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古代包租公(04)

    晚餐极尽奢华, 不只是有泰丰楼的厨师还有皇宫来的御厨。每一道菜不说贵与便宜, 就是那摆盘就知道,多精致。

    御厨的手艺真不是吹的,确实好吃, 哪怕食材不如沈清和空间的,可味道真心不差。

    沈父沈母也放开不少, 没有之前见到这些达官贵人的紧张。他们只知道,这些人是掌握了权势,对于百姓来说很厉害,可是在自己儿子面前, 他们都恭恭敬敬的。

    慢慢放开后, 用餐时也就不再束手束脚的。该怎么吃就怎么吃,也不怕礼仪不对,他们家往日吃的也不差, 没有被饿到。

    礼仪可能不够矜持优雅, 可也不粗鲁, 还算过得去。

    太子妃自己吃的不多,都是在照顾沈母吃,亲自给沈母介绍每道菜, 不会做, 但是里面有些什么食材, 吃惯美食的嘴,一品就能知道个大概。

    沈清和接连拿出来的两样,把在座所有人的心都勾的火热, 小玉林露的那一手,虽然他们隔着屏风没有看到怎么施法,可在屋顶严实的二楼,被水淋,他们是亲历者。没有人怀疑,太子一直惦记着施法的事,回宫的路上肯定要问太子妃。

    今晚,对于许多人都是不眠之夜,可对于沈家人影响不大,除了沈父沈母有些激动以外,一大一小父子俩基本没感觉。

    唯一让沈清和觉得高兴的就是,多了一些给自己送金银珠宝的人,以后在山谷建造房舍是需要银钱,购置砖瓦,还有许多东西,都是需要不少银钱。

    所有人浩浩荡荡的送沈清和一家四口回家,每一个人都记住了沈家的位置。各自有着自己的小算盘。

    曲终人散,回皇宫的路上,太子先是交代舅舅,表哥,一定要和仙师打好关系。

    他自己钻进马车与太子妃坐在一起,一脸温柔,温声细语的和太子妃说话,“岚妹,今天沈老夫人是否好相处?”

    “沈老夫人开始有些拘束,相处一会儿以后放松些许,性子不错,是位和蔼的老人,臣妾只是逗了沈小仙师一句,谁知道小仙师居然真的施法起来,害得太子淋湿衣裳,是臣妾的不是。”

    聪明如太子妃,知道太子不会责怪她,只会高兴,她还先说出来赔罪,是她的态度。只做给太子看的。

    轻轻抓住太子妃的手,温柔的摇头,“不,不怪岚妹,还得谢谢岚妹让小仙师施法。”

    太子收获最大,仙师把盒子中其余的茶叶送给了他,还有给那颗给太子妃烤衣裳的火晶,也归了他,此时正拿在他手上,用一个紫檀盒子装着。

    二人一直说话说到皇宫,宫门第一次到此时还没有关闭。皇帝的心腹太监郑公公正等在宫门内。

    皇帝皇后还在坤宁宫等待着太子与太子妃。

    在皇宫内,一直到很晚,皇帝都无法入睡,太子和太子妃所讲的一切,对他都有致命的诱惑力。

    床头两个盒子,一个装着仙师赠送的茶叶 ,一个装着一颗火红透明,比红宝石还要晶莹剔透,更加的珍贵。

    先秦的始皇寻仙问道一无所获,派遣徐福远赴他乡,也没有任何的音信。他不费吹飞之力就能得到关于求仙问道关于长生的信息。

    这一切都来的太快,虽之前为了找这位突然出来的仙师,也找了一年多,可相比历史上那些想长生的皇帝所花费的时间,不知道要短多少倍。

    他已经做好长期寻找的准备,可就在今天,突然告诉他,仙师找到了。这一切来的猝不及防。

    今天所有的见证者们,都无法安然入睡,全部辗转反侧到天亮。

    深秋的早晨,第一缕微光落下,沈清和已经睡醒,推开窗户,盘膝坐在窗边贵妃榻上,迎着朝阳运转心法,开始修炼。

    在隔壁房间的小玉林也一样,父子俩闭着眼睛,专心修炼起来。

    一直到辰时过半,才结束修炼。从今天开始,小玉林要学习攻击类的法术,其实是沈清和敷衍儿子的,就是个火球术。也是个基础法术,和灵雨术是一样的。

    巳时,曹大公子上门拜访来,带着皇帝和太子的谢礼,太监也没有念什么赏赐的圣旨,主要是皇帝和太子不好意思说是赏赐。

    谢礼再好,能比的了仙师送的礼物贵重,比不了就不好意思说。

    曹大公子还带来曹府的谢礼,之前给了银子,可此时借由当时给的银子不够做谢礼,此时再加倍的给,拉近关系,以后好常来常往。

    “仙师,务必请您收下,皇上送来的礼物中有张房契,是西城的一座六进宅子,原来是前朝一位公主府邸,略加修缮就能住人。”

    “哦,六进宅子,沈某家中才几人,可住不了那么大的宅子,麻烦大公子还有田公公替沈某谢谢皇上。”

    大宅子当然要收下,自己昨天也有付出好不好。

    “仙师太客气了,修缮的工匠咱家一并带了来。都在府外候着,仙师要不要看看?”田公公小心的请示着。

    “不用,麻烦公公一会儿让工匠师傅和沈某家中的人一起去到皇上赠予的府邸。”

    “是。”

    曹公子比沈清和小两岁,年岁相当,聊天也聊的来。

    沈清和交代从买回来就一直跟随他做事的蔡崖去请之前帮忙盖靠近贡院的齐老师傅。

    新宅子的院落,先加固,同时改造茅房和沐浴间,他房间和儿子的房间,按照现在住的房间置办家具。

    至于庭院,等他想想再说。

    他依然睡的现代的床,不习惯睡古代的雕花架子床,那种床看是好看,可睡就算了。不是不舒服,是不习惯。

    感觉床上黑漆漆的,不敞亮。上床以后,恨不得点灯才好。

    还是高低床更适合他,没有架子没有蚊帐,敞亮在视觉上还不会让房间看起来小了三分之一。

    前后两个窗户一个放贵妃榻,一个放书案。

    他偶尔还看书画符,符纸也有,马马虎虎还能用。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交代完,才走到院子里,此时曹明宇正在院子里看小玉林练习火球书,刚学,练习的时候,时常控制不好。

    小玉林气得小嘴都嘟起来,可他韧劲十足,也不停下,依旧练习。灵气消耗一空才停下来。

    “小公子真是聪慧机敏,还很有韧劲。”曹明宇当着所有人夸赞着小玉林。

    “是很优秀,这孩子做事能坚持,有毅力还好学。”沈清和不谦虚,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曹大公子第一次遇见这么不谦虚的人,对于别人的赞美照单全收。习惯中庸习惯在这样场合表达谦逊的他,有些不习惯,还有一丝异样可能这就是父亲对儿子的爱。

    等儿子练习结束,沈清和自然的牵着儿子的手进堂屋。分宾主再次坐下。

    曹大公子佯装随意的说起修炼的事,向往有之探询有之,沈清和一句话噎的他说不出来话,“能得到师父的青睐,是沈某的荣幸,但是不适合皇公贵族,第一条就是发心魔誓,规矩颇多。

    可以入世修炼,却不能入世为官为帝,也不能参与皇朝争斗。看看沈某虽然也参加科举,可到了举人之后,就不打算再参加。不能无辜杀人,造杀孽,但对于主动找上门的麻烦,是可以灭之。”

    其实不是沈清和不想参加,他还蛮想试试的。前提是没有被发现,现在再参加科举,就没啥意思,也不知道真实的成绩,说不定人家还给他一个状元或探花。

    如果他真参加,对别的举人是极其不公平的,他只能打消念头。至于别的话语,也是真假参半。

    他的话给了曹大公子许多信息,至少仙师以后不会帮别的皇子对付太子表弟。

    他们得不到力不要紧,只要以后仙师不帮别的皇子就好。

    曹大公子还没有走,沈家一波接一波的来了不少人,皇子都来了,还有昨日一起等待的世家子。

    他们有昨天的一面之缘,今天来就是加深印象的。

    一群人就是不说话,看着,也觉得闹。

    沈清和是礼物照收不误,说话态度也很好,留所有人一起用餐,下午沈家的小庭院全是人。

    让这些人在小庭院自己玩,他自己赶着马车出去一趟,借此机会拉回来很多蔬菜,肉,鱼,鸡,鸭,牛肉,羊肉,鹿肉,水果等。

    家里的厨娘方氏指挥着嬷嬷和闺女帮忙,就是老蔡头也在厨房里忙碌着。

    男女之别,在这些下人中行不通,只要不是把一男一女单独关在一屋就行,平日里该怎样就怎样。

    三皇子暗地里和太子不对付,当然和曹大公子也不会对付。从进沈家的门见到曹大公子,就看他不顺眼。

    此时主人不在,一群人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

    一场口舌混战开始,三皇子不停的用话挤兑曹大公子,可曹公子基本不接话,随便他挤兑。

    在一边伺候的随从们,全耷拉着脑袋,低垂着脑袋。恨不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听见。

    沈家外面停满马车,已经严重堵塞交通。沈清和只想他们快点走,一顿晚饭用完,沈清和用晚上要修炼打发走他们,每人走的时候,都得到一份礼物,沈清和赠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