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魏雨晗回云仙殿以后,从匣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

    她抚了抚小瓷瓶光滑的瓶身,眼底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她将小瓷瓶藏入怀中,让小瓷瓶沾满了她身上的香气。

    魏雨晗取出小瓷瓶,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确认了上面香气一时不会散去之后,便将小瓷瓶递给兰馨,笑道“兰馨,命人将这个伤药送去给驸马。”

    “这顶级伤药极珍贵,公主自己也不多。驸马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用不上这种名贵伤药。”兰馨接过了伤药,说道。

    “这我自然知道。”魏雨晗笑道,“我既要与驸马合作,自然要拿出一点诚意来。你现在去一趟凤熙殿,亲自把伤药交到驸马的手上,记住,一定要当着长公主的面。”

    “是,公主。”兰馨接过瓷瓶,快步离去了。

    魏雨晗看着兰馨的背影,嘴角忍不住上扬着。

    什么诚意,不过是哄骗兰馨的罢了。

    魏雨晗单手托腮,另一只手的食指指尖把玩着匣子上的环扣,将环扣拨弄得叮当作响。

    她有些期待长公主的反应了。

    之前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她就知道长公主是一个有点小脾气的人。

    她无端对驸马大献殷勤,长公主绝对会醋意大发。

    狄笙月那张运筹帷幄的脸,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想想就很有趣。

    魏雨晗将梳妆匣放回了远处,起身走到窗边,看向凤熙殿的方向。

    她就是莫名的有点看不惯长公主和驸马之间的那股子恩爱氛围而已,总事忍不住要出手给她们制造一点小麻烦。

    和魏雨晗预料的一样,箫吟雪收到小瓷瓶以后,与狄笙月闹腾了好一阵子。

    魏雨晗听着兰馨带回来的这个消息,眼角弯弯,笑得格外得意。

    “公主,你小心招来驸马的报复。”兰馨说道。知道了她家公主是蓄意挑事儿,兰馨有些无奈。

    “驸马是有大气量的人,报复别人,那是小女儿的心思。”魏雨晗笑道。

    “驸马也是女儿身。”兰馨小声嘀咕了一句,只是魏雨晗没有听见。

    狄笙月第二日便把魏雨晗讨要的墨菊送来了,还送来了不少名贵的茶菊。

    茶菊颜色干净,一眼望去,雪白一片,看着格外漂亮。

    “驸马也算是有心了。”魏雨晗笑了笑,说道,“这么多菊花,二公主见了想必也不会再对我生气了。”

    “听二公主的宫人说,二公主的风寒已经好转了很多。”兰馨说道。

    魏雨晗点了点头“走吧,兰馨,去看望一下二公主。”

    说着便带着兰馨去了箫凝心那边。

    有皇帝的旨意,箫凝心的宫人也不能拦着魏雨晗。

    魏雨晗熟门熟路地到了箫凝心的寝殿。

    屋子里的炭火烧得很旺盛,整个房间暖洋洋的一片。

    箫凝心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正靠在软塌上翻阅书籍。

    她的面上还带着一丝病态的虚弱,面色虽然苍白,但是两颊被热气熏得泛着浅浅的粉红,倒是增添了几分温柔。

    魏雨晗一见到箫凝心,眼神便忍不住柔和了起来。

    怕寒风吹进来,冻着箫凝心,魏雨晗便小心地将房门给扣上了。

    箫凝心听到动静,放下手中的书籍,抬眸看了一眼。

    在看到魏雨晗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

    “二公主看起来好像不欢迎我”魏雨晗笑着走向箫凝心。

    她今日穿了一身浅碧色的衣衫,头上插着几只步摇,上面垂下来的流苏随着她的步子,轻轻晃动着。

    她走到软塌边,伸手一撩裙摆,露出了两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右腿一跨,便搁在了箫凝心的软塌上。

    她单手撑在软塌的顶上,将箫凝心圈在了怀中,她随意地从箫凝心的手中抽出了书籍,看了眼,竟然是兵法类的书籍,恰好翻到“关门防贼”这一计策。

    魏雨晗的眉头微微挑起,她俯下身,压在了箫凝心的身上,说道“二公主这是把我当贼了”

    “只有贼子才会在未征得主人同意的情况下,登堂入室。”箫凝心也没有拿回书籍,只是冷眼看着她,说道。

    魏雨晗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将书籍扔在了一边,伸手抓住了箫凝心的手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