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

    这是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怎会在他们主公手中!

    众谋士呆呆注视着这方无价之宝, 脑子在此时全部搅成浆糊,完全没有思考的余地。

    这,这, 这……?

    众人还在呆滞中,糜荏豁然回过神来, 收起传国玉玺, 将之放回匣中。

    而后沉声道“今日之事,所有人都不得外传一个字。”

    玉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非但没有用, 一旦走漏消息还会引来杀身之祸。

    麾下众人也知道此事严重性, 纷纷上表忠心,发誓自己绝对不会泄露只字片语。

    糜荏环顾周遭, 见营帐中的谋士们都是嘴严而机敏的几人, 方才缓和了神色“好了, 诸位今日想来也累了, 先回营帐去歇着吧。”

    “明日我们再商议如何对付董卓。”

    玉玺不能一直放在他身上,必须要先回归汉室,便等剿灭董卓归还。

    翌日,糜荏邀请曹操、刘备共同商议如何对抗董卓军。

    董卓能进驻洛阳、挟帝东迁、控制长安, 靠得主要是他麾下的凉州军。凉州军中善打仗的猛将很多, 譬如徐荣、胡轸、华雄、牛辅、李傕、郭汜、张济……这些人无论哪一个单独拿出来,都不好对付。

    不过从亲疏角度上来看, 首先派出来的会是徐荣。

    很简单, 因为徐荣不是凉州嫡系。他早年是辽东太守,战功显赫, 董卓入京后破格提拔为中郎将。

    有此一出, 他在立场上必然是偏于董卓, 不会轻易屈服。

    他若是战败, 董卓才会派出真正嫡系部队。

    所以他们需要先行兵进驻汴水,与徐荣相抗。

    三人暂且做了这个决定,袁绍又设宴,邀请群雄一同享用晚膳。

    糜荏三人到时,群雄都已在席位上坐好。席上端放着美酒与佳肴,并不输于昨夜的铺张。

    瞧见三人,袁绍等人互使眼色,还是刘岱站出来试探道“糜国师,不知道你与孟德兄打算如何应对凉州十五万兵马?”

    曹操的眉头皱地更深了。

    糜荏如今是白身,这人却故意称呼他为国师,瞧着恭敬实则讽刺,委实太过小气。

    糜荏却似听不出那人话语中的讽刺一般,手持酒杯淡道“如何行军布阵,自然是机密。公山兄打听此事,莫非是想与我等同去攻打董卓?”

    刘岱被哽了一下,干笑两声。

    他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心中暗自恼恨这糜荏果真是低贱的商贾出生,牙尖嘴利令人厌恶。

    还是张邈继续为他打圆场“糜国师说笑,公山兄不过就是关心你与孟德兄。既然糜国师有把握能大胜一场,那我等便在此等候糜国师与孟德兄得胜归来。”

    他说着举起酒杯,提前恭贺糜荏状。众人亦是纷纷举杯恭贺,彷佛糜荏一行人已大败凉州军。

    糜荏也不恼,随口敷衍道“多谢各位在言语上的鼓励。”

    曹操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群雄“……”他们喝酒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只好尴尬地举着酒杯,相互看着对方。

    还是袁绍先将酒水喝完,落回座中。

    好你个姓糜的,他在心底冷笑。今日就让你逞够口舌之快,待到他日,十五万凉州兵马自然会教你如何做人!

    宴会在众人各怀鬼胎之中结束。

    出发前,糜荏与曹操又等了五日。

    这五日中,袁绍又设了三场宴会。这次他们学乖了一些,没有再叫糜荏。至于曹操,曾劝说袁绍不要浪费粮草,与他们一起兵进洛阳与董卓相峙,获胜的希望很大。

    却被以袁绍为首的群雄拒绝。

    五日后,战俘收编整合完毕。

    先前,联军打败的是朝廷军,也就是先帝为西园八校尉所征的兵马、以及大将军何进麾下兵马。这些兵马投降之后,袁绍最终整合出五万士兵,分给各州豪杰。

    分发完毕后,到曹操、糜荏手中的兵马居然就只有一千人。

    糜荏有三万五千余人,加上刘备五千人,在群雄之中兵力雄厚,仅次于韩馥、袁绍兄弟,收编的兵马对于他而言不算什么。

    但对于曹操而言,这一千兵马正似杯水车薪。

    先前他散尽家财才组织五千兵马,后来群雄整合之后,张邈等人分给他一些,堪堪有一万将士。

    他满打满算,袁绍都该给他们五千到一万兵马五千是他与糜荏的战功所得,一万是他们两人要西征董卓。事实上但凡袁绍有点脑子,就该至少给他们两万兵马,让他们去和董卓打。

    可是现在,袁绍竟只想用一千士卒打发他们?

    ——这是在寒碜谁?!

    曹操大怒,找袁绍理论,结果不欢而散。

    糜荏得知此事,嗤笑不已。

    他听得荀彧感叹“天下大势如此危急,关东诸军却贪图安逸,董卓如何不能把持天下?”

    洛阳的惨状,他已深深见识到了。同样他也见识到,如今天下各地烽烟四起,大多人却依旧只顾争夺眼前利益。哪怕强敌在前,也会龟缩起来内斗,置天下社稷而不顾。

    有这些人在,大汉何愁不败,朝廷何愁不亡?

    糜荏捏捏他的手指“别太担心,这个乱世总会结束的。”

    他亲自去了袁绍营帐,询问关于群雄分兵之事。

    “原来糜国师是为此而来,”袁绍微笑道,“可这兵马是大家论功行赏所得,并无不妥之处啊。”

    不错,这一千兵马,正是他为报复糜荏前段时间轻慢越距的言行举止。

    他要这人知道,关东联盟军是被他袁绍掌控在手中,不是什么琉璃商贾能觊觎的。

    糜荏道“敢问袁盟主,诸位是如何论功行的赏?”

    袁绍闻言,挑眉嗤笑。

    他正要随口搪塞过去,便见眼前这人不等他回答,直接道“若是按兵马,那当时驻守河内的袁盟主领六万兵马,驻守鲁阳的后将军亦领六万兵马,在酸枣的群雄集合起来则有八万兵马,荏一人独占四万。”

    他把这笔账算的很清楚,“那么如今论功行赏,袁盟主当得一万五,后将军当得一万五,而酸枣群雄当得两万。这两万之中,至少应当分与我一万。”

    他见袁绍面上的笑容收起来了,又道“若按战功,那河内、酸枣、鲁阳三方军队共同逼迫董卓,各自分的一万七千兵马,而荏被关东军派遣打头阵,击退董卓派来的校尉典松。”

    “这份战功,难道在袁盟主看来不值一万兵马,只值一千?”

    袁绍闻言,面色彻底沈了下去。他看着糜荏,眼中有了显而易见的不悦。

    “糜国师,”袁绍淡道,“正如你所言,逼退董卓的功劳是大家的。如今你一人独揽,是不是太过了?”

    他早就告诉韩馥,不该让糜荏参与进来。现在看来这人不仅没本事,还特别爱揽功劳,拿着些鸡皮蒜末居功自傲!

    糜荏笑了“独揽?荏尝闻袁盟主年少时尤爱扶危济困,为所有不公打抱不平,想不到过河拆桥的本事更是一绝。”

    袁绍听得此言,瞳孔一阵紧缩,头皮更是发麻,差点怒发冲冠!

    这人竟如此不留情面,直接辱骂自己?!

    袁绍恨不得就从座位上跳起来给糜荏一刀,让这贱人知道他袁本初的厉害!

    但他到底还很清楚现在不宜与糜荏撕破脸面,忍着怒意刚要为自己辩解,便见糜荏那厮又开口了。

    “荏本以为自己集四万兵马来为袁公复仇,为袁氏一族复仇,可以得到袁盟主青眼。想不到,袁盟主竟一点都不为此动容。”

    “或者说,”糜荏意味深长道,“其实袁盟主只是打着为你的叔父、宗族报仇的旗帜,内心深处却……”

    这一句话,糜荏没有说完。但其中深意,袁绍完全想得出来。

    一道惊雷轰然炸裂在袁绍耳畔,震的他双耳轰轰做响,思绪空白一片。

    糜荏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叔父死了,整个家族都亡了,难道他不难过吗?用得着一次次戳他伤口,把伤口上那渐渐愈合的新肉都掰开来,暴露在众人眼光之下吗?!

    ——到底是商贾出身,没半点士族的教养与大气!

    袁绍深吸一口气。

    他努力牵扯出一个笑容,因为实在太过扭曲,显得他整张脸都是狰狞无比的“糜国师您说的这是什么话,袁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