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始6.9.1开始更新

    八月初八, 宜嫁娶。

    天刚蒙蒙亮,宁王府的迎亲队伍就来了尚书府门外等候。

    盛装打扮的新娘由着兄长背了出来, 送上了花轿。

    接着鞭炮声一响,鼓乐声一起,迎亲队伍就从这里出发,浩浩荡荡的向着长街走去。

    尚书府离宁王府不远, 迎亲队伍特意绕了半个城,从天光乍破一直走到骄阳升空。

    城中所有人都得见今日宁王府与尚书府联姻的风光, 等差不多到吉时, 这绕了一大圈的迎亲队伍才来到了宁王府门外。

    宁王府张灯结彩, 无论是灯笼还是门上都贴了“囍”字。

    红色的毡子从敞开的王府大门一直铺到轿子前,大门口摆放的火盆里,杉树枝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

    谢嘉诩穿着喜服,脚踩锦靴, 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他站在门前,看着那顶轿子在门口落了下来, 一想到这里面坐着的沈怡君, 他就心潮澎湃。

    “吉时到——”

    喜娘站直了身体,中气十足地宣布道。

    在众人的目光中,谢嘉诩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来到轿门前, 抬脚在轿门上一踢。

    轿子里头, 沈怡君也朝着他踢的位置,还了一脚。

    人群里发出欢呼,轿门开启,鞭炮声也噼里啪啦地响起。

    谢嘉诩唇边挂起了笑容,手中被塞进了红色的绸子,另一头则塞在了从轿中下来的沈怡君手中。

    新婚夫妇两人各执一头,新娘子走上了一直铺到前厅的红毡。

    一边走,一边有五谷花瓣从旁朝他们撒下来。

    喇叭,唢呐,鞭炮声,还有一串串笑声跟吉祥话,王府内外洋溢的尽是喜气。

    宝意跟两个哥哥在屋里,一起听着从外面传来的热闹。

    北周成婚遵循的是古制,原本新郎的兄弟是要在外头帮着迎亲的。

    可是现在他们都还“病”着,就只能在屋里待着。

    宝意跟谢易行还好,还能坐得住,可是谢临渊最爱凑热闹,现在却得在这里呆着都不能出去,真是要憋死他了。

    见左右没有什么人,谢临渊歪向了妹妹,拖长了声音道“我快憋死了……我好想去闹啊!”

    谢易行看他一眼。

    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而且还是对着妹妹撒娇。

    要脸么?

    刚刚想完,就见妹妹从袖子里摸出了个纸包,递了过去。

    “给,二哥。”

    宝意今天穿的衣裳袖子大,藏着这么大的纸包也没人发现。

    谢临渊精神一振,问道“这是什么?”一边问着一边伸手接过。

    等到把纸包打开,闻到从里面飘出来的香味,他顿时就感到天晴了雨停了,我又觉得我行了。

    这里面装的是妹妹特制的糕点,一闻味道他就闻出来了!

    察觉到谢易行的注视,宝意也朝着他那边看了过来,问自己的三哥“三哥,你要吗?”

    大有他说要,就要从另一个袖子里摸一包出来给他的架势。

    谢易行摇了摇头。

    他想岔了,撒娇可耻,但有用,他们的妹妹就吃这一套。

    这是宝意昨天让冬雪准备的。

    本来她想自己亲自下厨,可是冬雪不让,于是两个人就在小厨房由宝意说着,冬雪来做了。

    毕竟二哥昨天在亭子里那怨念的样子,实在是让宝意印象太深刻。

    果然,谢临渊一有东西吃就立刻安静了下来。

    谢易行看着他这鼓鼓囊囊的、塞得像松鼠一样的腮帮子,开口道“二哥这么爱吃,难怪毒发得如此凶猛。”

    正高高兴兴地吃着东西的谢临渊“……”

    他一下子停下了动作,鼓着脸看向自己的弟弟,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纸包。

    “没事。”宝意见他被吓到,连忙道,“没有毒,二哥吃。”

    谢临渊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美食,这要是让他有了心理阴影,以后变成不吃东西可怎么办?

    好在这时新娘终于迎进了门,他们坐在这里也能见到了。

    宝意望着今天盛装打扮的沈怡君,想起自己上辈子穿上嫁衣时的心情。

    激动,紧张,又羞涩。

    大嫂现在被大哥牵着走进来,想来心情同自己那时应当是一样的。

    两个新人被引到了院中,喜娘说了声“准备行礼”,前来道贺的宾客就看着宁王世子牵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在蒲团上跪了下来,遵循着喜娘的指令动作。

    “一拜天地——”

    两人朝着点燃了香案的供桌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两人又起身,转向坐在上首的父母,又再下跪,拜了下去。

    宁王与宁王妃坐在一处,宁王妃脸上的笑容自是不必说,就算是被宝意画出了病容的宁王,此刻脸上也抑制不住的透出喜悦的红光来。

    两人又再起身,喜娘唱道“夫妻对拜——”

    谢嘉诩抬眸,望着面前的妻子,可惜盖头遮挡了她的脸,让他看不见她的眼眸。

    两人执着手中的红绸,互相对拜了下来,再直起身时只听到耳边一声“礼成”,然后,院内院外同时放起了鞭炮。

    “好——!”

    “恭喜王爷王妃,恭喜恭喜啊!”

    拜过天地,新娘被送进了房中,新郎则留在外头迎接宾客。

    道贺的人一地进来,原本有着两个弟弟,今日应当非常轻松的谢嘉诩却什么都要自己来。

    甚至父亲也无法做些什么,一概都要他自己跟母亲来应付。

    此时离宴席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各家送来的贺礼已经堆成了两座小山。

    当听到四皇子萧璟到的时候,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萧璟今日穿着一身紫色蟒袍,越发俊美无俦。

    他带着贺礼来到宁王府有两重意义,一是代表帝后,二是代表他自己。

    谢嘉诩在门边迎了他,萧璟对他说了声恭喜,然后送上了贺礼“祝世子与世子妃百年好合。”

    “谢殿下。”谢嘉诩含笑收下,道,“殿下今日来了,一定要留下来喝杯喜酒。”

    他要是不说,萧璟可能真的会放下东西就走。

    不过今日也是难得有闲暇过来,还可以顺带看一看谢临渊怎么样了,萧璟才说了一声好。

    谢嘉诩便亲自把他领了进去,领到了自己的二弟面前。

    谢临渊刚刚把妹妹给自己的糕点吃完,正坐在椅子上颇为满足地喝茶,一见好友过来就复活了“你来了,阿璟!”

    谢嘉诩以眼神示意下人搬了椅子过来让萧璟坐,然后自己退开,让他们在这里叙旧。

    谢临渊埋怨道“你怎么不来得早一些。”

    来得早一些的话,宝意做的糕点他还没有吃完,现在好了,什么都没有了。

    萧璟见他虽然看起来病歪歪的,但是手边还放着纸包,里面还有点心的残渣,一看这么能吃,就说明身体还好。

    他稍稍放心了些,在小厮搬来的椅子上坐下,开口道“既然生病了,那就少吃些。”

    谢临渊不能说自己没病,只说道“诶,越是生病就越是要多吃,不然就怕以后没得吃。”

    萧璟“……”

    谢临渊这样破罐子破摔,让人担忧。

    不过还好,眼下空闻大师稳住了他们的情况,昨日萧琮又去灵山寺见过了月重阙,知悉了他们身上中的是什么毒。

    在来找过萧璟之后,萧琮又转头去找了欧阳昭明。

    想来倾监察院举院之力,应当很快就能找到解毒方法,思至此,萧璟才没有多说什么。

    正想着,就见谢临渊在东张西望,萧璟微微皱眉“你在找什么?”

    谢临渊没找着人,又埋怨道“你怎么不早点来?”

    他把刚刚这句话又说了一遍,却说的是第二重意思了。

    萧璟要是早点来,他就能见到宝意了!

    他跟谢易行是坐轮椅,可宝意却是不用的。

    刚刚新娘子被送进新房去的时候,宝意就起身跟过去了。

    萧璟今天来一趟,没见到自己的妹妹,岂不是就白来了?

    他喜欢他妹妹,还不知道要着急,谢临渊真是要为他操心坏了。

    宝意不在这里,但从不远处经过的柔嘉却见到了坐在谢临渊身旁的萧璟。

    她的脚步一顿,从柱子后望着这里,紧紧地抓着手中的手绢。

    萧璟……柔嘉心中不甘,要是昨天同她计划好的一样,那今日再在这里相见,说不定萧璟就要向宁王妃求亲了。

    桑情跟在她身后,见她停住脚步望着那个方向,也跟着看了过去,果然见到了四皇子的身影。

    “小姐。”她提醒了一声,柔嘉这才如梦初醒,在被人看到之前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继续向前走。

    “其实何必急于一时?来日还有的是机会。”柔嘉听见桑情说道,“就是今日四皇子来了,不知三皇子会不会来。”

    柔嘉一听到“三皇子”这三个字,立刻全身的刺就竖了起来。

    那香只是让萧琮比她晚一阵醒来,却不是让他什么都不记得。

    若是他今日也来了,跟自己碰见,定然又是一番纠缠。

    她加快了脚步,一边快步走开,一边咬牙道“你多替我注意着,若是见了他,立刻把我叫走。”

    新房。

    宝意不在外头,是跟着新娘子跟了过来。

    在新房里守着的嬷嬷跟丫鬟原本是应该拦着不让她进的,可是在出门前姑娘就说了,若是永泰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