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Side Story】Endless

    side story03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好的、不好的, 都是如此。

    在决定回到原本的世界之后,弥生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善后自己当年留下的烂摊子。

    可毕竟她是弥生。

    她是被喜爱着、纵容的弥生,光是这一点, 就足够她占据了天然的优势, 所以在任何交涉中, 哪怕她是犯错的那一方, 站在她面前的人, 最后的最后, 也还是会选择原谅。

    先是在意大利的彭格列总部呆了一段时间, 把身份和罪名的问题处理好, 弥生又去横滨同武装侦探社的众人打了个招呼, 然后再被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带走, 去欧洲那边转了转。

    因为彭格列与雄英那边沟通后,询问了她的意见,还是决定让弥生以另外一个身份, 入读雄英二年级生。

    能这么东跑西跑, 也是由于正值假期。

    开学的时候,和当年入学的情景不同,台上多为几位学长,负责为新生讲话、鼓舞他们——赫然是当前超人气的新秀三巨头。

    听见自己班上那群小鬼发出的尖叫,相泽消太面无表情地在心里的小本本记上一笔,准备等下就给他们来个下马威。

    他咂了咂舌, 低声嘲弄了一句“胆子不小。”

    “……相泽老师也是啊。”

    穿着久违的雄英学生制服,弥生侧过脸看向自己的班主任,眼睛里盈着笑意,胆大包天地说“竟然再一次收下了我这个麻烦精。我可是比小胜还要可怕的问题学生哦?”

    “哼。”相泽消太冷笑,“你有这个自觉就好。不巧,我专治各种不服。做好心理准备吧,麻烦精小姐。”

    “才不会呢。因为——”

    弥生双手背在身后,对他笑得眉眼弯弯,又像是正清楚自己是收到宠爱的,所以恃宠生娇,敢把爪子踩在主人腿上、手上的小猫。

    “——我是相泽老师最喜欢的弟子,对吧?”

    相泽消太脑海中一瞬浮现出的,却是那个夜晚中,少女分明被刀剑刺穿心口,却露出了释然轻松,仿佛疲惫极了的笑。

    否认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他破天荒似的勾了勾唇角,顺从本心,抬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顶,声音带着很淡的笑意。

    “既然知道,那就再乖一点。别总想着让我加班,又不发加班费。”

    弥生眨眨眼睛,呆住了。

    相泽消太却立马收回了手,翻脸不认人。

    正巧绿谷出久为讲话结了尾,他双手插着口袋往外走,冷淡中藏着难以察觉的亲近“还愣着做什么?班会迟到的,罚站十分钟。”

    摸了摸自己还残存着陌生温度的发顶,弥生脆生生地应了一声,笑着跟上去。

    ……

    …………

    ………………

    春假的时候,弥生去了平行世界,和森家去小公园野餐,又跟出久君与那个世界的白兰·杰索一起,策划了让敌联盟走向民众的方案。

    随后又马不停蹄,到平安京参与了安倍宅里的那一场赏樱宴。

    她同神乐手牵手走在前头,要去看萤草说的惊喜;安倍晴明坐在樱树下斟酒小酌,倒是兴起吹笛的源博雅,时不时因为担心,总是停下来一会儿,要探头去看看两个小姑娘的方向。

    中途,正在阴阳寮苦哈哈值班的贺茂保宪,差式神猫又“沙门”来送了封信。

    别着樱花枝的风雅信笺中,贺茂保宪文雅地大骂安倍晴明不是人,自己带着双倍的小可爱和行走的高级bg就跑了,留师兄他一个人应付烦人的油腻老男人,简直没良心。

    白狐之子饶有兴趣地全文后,让蜜虫取来纸笔,瞧那嘴角狡黠的笑意,就知道贺茂保宪大概又要气得七窍生烟了。

    不过比起对贺茂保宪的兴趣,小姑娘更偏爱毛茸茸的沙门。

    神乐对式神猫又爱不释手,弥生却盯着沙门尾巴尖上系的铃铛失神——她曾经融了一条锁门用的粗长锁链,做成会叮铃作响的银色裤链,送给了一个人。

    还被戏称为了“尊铃铛”。

    ……那个人现在还好吗?他有按照约定,好好地长命百岁吗?

    原本弥生并不打算再返回曾经进行过时空旅行的世界,因为既然“她”已经死去,缘已尽,就没有必要再出现,扰乱他人已经平静的生活。

    可王权者的那个世界,对她来说,赋予了不同的意义——她正是因为温暖热烈如同火焰的那群人,才拥有了勇气,决定走出那一步,对all for one宣战。

    周防尊也好,栉名安娜也好……hora是特别的。

    所以在春假结束前,弥生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看。

    回到那个太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