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底牌

    车门关闭, 驶向前方。要债的男人是个独眼,他说“你猜,你爸会不会追出来”

    苏鹤亭浑身湿透, 用手一遍遍擦着脸上的雨, 看向车后窗。

    独眼说“答案当然是不会啦,两根手指就能抵掉几百万的债,他这会儿正偷乐呢。”

    苏鹤亭推开他们,扑到车后窗。车玻璃被雨痕覆盖,透进路灯晕开的光。独眼贴心地给苏鹤亭擦了玻璃, 好让他看得更清楚。

    爸爸是最爱你的人哦。

    老苏每天都会这么说, 在他忘记照顾苏鹤亭的时候, 他都会蹲下来,摸摸苏鹤亭的头, 嬉皮笑脸地说句我最爱你。

    这句话能支撑小孩忘记许多苦恼,比起没吃饱、会着凉,还有给人骂,“我最爱你”真的很重要, 它是苏鹤亭用来抵御一切的袄。

    雨扑打在玻璃上,像泪一般地流。苏鹤亭怔怔地, 看着那空无一人的马路。他知道切手指很痛, 但是拜托。

    拜托你。

    爸爸

    独眼说“你看, 他没来。很多人都说父母之爱,好像人做了父母就会爱小孩, 可并不是哦, 我从不这么想。”

    独眼在玻璃上哈出雾, 再用手指画了个小人。小人没几秒就变淡了, 映出苏鹤亭的脸。他残忍地说“人总爱把自己想的很伟大, 可惜事实上,大家都怕痛。比起切手指,放弃你更容易。”

    苏鹤亭盯着车窗,以为流在脸上的还是雨。他小声哽咽起来,被迫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老苏最爱的并不是他。

    独眼转回头,朝下属扬了扬下巴。他们抓起苏鹤亭,把他装进了早就准备好的狗笼里。

    独眼撩起自己沾到泥的裤腿,俯下身,对苏鹤亭说“你爸的债,你得加倍还。从今天起,你就不是小苏了,你是正在出售的小猫小狗。你最好能照顾自己,别生病别乱叫,我最烦小孩了。”

    他说完,扯下狗笼上的布,挡住了苏鹤亭。

    苏鹤亭不想表现出害怕,可是他很冷,所以抖个不停。他蜷坐在笼子的角落,听见雨拍打车窗的声音。有几秒,他听见了自己的哭声,但很快,独眼就踹了脚笼子,警告他闭嘴。

    车驶进漆黑的夜,穿过隧道,在一天后到达目的地。下车前,独眼踢了两下狗笼,叫醒苏鹤亭。他说“干活儿了。”

    苏鹤亭惊醒,被带入室内。等布掀开后,他发现这里都是人。

    独眼点着烟,吸了两口,朝一个人挥了挥手,说“我的到了,你的钱呢”

    对方端详狗笼里的苏鹤亭,道“就一个小孩”

    独眼说“打开,给他电脑。”

    手下的人立刻开笼,把苏鹤亭拖出来。对方将一个老式笔记本推向苏鹤亭,道“这次的锁是停泊区的。”

    独眼做的是解锁生意,他手底下有几个很厉害的解锁人,只不过他们解的“锁”,都是别人的线上账户。一般来讲,解锁人极少会在现实里露面,但独眼是个特别,他来自停滞区的非法组织,背后有人保他。如果顾客需要,他可以到顾客指定的地点解锁。当然,只要钱给到位,他还可以其他服务。

    苏鹤亭不知道什么是锁,他只玩过一些跟锁一样的“游戏”。老苏很爱玩这种游戏,有时候,老苏会从中得到钱,苏鹤亭把那当作通关奖励。

    独眼把烟抽完,摁了下苏鹤亭的后脑勺,说“速度点,干完这单还有下一个。”

    苏鹤亭道“我不会。”

    “你听好,你要是解不开,我就替你想别的办法还债。”独眼把烟蒂丢到脚边,冲苏鹤亭露齿一笑,“物尽其用,你最好给我努努力。”

    苏鹤亭脑门磕在键盘上,又被独眼提起来。周围的人都在看他,独眼松开手,示意他动。他趴在笔记本上,按照玩游戏的方式,开始解锁。

    过程很顺利,苏鹤亭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通关了。可是他很聪明,没有立刻打开账户。他看向独眼,又看向顾客,说“给我饭。”

    他不是小狗,吃不了狗粮,他得吃点能让他填饱肚子的东眼不会在他身上多花一分钱,他必须当着顾客面说,因为在顾客面前,他才是钥匙。

    果然,顾客说“你想吃什么汉堡还是巧克力”

    苏鹤亭拉高拉链,飞快地看了眼独眼,道“给我给我肉和米饭。”

    他如愿以偿,在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独眼一直没讲话。不知道为什么,苏鹤亭预感不妙,可他并不知道哪里不妙,只能尽力吃多一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