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和亲公主要翻身(二十四要)

    小可爱, 说明你对作者的宠爱力度还不够哦。文文羞涩的隐藏起来了  痛失美人的燕王早就跟皇兄暗暗抱怨过好几次了, 肖瑾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回头就赏赐了八个美人给他。你不是喜欢美人吗?朕给你赐还不行吗?!

    燕王气鼓鼓地出宫,谁要那些庸脂俗粉了!他只是想借那位美人儿画上一画, 皇兄都不肯!小气鬼皇兄!

    燕王当然也和侯博雅抱怨过。都怪你,干嘛帮着皇兄偷偷去北关啊!皇兄要是不去, 美人不就是我的了吗?我想画几张就画几张!如此美人, 若不能在她最美好的年华画下来, 待她红颜逝去,该是多大的憾事啊!

    在燕王抱怨之前, 肖瑾也早已跟侯博雅说过此事。肖瑾故作不在意地跟侯博雅提过一嘴, 只说自己从北关带回来一个女人, 养在别院之中。

    看到燕王和皇上都对此女上心, 侯博雅诧异了下, 但是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男人嘛, 见到个漂亮女人, 都想自己养在身边。但是光漂亮又有何用了,就像燕王说的,红颜枯骨,自古男人又多薄幸,迟早会腻歪的。前些时候,皇上不还宠着德妃吗?如今却又金屋藏娇,随他高兴吧。

    至于用他的身份?侯博雅猜测,估计是皇上不愿招惹麻烦。连接进宫都不肯, 想来皇上对这女子也没多上心,等到腻歪了便会抽身吧。侯博雅想,反正他一个大男人,就算替表兄背了这锅,外人知道了也不过是说一句少年风流罢了。因此,侯博雅很快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今日,天气极好,侯博雅正好休沐,便陪着小妹来这散心游玩。兄妹二人来到卫国公府的别业,却被管家告知,贵人今日也来南郊了。

    管家口中的贵人是谁,侯博雅一听便知是谁。因太后的嫁妆别业也在这附近,皇上偶尔也会来此处散心,侯博雅并不觉得意外。侯小妹听到这话,却惊喜异常。

    “表兄也来了吗?”侯小妹今年刚刚及笄,正是天真活泼的年纪,她是家中最小的女孩,自小备受宠爱,肖瑾对这长相肖似母后的小表妹也格外宽容,时常赏赐些好玩好吃的。

    一个是天下至尊,年富力强、俊朗潇洒,对她又和颜悦色,一个正是豆蔻年华,最是容易动心的年纪。不知是敬仰还是思慕,总之,不知何时起,侯小妹的心里,满满都是皇上表兄。

    她比肖瑾小了那么多岁,往常对着几位哥哥也是这样活泼爱闹,家人们便也只当她把皇上当做了兄长一般撒娇。

    今年,侯小妹及笄,肖瑾恰好正在“闭关”,却也让人备好了及笄礼送去卫国公府。侯小妹却觉得格外失落。及笄礼一过,便代表着她成人了,可以谈婚论嫁了。她原本是想让他亲眼看到昭示自己长大成人的这一幕,哪成想却这么不巧,表兄竟然为姑姑闭关祈福去了。

    侯小妹失落了好多天,听说表兄终于出关了,她一直想找机会见见他,谁知母亲却说她已经是大姑娘了,不可以再向过去那样随意出入宫廷。侯小妹心里不开心,但是也拧不过母亲大人,只能把心事都藏在心里。

    侯博雅也是见她这些日子总是闷闷不乐,这才趁着休沐,带她来南郊散心。

    听说皇上也在附近,侯小妹哪里还坐得住,立即便吵着要去找表兄。侯博雅一向拿小妹无可奈何,见她着急,只能带着她出门寻人。

    别业附近,并没有太多人烟。侯博雅一行人找了没多会,便瞧见不远处高坡上有隐隐绰绰的人影,便寻迹而来。

    老远,侯小妹便认出了心心念念的皇帝表兄,当即便急不可耐地驱马追去“表哥!”

    肖瑾听到侯小妹的呼喊,抬眼望去,便看到侯家兄妹二人愈行愈近,心里当场就叫不好。

    侯博雅怎么在这?!

    肖瑾看着皎月,她眯着眼,也正看向远处一行人。肖瑾心里急得不行,她不会将侯博雅当做自己吧?!

    当下,也顾不得什么,肖瑾连忙对柳隽说“令姐受惊,不如先送她回去休息吧。”赶紧把人送走,别让两人碰面才好。

    肖瑾想的挺好,可是架不住侯博雅兄妹二人脚程更快。皎月还没上马,侯博雅兄妹便已经到了跟前。

    “表哥,你来这,怎么也不告诉我呀!”侯小妹还是如同小时候一般,看到肖瑾便笑容灿烂,欢快地从马上跳下,如雏燕般扑到肖瑾身边。

    身后的侯博雅动作稍慢,稳稳地落马,同时已经将在场的情形看在眼里。

    这……似乎有些不对啊?皇上面上平静,但是以侯博雅对他的了解,此时他心情恐怕十分不爽快。

    至于在场其他人,陈俊倒是个眼熟的,这家伙竟又回了京城?另两位,一位小小年纪的少年,看着比小妹还小几岁,正拧着眉不满地看着自己?嗯?自己何时惹了这位小郎君了?侯博雅一头雾水。

    再看过去,侯博雅不由呼吸一窒。这是怎样一位佳人啊,身着男装,却依旧晶莹剔透好似玉琢,一张巴掌大的笑脸,肌肤如脂,眉若轻烟,杏眸流光,好一个艳若桃李的的美人!

    侯博雅惊艳的目光自然落在了肖瑾眼中,肖瑾面色不由一沉,一来是男人的占有欲作祟,二来也是担心接下来的问题。果然,肖瑾目光转到皎月脸上,就看到她方才还温和的面容,此刻已经冷若冰霜,步子一退,站到了柳隽身后,一丝眼神也没落在侯博雅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