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第 86 章

    云边还是没怎么想起来, 边赢亲她的时候,她只记起了头一两回跟他接吻的感觉。

    那就是欢喜并害羞。

    特别是害羞,尤为深刻。

    不过他既然走出了这一步, 她也就不压抑自己对他的思念之情了,厚着脸皮把脸埋进了他胸口, 搂住了他的腰。

    这种鸵鸟式的掩耳盗铃她最擅长。

    “你注意点影响吧。”云边实力演绎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虽然不怕在这里碰上熟人了, 但是好歹是光天化日亲亲我我的,多影响市容市貌啊。

    边赢“……”

    过了会, 他轻嗤一声, 抬手摸她后脑勺“那你就很没影响?现在别人都在看你。”

    云边还是没松手,她心想, 反正别人又看不到我, 看的全是你。

    路上的川流不息的车海, 络绎不绝的行人, 还有街道两旁夹道的璀璨霓虹,都在谱写这座城市的繁忙,盛夏的夜晚没有风,即便有, 也被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给挡住了, 空气里的黏腻和燥热挥之不去,凝结成块, 悬浮在半空里。

    像是团泥浆, 浑浊又厚重。

    可云边抱着他炽热的身体,一刻也不想松手, 皮肤触碰时的微潮汗意, 有种难以名状的亲密感。

    云边陪着边赢吃了晚饭, 饭后边赢问她着不着急回寝室。

    云边当然说不着急。

    “那陪我走走。”

    两人漫无目的地闲逛, 平生第一次光明正大拉着手走在大街上,汇入浮光掠影的夜景,不必有后顾之忧。

    没想到还是碰到了熟人。

    邱洪。

    边赢和云边的朋友熟人里面,基本上没人在s城,颜正诚在b市,得知他俩志愿的时候还骂他俩不仗义,不去b城陪他,哈巴在锦城念语言班,准备出国镀层金,周宜楠和叶香也都留在锦城,戴盼夏去了英国。

    高考过后云边让边赢拍他收到的徽章,边赢的战绩比前一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其中没有戴盼夏的。

    “她没给还是你不要啊?”云边问。

    边赢说“她没给。”他怕她不相信,强调“真的没给。”

    云边是信的,女孩子才懂女孩子的骄傲。

    这个让她最耿耿于怀的情敌小姐,到最后竟能博得她一点好感。

    云边喜欢骄傲的人。

    大家终究是各奔前程。

    邱洪是唯一一个在s城的,自他毕业后,边赢就没有再见过他,不过隐隐约约听朋友说过他到s城念2 2。

    具体的他没过问,也没兴趣知道。

    偌大城市狭路相逢,双方都有些意外。

    邱洪身边跟了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亲密地挎着他的手臂,他的视线从边赢身上,移到云边身上,最后看向他们两个十指相扣的手,露出一个客套但真诚的笑“不输,好久不见。”

    边赢颔首,也礼貌问候“女朋友啊?”

    邱洪说“对”。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边赢道别,“你们慢慢逛。”

    就此别过。

    擦肩过后,边赢听到邱洪的女朋友问“谁啊?”

    邱洪笼统地说“朋友。”

    所有的真心相对和辜负,还有后来的分道扬镳,全融进这几个字里。

    “他女朋友长得好像戴盼夏。”云边小声说。

    边赢“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云边斜睨他一眼“不必这般避嫌。”

    “……”边赢服了,“我真的没联想到。”

    云边撇嘴,明显不怎么相信。

    边赢说“s城这么近,邱洪节假日应该常回来,但我一次都没碰到过他。”

    “嗯?”他的话题跳得莫名其妙,云边没听懂他的意思。

    “意思就是,”边赢缠紧她的手,“有问题及时沟通,及时解决,吵架了也不要不理我。”

    他和邱洪同住明湖左岸,明湖左岸就算再大,左右不过是一个小区,大家平时出入同一扇门,活跃在同一片地带,曾嬉笑怒骂形影不离的人,想要消失在彼此的生命中,真的比想象中更容易,只要停止联络,一切情谊就能戛然而止。

    边赢说吵架,真的只是有感而发,没想到一语成谶。

    第一天就吵架了。

    起因是云边说热,于是他们进了一家商场,商场一楼零零总总的美妆品牌提醒了云边。

    “我忘了把防晒霜带出来给你了。”她拉着边赢朝某品牌走去,“现在给你买一个。”

    当时边赢虽然有所抵触,但总体还算配合。

    但云边给他选的是某防水防汗的防晒霜,用洗面奶都卸不干净的那种,得用卸妆产品。

    这边赢顶得住?

    云边“不卸妆,你想长一脸痘?”

    边赢“你给我挑个不用卸妆的。”

    “军训暴晒,必须用这个才有效果。”云边不肯让步。

    边赢也不肯让步“那我不用了,我不怕晒黑。”

    谁也没法说服谁,直到边赢说“我的脸我自己做主。”

    言下之意就是你管不着?云边一琢磨,就彻底翻脸了。

    各自回了寝室,边赢给她发微信消息,她拒绝理他,视他举例邱洪的例子的时候她信誓旦旦的承诺为无物。

    时间不早,边赢最后给她发了一条「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军训」

    没哄好女朋友就睡觉,边赢根本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

    寝室在夜谈,云边因为生边赢的气,没什么心情参与,只有室友点名到她了,她才简单说上两句。

    四个室友,一个s城本地人,一个是临城人,还有一个是隔壁省份的,大家高中时代都在用功读书,没什么时间精力谈男朋友,除了云边,全都是单身。

    所以三个室友对大学的期待,无一例外包含了“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校园恋爱”。

    听闻云边有男朋友,三个室友都对她的男朋友很好奇。

    这是云边现在最不想聊的话题,胡乱敷衍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军训开始。

    云边晚上没睡好,百般不情愿地在规定时间之前赶到操场,对边赢的怒气更上一层楼。

    虽然就算昨晚她没跟边赢吵架,她们寝室也夜谈到很晚。

    男女生分开军训,云边大老远就在男生列队中发现了边赢,他个子高,第一眼就吸引眼球。

    他显然也在找她,不过她的身高淹没在女生方阵里,大家还穿一样的衣服,他找了好几次才锁定目标。

    排好队伍,各位教官就让学生们来了个半小时的站军姿。

    六点多的太阳已经很毒辣,云边煎熬地感知着时间加了慢速的流逝,军姿结束以后,还进行了一些基础训练,她们的教官格外严格,操场上好几个班都进入休息阶段了,就连边赢他们男生方队都解散了,他还在跟她们计较排队报数的速度和力量“都给我叫得响亮快速,必须掷地有声!掷地有声明白吗?!”

    边赢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看她们训练。

    有长官过来找云边她们教官,她们教官便走开几步。

    整个方队虽然不敢动,但口头的抱怨免不了,瞬间爆发怨气。

    “别人都休息了!”

    “草,热死了,什么时候才休息。”

    “男生都休息了,搞什么?怎么摊上这么个教官。”

    当然也有题外话。

    “那边那个男的好帅啊。”

    “哪里哪里?”

    “你们转头别转那么大……教官看到了。”

    “靠,真的好帅。”

    发现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