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149 章

    这个指责更厉害, 就差没说她德不配位了她的品行操守, 不配为皇家贵妃。

    把皇贵妃气的手抬起来指着林雨桐,嘴唇都颤抖了。

    可却不等周贵妃再说话,林雨桐又接着道“臣妇今儿进宫, 一不是为了告状, 二不是为了寻衅。真真是为了跟娘娘的情分才来的。娘娘总说, 臣妇于娘娘和公主有救命之恩, 但凡家里有事,娘娘也必然重重赏赐。臣妇是个实诚的人,窃也以为,娘娘待臣妇跟皇后待臣妇一般, 也是可以以骨肉相托的信人,因此,臣妇今儿才来了。娘娘问事情的始末,那臣妾便说事情的始末。”她的话顿了顿,脸上却露出恰如其分的失望之色来“事情的起因, 是老荣国公之嫡孙, 被周家二爷找人打断了子孙根。”

    周贵妃面色一变, 冷眼看向一边的嬷嬷。这事她压根就不知道。

    林雨桐紧跟着便道“权贵子弟之间,有些冲突,哪怕是误伤,只要双方和解, 按理说,本不与我们相干。可娘娘可知, 周家二爷是为何要如此对这个贾家之孙的”她看向边上那嬷嬷,“想来这为嬷嬷该是知道的,是周家的二爷收了一对姐妹花。而那对姐妹花却原是宁国府贾珍的禁ian”

    周贵妃就皱眉,这又如何,风流韵事,又是什么大事。

    林雨桐又是失望的叹气“娘娘还没听出来,问题是出在哪里了”

    周贵妃便道“失手了,出手过重误伤也是有的,要什么赔偿,加倍赔就是了。”

    林雨桐摇头“娘娘啊这就是臣妾先进宫的缘故了。臣妾只问娘娘,甄太妃娘娘薨逝才多少日子”

    周贵妃蓦然变色对了这是国孝

    国孝期间,皇亲国戚除非是有恩旨,否则,喜事都是不许办的。

    闻家跟林家的婚事,是甄太妃还没薨逝的时候,两家定下日子之后,闻家讨了圣旨,旨意上的日子不能改动,所以,婚事才顺利的办了的。

    这个国孝,要是自己在家乐一乐,哪怕是收了丫头,只要不折腾出孩子,那是一点事也没有。可你若是因为纳妾的事,弄的人尽皆知,那这就未免太有恃无恐了。

    周贵妃心里已经是退了,今儿不论如何,这口气都得咽下了。闹大了,真正吃亏的只能是周家。

    才要说话,就听林雨桐又道“老圣人下旨,给老太妃应有的礼仪待遇。连陛下和皇后娘娘都遵旨不误,为何周家却能如此只是周二爷荒诞不羁吗有心人会不会想,难不成是周老大人心里蔑视老圣人的旨意那又有人问了,为何周老大人会如此谁给的胆子他是陛下的潜邸之臣啊,是他从圣上那里得了什么话了,还是擅自揣摩了圣上的心意了”

    从圣上那里得了什么话,这是说圣人不把老圣人放在眼里。

    擅自揣摩圣意,这本已经是犯了忌讳了。又有这样的后果,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若是有心人在圣人和老圣人之间制造嫌隙,这便是入口。

    真真的祸原来在这里埋着。

    林雨桐就说“因着情分,臣妇来了,便是告诉娘娘一声,这事不可等闲视之。饶是周家二爷,带着那禁an招摇过市要往我家送,我也只有替娘娘可惜的这便是我要三劝娘娘的,正心清心”说着,便敛身一礼,“行宫那边今儿来人,取新酿出来的米儿酒,臣妾不敢耽搁,这边告退了。”

    人都出去了,周贵妃才反应过来,催身边的嬷嬷“去送送”

    却不知道,林雨桐从正殿里踏出来,便见到了默默的站在外面的两个大太监,一个皇上身边的,一个皇后身边的。

    皇上身边的人来,必是四爷知道自己进宫了,怕自己吃亏,搬了救兵。

    而皇后身边的人过来,那便是皇后的心意。她郑重的谢过了。

    她出宫了,四爷在宫门口等着她,两口子回家去了。却不知道宫里的消息跟长了腿的似的飞呢。

    正隆帝听大太监学的有声有色,初开始听着,也就笑笑。皇贵妃口齿是不及这位贾夫人伶俐,脑子也不如这位明白,句句话都人家留下把柄,也不怪人家拿捏她。至于说臣下的妻子怼贵妃这事,那贵妃还联络旁的妃子怼皇后呢,这又怎么算没听见这位贾夫人言辞里处处抬高皇后吗这位可是机灵的很,把自己放在为皇后打抱不平的嫌疑上,便是自己要责难,只怕责难的话也不好说不口。这说了人家,其实最伤的反而是皇后的心,以为自己偏着贵妃,这却是一个最要不得的信号。所以,打从一开始,这位贾夫人就立于不败之地。所以,周贵妃败的不冤枉。

    可听到最后了,却为那正心清心四个字,不由的有些动容。

    这话其实真是好话。

    心放的端正了,便少了是非。

    心里清明,少些欲望,她将来未必就没有好日子过。

    正隆帝想到还年幼的女儿,还在襁褓里的孩子,叫人铺纸,挥毫写下这四个字,“着人装裱好,给贵妃送去。”

    皇后把这些事从头听到尾,便从头笑到尾,只觉得解气的很。还跟身边的人感叹“可见,这女子还是要读书的。这不读书,便不知理。明白了道理,只要有理,便谁也不惧。”挺欢喜的事,直到听到皇上赐了那么一幅字过去,还是那四个字,皇后的笑意就微微敛了敛,但随即又摇头。皇上还是不了解女人,他的心是好的,多少还是顾念着情分,叫周贵妃反省呢。这是盼着周贵妃能懂人家臣下的家眷随口都说能说出的道理。可惜,女人的心最是莫测,只怕这份好心,周贵妃注定要辜负了。

    正沉吟呢,前面打发人来说,皇上说晚膳过来吃。

    皇后便收敛了所有的情绪,叫人准备了。

    正隆帝来的时候,刚是饭口,皇后笑着迎过去,小心的瞧皇上的脸上。正隆帝就笑“成了,朕没生气,别做出这个样子来。”

    皇后边笑“这位夫人也确实算是大胆了。改天,我说说她。贵妃言语不慎是有的,但绝对没有旁的心思。”

    正隆帝就冷哼“她也没有生出旁的心思的能耐来。”

    是说人笨

    皇后只笑“不是周贵妃能力不济,便是臣妾,言辞上也未必胜得过人家,只是占着身份便利罢了。可见啊,这人不在于多机灵,多能耐,还得看有多大的福气。”

    是说她自己虽然笨,也不是顶顶好的女子,却因为嫁给自己,成为一国之母的皇后,而有了如今的尊荣吧。

    “这个马屁拍的朕很受用。”这般一说笑,这事便揭过去了。

    吃着饭,打发了伺候的人,正隆帝才说“安民那里,朕是有大用的。”

    皇后一时没有明白这安民是谁。

    正隆帝这才道“这个你不知道,大哥忠义亲王还小的时候,父皇给取了小名叫保国,不知道是名字太大还是如何,反正是大哥身子自小也不算多康健,就有张道长的师傅言说,名儿太大,压不住,为此,父皇还很有些不高兴”

    当然不高兴了。太子若是不能保国,那是要社稷不稳的。

    不过如今回过头看,这位确实没能保国。

    就听皇上又道“那名儿没给改,但却不许叫了。那时候有了二哥,本来父亲给取了小名叫安民的,后来保国都不能叫了,安民就更不敢叫了,只说等二哥加冠之后,做字用的。可后来二哥夭折了”

    皇后面色一变“这安民两个字,父皇给贾大人用了。”

    “咱们自己知道便好。”正隆帝脸上露出几分怅然来“其实,也不光是父皇觉得安民像是二哥,便是我跟老六,也觉得像。就是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的”

    皇后忙道“这缘分谁又说的准想来稷康伯若是能种出高产的粮食,能辅佐陛下,叫天下的子民都有饭吃,那这安民叫的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正隆帝又说“至于他媳妇的事,朕还真不计较。对周贵妃,人家说的真是良言,她若是能自省,那便是他和两个孩子的福气。如今,愿意跟咱们说真话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正心清心,皇后当与朕共勉之。”

    “谨领训”皇后福身下去,正色道。

    林雨桐也问四爷呢,进了一趟皇宫,这都说了些什么。

    “知道你进去了,我再说什么就是多余。”四爷说着便凉凉的一笑“只是说了平安州那边的事而已。”

    其实是怀疑那位所谓的遗孤在平安州的吧。

    那些簇拥着这位遗孤的人,像是宁国府贾珍如今都开始抱了周家的大腿了,那么在西海沿子上的南安郡王呢周培育本就是监察这位去的,若是两人私下暗通款曲呢。若是这股子人马投奔周家又暗中支持周贵妃所出的皇子呢。政治投资,本来就是骑驴找马的过程。所谓的忠贞之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