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6章 赢者全拿,输了的赔命!(第三更)

    “这……这怎么可能?”这中年文士一脸难以置信的轻声呢喃。

    其他的文生门客更是满脸震骇之色。

    因为就算是个胸无点墨之人,也能听出这首小词的清新可爱。

    更何况这帮一辈子钻研诗词歌赋的文人门客。

    在他们眼中。

    薛安这首小词,笔调轻松活泼,但内里却蕴含着一丝寂寞的萧索。

    这等寓情于景同时又以景叙情的作品,已经不是能胜过中年文士那首词的问题了。

    而是直接将咏春词都往前推动了一大截。

    甚至可以称作三年来咏春第一词。

    这等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令这帮人全都张口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同样感到惊诧的还有唐盛以及唐凌儿父女。

    唐盛是没想到这个落魄的少年居然能写出这般诗词来。

    而唐凌儿却悲从中来。

    因为她读懂了这首词。

    身为女子,心思自然要比旁人细腻的多。

    所以在她眼中,这哪里是一首咏春词,分明是一个男子对自己心爱之人的痴情。

    比如开头两句。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

    试问若不是对女子喜爱到一定程度,又怎能写出这般惊世之语?

    至此。

    这唐凌儿终于明白薛安为何要拒绝了。

    但同时,她却感到了一种强烈的不服。

    她试问自己不比任何人差,所以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这个薛安如此一往情深。

    在商场之中磨砺出来的坚韧和自信,让她充满了不服输的干劲。

    她想比一比!

    因为她不相信自己会输。

    正当满屋众人尽皆默然之时。

    姚超峰终于按捺不住的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怨毒和嫉妒的盯着薛安,阴恻恻的说道。

    “词是真不错!可我怎么觉得,这词根本不是你所做呢?”

    “哦?”薛安淡淡一笑,“何以见得?”

    姚超峰一脸蛮横的说道:“因为我当年曾恰巧买到过一本绝版古籍,然后从这本残缺不堪的古籍之中,我曾见到过这首小令!只只是因为年代久远,作者已经不可考证罢了!怎么就是你所做的了呢?”

    姚超峰的这番话让很多人面面相觑,然后暗自摇头。

    就是傻瓜也能听出这姚超峰是在信口胡说。

    因为这等诗词绝不会轻易散佚。

    还什么绝版古籍,要是真有的话,那这姚超峰岂不是早就应该写出这首诗词了么?

    可姚超峰在唐家积威甚重,很多人都不敢吭声。

    只有唐凌儿冷笑一声道:“哦?那这么说的话,姚少便将这古籍拿出来让我等开开眼,如何?”

    姚超峰却连眼睛都没眨,“实在是不凑巧,在年前守岁的时候,这古籍被我失手掉进了火盆之中烧毁了!”

    “你……。”唐凌儿简直怒不可遏,便想直斥姚超峰的无耻。

    可就在这时。

    薛安淡淡一笑,“你说我抄袭?”

    姚超峰冷笑道:“可以这么说!”

    薛安笑了。

    只是看着他的笑容,姚超峰却觉得心里直发凉。

    “那你看的古籍之上,除了这首词外,可还有其他的作品么?”薛安淡淡的问道。

    姚超峰摇了摇头,“自然没了!我没说么,这本古籍已经残缺不全,很多字迹都已经看不清楚了,只有这首词还能依稀辨认!”

    薛安点点头,“很好!这个解释简直完美!”

    姚超峰刚想说什么。

    薛安一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