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

    陈正泰说着,整个人心急火燎起来,心情只能用慌乱来形容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啊。

    李承乾那狗东西真的疯了。

    只是以这家伙的智商,怎么能想出这么个东西来

    陈正泰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而在这洞房外头,三叔公可谓是早有准备,一见陈正泰入了洞房,手里便提着一根棒子蹑手蹑脚的寻人。

    在确保没有哪个陈家的少年胆敢跑来这里听房之后,他长长的松了口气

    他心情轻松了许多,心里便想,来都来了,若是现在转身便走,说不准又有一群不知轻松的臭小子们来此胡闹,也罢,我在此多守片刻。

    于是坐在廊下休憩,说巧不巧,耳朵便贴着了墙。

    这时便听里头陈正泰妈呀一声,三叔公不由欣慰的笑了。

    此刻这一声妈呀,真是暖了他的心窝,这令他想到了周公之礼,想到了生娃娃,想到了陈家后继有人,又想到了孩子进学读书,想到这孩子继承家业,最后这孩子又生孙,生孙曾孙,曾孙生玄孙,刹那之间,那天上孤零零高悬的圆月上,就像是映照着一大窝的陈氏子孙,他们个个都长得跟陈正泰一模一样。

    可接下来,他被里头陈正泰一声要完了所惊醒,顿时拉回了自己的思绪。

    他一恍惚,随即脸上露出狐疑“就完了这样快,我才想到玄孙呢。”

    这一下子,三叔公就有些急了,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心思,只是恨不得柱着拐杖冲进去,狠狠痛骂陈正泰一番。

    就在他心急,急得如热锅蚂蚁一般的时候。

    这洞房的门一开,陈正泰焦急地看了看左右,终于看到了三叔公,忙压着声音道“叔公叔公”

    三叔公一愣,这就见鬼了,他顿时老脸一红,很尴尬的故意把脑袋别到一边去,假装自己只是路过

    而陈正泰见了他,就像抓了救命稻草一般“叔公果然在。”

    三叔公的老脸更热了几分,不知道该如何掩饰自己此时的尴尬,支支吾吾的道“正泰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我猜的。”陈正泰一脸无语的看着三叔公。

    三叔公也同样一脸无语的看着陈正泰。

    尴尬的沉默了片刻,陈正泰道“三叔公,你进来说话。”

    “进去”三叔公一愣,警惕起来,板着脸摇头道“这不妥吧。”

    “人接错了,要出大事了。”陈正泰压着嗓音道。

    三叔公吓了一跳,一脸的惊愕,缓了一下,好不容易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接回来的不是新妇,难道还是陛下不成”

    陈正泰很佩服他的脑洞啊,若不是真的急了,真想给他翘一个大拇指,随即苦着脸道“若是陛下还好,不过也差不多了,是长乐公主。”

    三叔公听到这里,只感觉天旋地转,想要昏厥过去。

    他打了个寒颤“这这怎么会是她这也能错赶紧啊,赶紧这不是咱们陈家的责任,这是宫里那些力士,还有礼部那些家伙们的干系。对,不要慌,赶紧将脏水泼他们的身上,我们要立即做苦主,阖家上下,立即去礼部,要喊冤,先喊了冤,这事他们就脱不了干系了。明日老夫亲自入宫,先哭一场,到时你也要哭,哭的伤情一些,知道吗”

    陈正泰“”

    陈正泰这时倒是找回了几分冷静,道“这事,我看还是不宜闹大的好,还是赶紧先将人送回去最为稳妥。”

    “对对对。”三叔公不断点头“老夫竟忘了这一茬,你没有胡折腾吧”

    见陈正泰想也不想的立即摇头,三叔公顿时露出万幸的样子,而后道“真是上天垂怜我们陈氏啊,你若是急色攻心,这干系指不定就又回到了我们陈家的头上了,你且在此稍待,现在可不是将人送走的时候,外头还有宾客呢,老夫先去稳住宾客,装作是一切如常的样子,等人散了,预备一辆车来,你乖乖在里头呆着。”

    他总觉得不可思议,踮着脚身长脖子往洞房里猫了一眼,随即露出几许严肃,咳嗽一声道“不要胡闹,知道了吧,我走啦,我走啦,你悠着一点。”

    说罢,再不敢耽误,直接转过身,匆匆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知咋的,和三叔公商量了之后,陈正泰的心定了。

    他回到屋里,看着长乐公主李丽质,忍不住吐槽“太子怎么可以这样的胡闹呢,这是人干的事吗要出大事的啊。”

    李丽质显得有些害羞,她微垂着头,眼帘自也微微垂下,浓密的睫毛闪了闪,遮住了眼眸子“是啊。我也觉得他在胡闹,可我害怕太子”

    你特娘的害怕就见鬼了,谁不晓得你们是一母同胞,太子见了你殷勤得很

    陈正泰深吸一口气,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的妻子在何处”

    “我也不晓得”李丽质一脸无辜的样子。

    事实上,冲动了一下之后,很快她就后悔了。

    唐朝人风气和其他的时代不同,女子格外的大胆,至于公主

    陈正泰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不好多责怪了,只是道:“我要连夜将你送回去,以后可不要再如此胡闹了。”

    “嗯。”李丽质看了看陈正泰,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唇,最后只低着头点点头。

    陈正泰道“这件事我想着,还是不要声张,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李丽质终于抬头对上了陈正泰的目光,一脸真挚地道“明明发生了,怎么会没发生”

    陈正泰“”

    沃日,此时还是你抬杠的时候吗

    陈正泰七窍生烟。

    李丽质便又温柔如小猫似的“我知道了。”

    陈正泰吁了口气,心情糟糕地道“我现在心里乱得很。”

    李丽质道“我心里也乱呢,是我一时糊涂。”

    陈正泰见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