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第七十五章

    秋山城同样是位于荣之国军队前进方向的城池之一, 在一干被揍翻的难兄难弟中实力算是中等,经此一难,城里的精锐部队折损大半, 荣之国的军队撤退之后,秋山城很快便发生叛乱。

    叛乱的发起者是秋山城主手底下的一名将领, 在与荣之国的一战当中, 他手底下的士兵损失不算严重,秋山城的大部分精锐都在这一战中消耗殆尽后, 他手里的士兵一下子就成了城里所剩精锐的大头。他没有趁着这个时机一举成为秋山城主的心腹, 爬上更高的位置,也不是帮助城主收拢残部, 重振秋山城的守城军队, 而是趁着城里守备空虚, 带兵攻入城主府, 一刀砍下了城主的头颅。

    城主的妻子和儿子自然也都被一同杀了,斩草除根。

    秋山城原本还有不少妾室,女儿也有好几个,但在沦为俘虏之后他只肯出钱赎出自己以及妻子儿子, 对于妾室和女儿的命运丝毫不关心, 根本不愿意再出钱把她们都赎回来。妾室不过是玩物而已,只要自己还是城主, 想要多少都会有, 城主夫人不一样,若是落入别国军队手里不赎出来, 那些可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 于他的面子名声都不好听, 只能出钱赎回来, 儿子是要继承秋山城的,不能就这么折了,但他只赎回了自己最为倚重的儿子,对于不受宠爱的妾室所生,平日里也没什么存在感的儿子,也没有理会,没了就没了。

    秋山城主的心性薄凉在这个时刻展现的尤为淋漓尽致,便是对自己的儿女,也都这般淡漠,以利益来衡量,没有一点亲情的味道。

    平日里的生活骄奢淫逸,对待所属领地之中的人民十分苛刻,极度压榨剥削,制定了高昂的赋税,对待缴纳不足税金的百姓冷酷无情,不准城里有一丝一毫不利于自己的言论,一旦发现严惩不贷。

    他在压榨整个秋山城的价值供自己享乐,人民是他的牲畜,军队是他的走狗。妻子是从其他城池嫁过来的公主,老丈人的城池实力强大,也是他不敢扔下妻子不管的原因之一,要是传出去,荣之国没杀了他,老丈人那边他肯定讨不了好,整个城的军队损失如此惨重,要是老丈人直接拿女儿做借口带兵杀过来,他可就没命了。妾室多是部下献上来的美女,也有一些是被他宠幸过的侍女,或是其他原因看上的女人,就连花魁都收了一位。

    叛乱的将领时机把握的正好,秋山城主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被杀了,死的时候眼睛瞪的老大,死不瞑目。

    秋山城就这样迅速落入了叛乱者手里。

    夜里,这位亲手砍下秋山城主头颅的新任城主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最心爱的□□,就着昏暗的烛光,轻轻擦拭刀刃。

    一边擦拭,一边回忆。

    烛光摇曳,照在他脸上,光影跟着一起摇曳。

    过了好半晌,他喃喃自语“城主大人,您死不瞑目的样子也是这般丑陋啊,并没有任何不同。”

    就连喷溅到他脸上的血,也没有任何不同。

    号称是神明在人间的眷顾者,被赋予了统治人民的权力,也不过如此。

    他深深凝视着自己手里的爱刀,回想起自己当初苦练剑术的理由。

    武士是侍奉贵族之人,一身武艺剑术自然都是为了自己所侍奉之人献上,忠诚,身体,剑术,为主人献上一切,但最初驱使他苦练剑术的原因,是为了守护。想要成为强大的武士效忠城主,保护秋山城,满腔的热血和抱负。

    成功得到城主赏识时他真的非常高兴,以为距离自己成功的道路更加近了,但是却在这一天,他看到了同样得到城主赏识还被赐了一把刀的同僚,拿着新到手的刀狂笑着当街砍人,测试新刀的手感。第一个被砍死的是个已经结了婚的年轻女人,带着孩子从面前路过,却突然惨遭砍杀,死的时候还维持着死死抱着怀里孩子倒地不让被伤害到的姿势,温热的血液溅了他一脸,甚至落到了他的眼睛里。

    他茫然的站在街上,看着同僚肆意砍杀民众,惊恐害怕的百姓四散逃跑,就像受到惊吓的羊群一样。刚刚还好好的街道突然变得一片狼藉,耳边是混乱的尖叫逃跑声,以及那个被母亲护在怀里逃过一劫,爬起来扑到母亲身上哭得声嘶力竭的孩子的声音。

    那一天,这位同僚跟他大声炫耀,那真是一把好刀,用起来趁手极了,又锋利又好使。

    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