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季郁郁【1】

    “恭喜宿主, 您已完成所有任务, 最后加权得分为九千两百四十一, 实力是所有宿主里的前百分之十,我将按照约定,将宿主送回本来的世界。”

    “任务时的记忆将会清理。”

    “祝宿主在自己的世界依旧花成蜜就,鹏程万里。”

    “……”

    好悲伤。

    好悲伤。

    好悲伤……

    季郁从浓厚的失落情绪中醒过来,脸上木木的,两行泪水滑落,嘴里喃喃地说了句谁也听不见的话, “……别拿走我的记忆。”

    耳旁是年轻医生激动到变尖细的声音,“她醒了, 她醒了!”

    “这简直就是奇迹……”

    她刚有些微知觉, 心中就有一股突如其来的悲恸, 眼泪刷刷地往外冒,整张脸在顷刻间布满泪水,像洗了个脸。

    她无声地哭着, 周身掠过阵阵冰冷的颤栗。

    可又记不起来了。

    她现在到底在哭什么?

    难受什么?

    为什么……全都记不起来了。

    熟悉的手术台,无影灯的光闭着眼也亮。主任医生拿纱布帮她擦了擦脸。

    “乖,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

    从三月到入秋,对季郁来说, 季节变化的唯一实质感受就是透过窗户看见郁郁葱葱的树木开始掉叶子,来往病患、家属也穿得越来越厚实。

    季郁等到供体,做完心脏移植手术后恢复得非常好。

    天天被护工和亲戚们精心照顾着,她难得换下病号服, 想去散个步,发现原来的牛仔裤竟然穿不上了!

    两周后,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没几天,家里说要给她安排转院。

    本来这家医院是本市心脏方面最好的,但二院最近刚请回来一个非常厉害的权威专家,很快二院的心脏科就要成为最好的了。

    季郁跟自己的主治医生朱倩是十几年的交情了,她手术后又没有排异反应,并不想转院。

    架不住全家上下的围攻游说。

    毕竟朱倩医生自己都说她不如秦殷翁,秦殷翁开会议的时候,她都是坐在下面记笔记的。

    “……”

    季郁转院后,浑身不自在。

    原先熟悉的医生护士们,全都变成了陌生面孔,而且还都是她爸爸的同事们,她在这里实在是“备受关怀”。

    季富伟但凡有空,就会转来季郁的病房叨叨。

    “囡囡,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啊。”

    季郁看着书,头也不抬,“醒了呗。”

    “早餐吃的什么呀?”

    “吃的粥,”还是旁边收拾餐具的护工阿姨搭的话,“配点鸡心和酸黄瓜。”

    “好吃吗?那你午饭想吃什么呀?”季富伟这样都还能继续聊。

    “……”

    季郁木着脸,无奈地抬眼身前这个皱着褶子笑的中年男人,“季主任,你这个点就已经没有病人了吗??”

    “怎么没病人了,上午还有两台手术……”

    季富伟完全不懂她的潜台词,在床尾坐下,絮絮叨叨地说话。从昨晚急诊送来的病人有多么作死说到新买的袜子不合脚。

    最后看见季郁完全不说话,他委委屈屈地说“囡,你怎么都不理人的。”

    “……”

    秦殷翁是从日本请回来的行业内顶顶权威的医生。

    她刚到二院,根本还没有开始对外问诊。季郁纯粹是个小关系户。

    “医生呀,”季郁复诊完,坐在小板凳上左右看看,“我还有多久能出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