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回 仙女救我

    “无知奴婢。”郑婉尚未答话,不知哪冒出来的蓝衣少年冷冷叱道,“仙师神通,用法器测众人灵根。这位姑娘头顶青绿,色彩明丽至纯,想来拥有上佳木系灵根。单灵根,也称天灵根,修炼速度远超尔等杂灵根,连气运机缘也是不同。”他极为轻蔑地瞥过季恒头顶混沌不明的颜色与粗布衣衫,不屑道,“宗门哪是你们这些下等人说进就能进的地方,不知尊卑。”

    郑婉目光一闪,将季恒拉至身后,冷然道“小心你的言辞,她是我朋友。”

    蓝衣少年这等桀骜嘴脸,季恒没少在学堂见到。学里那些有钱没本事的少爷念的是圣贤书,做的是欺负人的流氓事,没事喜欢拿下人出气。真正大家子弟,如郑婉如昨晚的紫衫少年,反倒是客客气气,姐姐说了,那是自持身份,有修养的表现。至于蓝衣少年么

    季恒往他头顶一瞧,懂了。“有些人啊,看别人天赋好,人漂亮灵根好看,就心生嫉妒之心,阴阳怪气拿身份压人,也不看看自己脑袋上的绿帽子。我读书少,见识浅,不晓得绿帽子灵根算不算也是一种天赋。哼,人家两个小姑娘说悄悄话,不知哪来的野男人非要插嘴。郑婉,我姐姐说了,没事爱插嘴的男人,不是嘴贱欠抽就是没家教。”

    “你”蓝衣少年姓鲁名杰,乃是一户小富之家独子,一脉单传,前头有五个姐姐。在家中他年纪最小,受到万千宠爱,父母亲人总要姐姐们让他宠他,故而养成不可一世,轻贱女子的习惯。

    被送来际会门前,城主特意找人测他们灵根,他同样拥有木系单灵根,自以为天赋超凡,不想见到郑婉一柔弱女子的天赋远胜自己,心头不快。加上试炼中遇到好些年轻女子嫌他举止粗鲁,出生土鳖,给他不少白眼,终于遇到一个穿着打扮看起来寒酸的村姑,明摆着很好欺负,故而出言讥讽。哪晓得村姑看破他的心思,言语刁毒,令他怒气横生。

    他今年刚满十五岁,个子远较两个少女为高,平时打骂下人习以为常,家乡重男轻女,不觉打女人有什么问题,此刻怒目相向,忍不住挥起拳头。

    呵,季恒笑了,杀过妖兽之后,她可谓自信膨胀。妖狼都不怕,哪会怕个想入宗门的龟儿子。

    想入宗门是吧。

    “救命啊。男人打女人啦,男人打小孩啦。仙师救命啊。”季恒扯开嗓子,大喊道,“看人家灵根比你好你就打人,不要脸。”

    喊救命的要诀,先说重点男人打女人,男人打小孩。不晓得别的地方怎么个风俗,反正在齐石镇牛柏村,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无缘无故打女人打孩子的男人是要被看不起的。

    求救对象也需明确仙师。毕竟是好几百人的地方,不明确对象,对方未必能反应过来。

    季恒年纪小,声音明亮高亢,她还特地学村里的女人那样连哭带叫,冷不防吼一嗓子,把郑婉吓得心肝乱颤。

    什么七彩霞光,什么灵根,所有的视线全集中在三人身上。

    “泼妇”

    鲁杰脑袋发涨,伸手来抓人,被他抓到定要狠狠打季恒一顿他们那的风俗是当街打女人光荣。

    季恒哪会被他打到,天天爬山、打拳,汗水怎会轻易辜负。只见她身形灵巧,东躲西藏,边跑边叫“救命啊,龟孙子欺负人啦,呜呜。”

    好好的收徒仪式顿时鸡飞狗跳。

    “胡闹住手”霍滔放出威压,如晴日惊雷滚滚。

    金丹修士之威,五百少男少女无不深受震动,惊惶不已。

    季恒与鲁杰冲突,宗门的人不会没有感应,然而对他们而言纯属小事,本不想搭理。可季恒东蹿西跑,哇哇大叫,实在不像话。最让他们惊讶的是,鲁杰人高马大,手长腿长,又是男孩占尽气力和速度优势,怎会连个小姑娘也抓不住。

    而那小姑娘头顶上的色彩

    玄冰宗弟子问边上生死界的弟子,“那是什么颜色,说紫不紫,说黑不黑,里头还有点光。”

    “是杂灵根还是伪灵根,莫不是每种灵根都有一些,每种都不充裕。”

    “你看那边也有个杂灵根,黑灰色,她这不一样啊。”

    大能威势之下,鲁杰难以招架,立刻跪倒在地。

    季恒感觉上方强大压力,似大山罩顶,心道不好。抬眼即见面前一位年轻女子芊芊而立,面容冷清,澄澈的眼眸中含着一点疑惑,恰是方才与霍滔站在一起的牵机门修士。

    秉承年轻漂亮的姑娘比老男人好说话的原则,她口呼“仙女救我。”扑通拜倒,抱住了对方的小腿。

    年轻女子乃是牵机门内院真传弟子叶吟,随霍滔一同下界历练,不喜鲁杰言语粗鲁,也不喜他一言不合动手打人,正欲出手便听到传音让她等上一等。

    没想到季恒非但没有息事宁人,反倒喊破鲁杰所为,也没想到在威压之下季恒仍有余力,更没想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