”地一声。谢昭占了便宜还一本正经“妹妹几岁了,还要人喂饭?”

    “……”程遥遥端着面坐到离谢昭远远的桌角去了。再理谢昭她就是傻子!

    谢昭就着她气鼓鼓的模样吃面,胃口大好。这秃黄油委实鲜美, 蟹黄颗粒在口中爆发出无法比拟的膏腴风味,的确是程遥遥才能做出来的美味。就着柔韧滚烫的面吃下去,胃里温暖而饱足。

    程遥遥就没那么高兴了,该死的谢昭还不来哄她!她一根一根地挑着面吃,吃了好久面条也没少下去。

    手里的筷子忽然被抽走,程遥遥头也不抬“烦你!走开!”

    “你在剧组都是这样吃饭的?”谢昭拉过凳子坐到程遥遥面前,严肃地看她“怪不得瘦了许多。”

    程遥遥欢喜地一掐腰“我真的瘦啦?……你敢瞪我!”

    “没有。”谢昭拌匀碗里的面条,挑起一筷子吹了吹“不烫了,我喂你吃。”

    程遥遥不相信地看着谢昭“我不要你喂了。”

    谢昭把面条卷在筷子上,送到程遥遥嘴边“这次不逗你,乖。”

    程遥遥试试探探地张开嘴,一口面条送了进来。程遥遥赶紧闭上嘴,她吃相很文雅,闭着嘴,腮帮子一动一动地咀嚼。谢昭好笑地道“犟犟吃饭都比你大口。”

    程遥遥仍旧慢慢吃完这一口面,咽下去才道“犟犟不是猫,是猪。”

    谢昭又喂她一口“妹妹是猫。”

    “谢昭是……”程遥遥含着面条苦思冥想,“是大狮子。”

    谢昭给她擦了擦嘴角的酱汁,随口问“为什么?”

    程遥遥红了脸,凶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真烦!”

    被评价为“很烦”的谢昭十分莫名,捉住程遥遥狠狠亲了几口才算扯平。一碗面条喂了一半程遥遥就不吃了,还振振有词地表示自己今天多吃了呢!

    谢昭皱眉看着碗里的面条,这才知道程遥遥的小脸怎么瘦成这样。他哄道“再吃一点。”

    程遥遥勉勉强强又吃了一口,手指勾着谢昭的衣襟扣子玩儿“这衣服是新的?”

    “嗯。”

    程遥遥道“很好看啊。”

    谢昭专心喂饭“再吃一口。”

    程遥遥一张嘴就被塞了口面,气得干瞪眼。好容易才咽下去,哼哼唧唧道,“怎么忽然会打扮了?”

    程遥遥问得仿佛漫不经心,眼角却一直偷偷地瞄谢昭的脸,手指也拧在一起。

    谢昭忽然看了她一眼,狭长眼眸里有笑意一闪而过“是小绯替我挑的。”

    他一字一顿“来见媳妇儿,要穿得体面点。”

    谢昭的眼神好像看透了程遥遥最深处的小心思。谢昭长得好身材好,但在穿衣上一直很随意,以前家里穷,每天穿着破褂子。后来是程遥遥给他买什么,他就穿什么。今天穿着的外套和衬衫却都很挺括,用料讲究,绝不是他自己的品味。

    程遥遥从刚才起就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儿,此刻被谢昭拆穿了,却是脸颊一热,恼羞成怒道“谁是你媳妇儿,不要脸!”

    “不要脸,要媳妇儿。”谢昭对答如流,挑起一筷子面条“还有最后几口。”

    程遥遥直摇头“不吃了不吃了。……你不觉得这情景有点眼熟?”

    谢昭和程遥遥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回想起奶奶喂犟犟的画面。

    有一回家里剩了挺多鱼肉,谢奶奶拌了一大碗鱼肉汤泡饭喂犟犟。犟犟再馋也只是一只小奶猫,吃剩下半碗不吃了。谢奶奶捉住犟犟的后颈皮,拿个勺子喂它,撑得犟犟好几天闻到鱼腥味就急得直摇头。

    谢昭也不逼她,几口吃完剩下的面条,道“下不为例,以后不准剩饭。”

    谢昭洗碗收拾了锅灶,程遥遥就挂在他背上,像个大型挂件。收拾完厨房,时间还不到十二点。

    谢昭问道“要回去休息吗?”

    程遥遥挂在谢昭背上,黏人得很“不。”

    谢昭擦了擦手,反手扶着她膝弯往上托了下”你下午还要拍戏。”

    程遥遥埋在谢昭肩膀上,久违的阳气慢慢浸入身体,舒服得昏昏欲睡。她只想跟谢昭多待一会儿“下午就是补拍几个镜头而已,没事的。”

    程遥遥这才想起来道“还没问你呢,怎么忽然来苏州啦?奶奶和小绯还有犟犟最近怎么样?”

    “她们都很好。”谢昭背着程遥遥在厨房里慢慢走动,道“小绯过完年就去纺织厂。奶奶给你打了一件毛衣,明天带给你。犟犟又胖了。”

    程遥遥趴在久违的宽阔脊背上,蹭了蹭谢昭的颈侧,困意渐渐上来了“那你呢?”

    不等谢昭回答,程遥遥的呼吸渐渐均匀,睡着了。

    谢昭停下脚步,轻声道“我很想你。”

    下午剧组在假山边补拍几个镜头。程遥遥穿着阴丹士林蓝旗袍,小皮鞋,一副学生打扮。她从假山后头绕出来,怀抱一大把新鲜的桂花。

    此时已是初冬,桂花稀少。剧组废了不少力气才从城外寻来这么一大把,香气扑鼻。程遥遥抱着桂花,脚步轻快地沿着岸边走向镜头。

    谁知一抬头就看见了谢昭。

    谢昭就站在导演旁边,静静望着她。众目睽睽之下,程遥遥在经过假山的时候一阵心虚,只觉得谢昭眼神里别有深意。

    这么一分神,脚下打滑,手里的桂花顿时飞了出去,散落一地。

    “遥遥!”众人惊呼,谢昭飞快地冲了过去,一把扶住程遥遥。

    荣导大声道“遥遥!这么简单的镜头都出岔子!你能不能把心收一收?”

    程遥遥惊魂未定地看着地上的桂花,那些珍贵的桂花散落在地上,米粒大的花瓣全掉光了。

    谢昭皱了眉,温声道“扭到脚了吗?”

    “没……没有 。”程遥遥摇了摇头,沮丧得不得了。

    谢昭还是第一次来看她拍戏呢,今天穿得不好看不说,还丢了这么大的脸。

    谢昭把桂花捡起来,递给跑过来的孟姐。孟姐整理了下桂花,安慰道“没事儿,还能用!你当心点儿,别总摔跤啊!”

    谢昭皱眉“总摔跤?”

    “可不是。遥遥滑倒好几次了。”孟姐把整理好的桂花塞回程遥遥怀里。

    谢昭还要再问,荣导喊道“谢昭,你过来!”

    谢昭只得对程遥遥道“小心一点。”

    副导演接手了镜头。荣导跟谢昭走到一边的银杏树下,递了根烟给谢昭。

    谢昭谢绝了“遥遥不喜欢烟味。”

    “啧。”荣导受不了地摇摇头,把烟叼在嘴上,点燃了。

    谢昭望着假山那边。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