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常又想说点什么,看我面色好像特别复杂,就说“既然他们都是平头老百姓想必也会忌惮仇炼争的门主身份应该骂一骂,出口气就好了你也不用一直看着,咱们走吧”

    话音刚落,人群里渐渐沸腾开来,诉说自己受过叶小颜恩惠的越来越多。

    他们越说越恨。

    他们越讲越悲。

    一股含悲的义愤,像下降的火星一样,在人与人之间迅速蔓延开来,人人目光通红,似一个个可怕的念头烧红了他们的心肺。

    突然,那第一个跳出来指责的老秀才怒得蹿上去。

    他竟往仇炼争的背上打了一拐杖

    仇炼争竟没躲

    他硬生生挨了这一杖。

    他的脊背,好像被什么东西一点点地压弯

    我看得眉头一颤,那老秀才打了一杖,竟还不服,骂骂咧咧地要再打,却气力不支起来,我刚心头一松,却见那刚刚哭诉过的少年和少女,此刻愤怒而决绝地冲上来。

    一个施了拳头,直打仇炼争受过伤的肚腹

    一个一脚蹴出,踢在仇炼争的膝盖后关节

    仇炼争竟还是没躲

    他自愿挨了这一拳

    伤口已在汩汩流血

    他还强行挨了这一脚。

    膝盖微微一弯,却不肯倒。

    少年和少女见他未躲,也是一懵,但二人发起了进攻的信号,接下来的就由不得他们,又更多的人冲了上来,一个个怒目圆睁,可有的却不是赤手空拳了,我竟在里面看出来银芒闪动

    一把小刀,如在袖中轻轻闪出,如游龙扑虎一般刺去仇炼争的胸口

    而仇炼争一动不动

    他竟仰头等死、白日弃生

    我在愤怒中手上一动。

    一个青瓷的茶杯如旋转的炮弹一样从指间急袭而出

    它弹掉那小刀、似还有余力回旋似的,飞切而出,打在了一个陌生汉子的腕部,又弹跳而,打在另外一个没见过的青年的头顶,然后才徐徐落下在仇炼争的脚边。

    这时一道明晃晃的小刺,一瞬就刺向了那仇炼争的面门

    可就在这时,一道指风奇袭而至

    小刺瞬间被指风吹歪,连带着一个彪形大汉,也被这指风刮到,一瞬间人仰马翻

    人群混乱叫喊中,不知是谁抛出了一个银亮小球,青天白日之下如雪球撞火山,它直接奔向了仇炼争的头顶

    我扣住茶杯的手微微一滞,这小球分明是“雷神山”的霹雳弹啊

    哪怕我能在瞬间推出赤热掌风,它也会遇热而炸,一定会伤及无辜,根本无法躲闪

    忽悠一道掌风缓缓推出。

    这风不热不冷,不快不慢。

    却正好以一道极稳极强的升力。

    把这霹雳弹给送上了高高的天

    然后等球体下落时,忽有一道剑光。

    如龙抬首般。

    倏忽上闪。

    瞬间七剑

    穿云

    破雾

    小球尚未落地,就只剩下了半空中弥散飘扬的银屑。

    等到一切尘埃落地时,我看见高悠悠在一旁的屋顶上翘首以待,冷目看我。

    那迅疾霸道的指风,来源于他

    无相随心指的指风

    还有一个钟雁阵,携着一个柳绮行,从人群中冒了出来。

    掌风是他出的,剑是柳绮行刺的。

    除了我那茶杯之外,另外还有三大高手,以凝尽了毕生修为的三大绝招,瞬间化解了对付仇炼争的三大杀招

    这王八蛋面子可真够大的啊。

    我骂归骂,心底到底是松了,我给小常一个眼色,他就心领神会,自己从后门下楼,跑去追问那四散的人群,而我则从窗户那儿直接飞下了楼。

    钟雁阵看了看我,目光陡然一惊“你,你是”

    不会吧,这他不会一眼就看出来相似来了吧

    我只怕他看出什么,只淡漠道“在下唐约。”

    钟雁阵拱手道“原来是唐大侠,在下钟雁阵,我旁边这位朋友是柳绮行。”

    我眼往上一看,本来高在屋顶,状若俯瞰人间的高悠悠,人已经不见了。

    这家伙又去哪儿了刚刚的谈话他听到了多少

    我心头一紧,先看钟雁阵道“敢问钟捕头和柳大侠来此作甚”

    钟雁阵苦笑“还是先看看仇门主吧。”

    我这才有正当的借口去看仇炼争。

    却发现他还是那样仰头看天。

    眼冷如寒潭死水。

    面白似棺材积雪。

    他伤口还在流血,自己刚刚死去,可他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冷冷道“仇炼争,方才那三道杀招你为何不躲你在找死么”

    仇炼争淡淡道“你又为何救我”

    我一愣,口气强硬道“救你的不止是我,你问我作甚”

    他沉下头,瞥我一眼“方才那屋顶救我的人,叫做小高,曾与我在星霄山有一面之缘,我们勉强可算萍水之交,他救我,不奇怪。我在叶小颜出事后,也曾去找这钟雁阵和柳绮行一同寻找他,我来这儿找你,也通知了他们,所以他们救我,也不奇怪。”

    “所以,我只问你,你明明与我立场为敌,救我作甚”

    原来他在事发后进入去找了钟雁阵和柳绮行

    他那样骄傲的人,竟为了叶小颜,去求他们帮忙

    钟雁阵算是个好人,可是柳绮行怎会愿意帮他他又为这二人做了什么

    至于小高你知道你叫的小高是谁吗

    仇炼争还在看我,我只淡淡道“这些人都是老百姓,倘若你死在这儿,意气门的人必定会去报复他们”

    仇炼争道“看来,你的确算是个光明正大的君子。”

    我冷声道“我回答完了,该你了。你刚刚为何不躲想找死吗”

    他目光忽的一沉。

    整个人都像是单薄了几分。

    “我不是在找死只不过忽然想到,叶小颜是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受的伤”

    “所以我也想知道,被人毫无防备地打上一记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的语气毫无情绪,似浸全了绝望与麻木。

    几乎连脸庞的肌肉似乎都是僵冷的。

    可那眼角赤红的泪痕,依旧未曾干。

    像一朵冰雕的花,沾染了人间的血。

    然后他转身欲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