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们是兄弟

    第十七章

    凌晨两点,夜雨急歇。

    雨来得又快去得又猛,雨声打得家属院一楼的雨棚噼里啪啦地响。原曜向来睡眠很浅,容易被惊醒。

    他睁开眼,迷茫地看了一眼漆黑的屋内,再翻了个身,趴着,抓过被子蒙在脑袋上。他睡觉从来不睡床中央,从小就贴着床沿睡,这会儿已经有半条腿悬出去了。

    原曜也不动,紧皱着眉头,呼吸很重。

    梦里,他还是个小孩子,正在一片茂密潮湿的丛林中奔跑,身后是一群对他紧追不舍的人。

    那些人一边追,一边对他泼洒一些磨成粉末的白色物质,嚣张地大喊,甚至还拿对着他。他的脚踝被滑腻湿黏的藤蔓缠住,跑不动了,一个扑腾跪下来。

    回头,他望见黑黝黝的枪眼。

    砰

    他背部中弹,子弹如利箭将他一下子从丛林带到凤凰山脚下。

    还是那一拨人,还在对他穷追不舍。

    他来到了六中门口,对面就是一家隐蔽的、对未成年人开放的酒吧,他在门口徘徊,又跑不掉,只得跪地趴在马路中央。

    那些人从酒吧里鱼贯而出,数量增加,越来越多,密集地充满了整个街巷。

    他们人手一把刀,从四面八方扑过来刺到了原曜的背上,不仅仅是刺,还用刀片一下一下地刮他的肉,用带着倒刺的木条抽打这些画面,蓦地就和原曜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吻合重叠了。

    “咚”

    原曜好歹有一百六七十斤,直接坠床的声响不小。

    许卫东和于岚贞都是军人出身,身体素质好,个头也高,家里的床全部配得高,这一摔可把原曜摔疼了,直接后脑勺着地,整个人瘫在地上还在发蒙。

    厚重的被褥纠缠在身上,他暴躁地想要抽身,又扯不开。

    原曜粗喘着气,大口大口地呼吸,像被人才掐过脖子,已经分不清现在是梦还是现实。缓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现在应该是还在许愿家里。

    但下一秒,他又被拽进了梦里,那些手持凶器的人又如潮水般涌来,把他拍到了满是礁石的岸上。

    墙上时针走到了凌晨三点。

    今晚打扫完值日卫生后,原曜没有去吃夜宵,而是把书包暂时寄放在六中门卫保安室,然后按着白条说的那家“校外小巷子”顺藤摸瓜,找到了那家酒吧。

    原曜问吧台要了杯金汤力,选了个不惹眼的位置,一个人坐到凌晨十二点多。

    他这么一掉下来,许愿也醒了。

    虽然没在同一个房间睡,但原曜掉地上的声音够大,许愿又被蚊子嗡嗡嗡地闹了一晚上,半梦半醒的,被惊醒时都还在挠腿上被咬的包。

    “怎么那么多蚊子啊”

    许愿整个人都快缩进被子里面了,还是挡不住蚊子的声音。在这种时候,蚊子的嗡嗡嗡比交卷铃还可怕。

    看来流星压根儿不起作用

    许愿仅仅迟钝了一秒。

    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为什么会突然惊醒,是隔壁有异样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摔下去了。

    声响发生的同时,许愿还在睡梦里。

    他不确定,那个声音是床上到地上,还是窗边到地上。

    许愿来不及多想,睡觉穿的短袖也不换了,立刻翻身下床,打开卧室的门,冲到原曜的门外,敲了敲“原曜”

    没人应答。

    许愿心急如焚,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上手就去按门把手,按下去才发现原曜这人睡觉还锁了门。

    这里可是家属院,他锁门干什么

    许愿从小在这种安全的环境下成长起来,对睡觉锁门这种举动只能有两个理解胆子小、怕贼。

    “原曜”许愿又喊一声,拍了拍门板,力气逐渐变大,“你没事吗”

    还是没人回应,里面一片死寂。

    整个许家安静无比,落针可闻,许愿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

    房间里的原曜还在噩梦中,能听见许愿喊他,却也还身处在六中门口那个满是血和尖叫声的大马路上。

    许家是在一楼,进入次卧的办法不止一个。

    许愿也来不及进屋加衣服了,就穿着一件短袖和一条棉质短裤,跑去客厅把家里大门打开,门一开,十月底的寒风从楼道里呼啸而入,冷得许愿打了个寒颤。

    他也没什么心思去感受秋夜是多么冷了,踩着室外穿的拖鞋,跑出了单元门。

    凌晨,家属院里空无一人,几乎都没有谁家还亮着灯。

    许愿先是绕到原曜那间卧室的窗户外,再伸手去拍防盗窗。

    他感觉自己心率快超过一分钟一百次了。

    这一拍,他力气又大,拍得整排窗户哗啦直响,许愿在那一瞬间想,如果这玻璃窗年久失修倒下来把他砸死了,自己这也算见义勇为吗

    许愿打开了手机手电筒,把微弱的光线往屋里照,只能勉强从窗帘缝里看见地上躺着个什么人。

    “原曜,”

    许愿头发乱糟糟的,眼神急切,轻手轻脚地想拉开玻璃窗,发现原曜连窗户都锁了的,“你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