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临江本地网络,不知不觉隐宴餐厅这个名字已经创立了自己的话题,不少来探过店的本地网友都带着名字在网上发自己的餐后感想。与此同时,铭德大院的新招牌菜炖牛排终于在旗下的所有分店铺开,一时间铭德公司在临江的美食区域占领了相当的热度。

    这一天又有人在网上发刚在隐宴吃到的三黄鸡。

    照片里肥硕的三黄鸡炖到汁水丰盈,肥厚的鸡皮油光发亮,切成大小均匀的块状盛在盘中,盘子旁边放着两碟蘸料,一碟是葱末调和的酱汁,另一碟则是红汪汪的辣椒油。

    发照片那位网友用词十分夸张——“我的天哪隐宴的新菜简直了简直了!我他妈真没来错!这个辣椒油我无法形容,喜欢吃辣的人一定要来!真的真的!我来临江那么久,第一次吃到那么够劲儿的味道!”

    刚刚降落机场的拍摄组一行人上了临江广电特派来的小巴车,车上几人打开手机搜索,其中一人从本地的美食区搜索到这条消息,被那盘红汪汪的辣椒油和盘子里肥硕的三黄鸡闪了下眼,转头将手机展示给后座的同事们“这家店好像在本地挺火嘿。”

    同事们传阅过,都有些疑惑“隐宴?之前考察的时候没听说啊。”

    那人翻了翻记录,说“好像是最近才开的一家店,不过这家店的公司叫什么铭德,在临江好像很多年历史了,最近新闻特别多。”

    “原来是铭德啊,之前查资料的时候查到过,老板姓金对吧?”车里有人道,“那是挺有历史了,听说他家是个名厨世家,前些日子搞周年庆动静不小呢,林导。”

    说话那人探头看向坐在前方的一个年轻人,问“咱们要去接触一下么?”

    姓林的导演瞥了眼最开始带起话题那人手机里的照片,看到照片里肥硕的三黄鸡,抿着嘴皱起眉头。

    喷枪将砂糖融化,雪白的糖霜在极短时间变身为黄褐色的焦糖,薄薄一层覆盖在鹅肝上,殷红的红酒酱汁氤氲在雪白的瓷盘底层,干冰蒸腾的雾气如同云朵那样飘散桌面上。

    整洁的料理台上看不到半点杂乱,宛若仪器精密的实验室一般,液氮瓶代替了油壶,让新鲜的水果短时间内变为冻干,却仍留有鲜艳的色泽。如此大费周章做出来的一粒樱桃,也不过只是为了这道菜的配角而存在,诞生以后,梗部拂上一片金箔,被小心翼翼放置在焦糖上。

    程琛笑眯眯地看着自家的主厨在镜头前行云流水的动作,待到拍摄告一段落,才开口问“怎么样?出来的效果漂亮吧?”

    被问到的年轻导演回看过一遍监视器的画面,望着那颗连摆放角度都经过准确计算的樱桃,满意点头“漂亮极了,简直跟画儿一样。”

    “嘉先生是我花了高价特地挖来的大厨,曾经有过在米其林餐厅从业的经历,光是在海外学习的时间,就不止十年了。”程琛提起这个,无不得意,偌大一个临江,能有几家餐厅请得来在米其林餐厅干过的大神?云鼎这些年的营销路线,一多半都靠这位主厨的身份在炒,为了留住对方,程家这些年花了很大的代价。

    但这份代价无疑是值得的,嘉先生这些年兢兢业业,为程家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别的不说,就上次沐合公馆推出的分子料理宴会,就全是对方一道菜一道菜琢磨出的新品。虽然那场宴会中途被金家给搅合了,可这并不代表对方的水平不优秀。你看,如今有了展示的机会,不是连京城来的这帮导演组也被折服?

    嘉先生性格很有些傲慢,放下用来夹冻干樱桃的镊子,讲究地接过助手递来的温毛巾擦了擦干净的手,身上的衣帽更是干净到纤尘不染。被当面夸奖,他脸上也不见喜色,只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年轻导演也不计较,国外留洋回来的大厨嘛,这份资历,自然有傲慢的资本。再看看人家做的菜,阳春白雪,万里挑一的漂亮,比他在国外吃到的高级餐厅半点不差。

    他越看越满意,不由点头“这才是我要的作品,说实在的,立项以后我一直在犹豫该怎么选材,毕竟这可是未来要放在海外播出的大制作。我们中餐啊,不是我说,真的太油腻了,怎么拿出来给外国人看?看看人家日本料理法国料理,多精致,多高端,我们的中餐啊,也该跟你们家似的这样改良,才能有立足世界的可能。”

    嘉先生薄薄的嘴唇微翘起,显然对他的这番话内心认同,但目光扫到这位导演身边的团队成员似乎不太赞同的脸色,表情又变得冷淡。

    “林淼。”贾冰洋离开沐合公馆后忍不住当着团队的面向刚才跟程琛沟通的年轻导演提意见,“你真的觉得这样行吗?我们南下找选材,可刚才那家店,跟我们在京城找到的其他餐厅的出品有任何区别吗?”

    名叫林淼的年轻导演并不理会他的意见,他俩近期因为选材的问题已经争执了许多次,这会儿老调重弹,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你行了啊你贾冰洋,米其林三星干过的厨师你都不满意,你是真有意见啊还是纯粹在跟我过不去?”

    贾冰洋皱着眉“我没有跟你过不去,可是刚才那道菜,到底哪里还能看出中餐的元素?拿出去说它是法国菜都不违和了,你……”

    “谁规定了只有法国菜才能长那样?”林淼说,“就因为它漂亮?因为它高端?”

    贾冰洋气得口不择言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收了多少赞助费……”

    二人话不投机,再次大吵一架,不欢而散。贾冰洋气得带着自己的几个亲信转头就走,年轻导演林淼领着自己的团队回到巴车,斜睨了眼窗外越走越远的背影,冷哼一声“毛病,草根儿出身的人就是这样,去了京城都洗不掉那身穷酸味。真该让他出国开开眼界,看看日料和法国菜地位有多高。不改良,把那些油了吧唧的鸡鸭鹅拍出来给外国人看?说出来都不嫌丢人。”

    金窈窕得到堂姐的回复,说是公司发给蕾秋的那个节目组邮箱的邮件对方已经阅读但没有给出回应,她也不觉得意外,只平静地说“好,我知道了。”

    邮件里铭德就是很官方地推荐了一下自家公司的餐厅,对方不给回应她并不意外。堂姐汇报完却觉得有点不死心,毕竟是可以上纪录片那么好的机会呢,忍不住建议金窈窕“窈窕,咱们要不要给他们点好处?我打听到这个节目组来头很不一般,未来播放渠道可能要铺到国外呢。”

    金窈窕颇为意外地看了堂姐一眼,哟,厉害啊,蕾秋说这个拍摄组的背景临江广电那边可是下死命令不许乱朝外传的,这她都能打听到?

    堂姐被看得咳嗽一声。

    她自小受的教育就是女孩子要安分守己,来铭德工作的时候,抱的念头也只是干好自己手头上的活儿不给公司和金窈窕添麻烦。只是上次听到金窈窕跟蕾秋的交谈,她过后琢磨了很多天,忽然觉得自己虽然是女的,但未必不能做出成绩。项目组领导这次给她布置了这个鸡毛蒜皮的小任务,她发完邮件以后闲下来就想自己怎么样才能帮到金窈窕的忙,这么一琢磨,她忽然发现自己的人脉其实一点也不比家里那些堂兄弟们少,于是发动了一大帮同学闺蜜去查,还真查出来一些外界不知道的东西。

    但金窈窕听完之后没有要同意的样子,她又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我是不是多嘴了。”

    “没。”金窈窕虽然不打算花这个钻营的钱,但对堂姐出乎意料的能力却感到惊喜,她打量堂姐几眼,露出刮目相看的表情,“姐,你很有潜力,继续努力。”

    堂姐被她夸奖,走的时候脚下都有点打飘儿,表情美滋滋的。

    金家能说得上话的女孩太少,股东会里全是思想传统的男性长辈,看着身边自小顺从的女孩成长,金窈窕也觉得高兴,堂姐这样的人变多,对她而言才是大好的助力。

    至于对方说的给好处。

    金窈窕看了手机一眼,其实蕾秋私底下给了她这个节目组不外传的联系方式,但她从没打算拨过去。

    何必呢,纪录片导演组要真的有跟铭德接触的打算,哪怕有要钱的心思,也不至于看完邮件连回复一下的礼数都不做。对方不把铭德看在眼里,再想拿下这个机会,铭德卑躬屈膝不说还至少得给出一笔天文数字。有这走门路的钱,铭德拿去干点什么不好?虽然近来公司各个分店的客流大有增加,营业额比以前可观许多,可参考她制定好的公司未来的发展,这些钱依旧紧张紧张到每一分都须得花在刀刃上。

    隐宴一店刚刚开业,但后续的分店计划已经走上日程,铭德发展这么多年,家底依旧很薄,然而她想要的却不仅仅只是临江这片一亩三分地。

    临江是国内近些年发展得最快的新一线城市之一,但仍旧很小。金家的情况跟沈启明家不同,晶茂之所以把总部设立在临江,是临江市政府花了大力气给出优厚的政策支持争取下来的结果。这个总部的意义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事实上沈启明的父亲很早就已经常驻海外公司,晶茂的业务范围也早已辐射全国,不受临江掌控。

    然而铭德却不一样,倘若日后的分店永远局限在一个城市,那铭德发展得再努力,也最多只能成为规模中等的小公司。

    本部开局这一战打得挺漂亮,至少铭德现在在临江称得上小有名气了,不过后续的口子怎么打开,确实需要花点力气。

    金父修养了一段时间后,身体好了不少,为此专程出发去了一趟深城。

    深城距离临江不远,金父年轻的时候就被金老爷子送去深城拜师学艺,后来才回到临江扛起金家发展铭德。论起城市面积和城市人口,深城是国内经济最发达的几个一线城市之一,餐饮市场之广阔,完全不是临江可以比得上的,好在比起其他的一线城市,那里的市场经济要更加宽松,不管从任何角度看,都是铭德打开外地市场的最好选择。

    特殊时刻,金窈窕不放过一点点的宣传机会。

    外头天寒地冻,冬至悄然降临,每年的这一天,铭德都会进行一些社会公益活动。

    今年也不例外。

    金窈窕披上羽绒服,驱车前往城南,与在那里等候她的员工们汇合。

    晶茂,沈启明得到父母回国的消息。

    国内总部算是他从父亲手里抢来的,不过分出胜负后他们也没有交恶,父亲理所当然地收拾东西带着母亲去了国外。如今隔着大洋,双方甚少来往,除了工作需要求在各地碰面外,连过年都不大团聚。今年因为没有需要碰面的业务,仔细算算,他们大约已经有一年多没见,这次也是因为国内有个会议邀请,父亲才难得回来。

    他从对方的助理那得知父亲已经到了临江机场后也不怎么在意,随手派了个助理去接。

    不多时沈父到达总部,跟几个来迎接的老股东寒暄几句,上头发话的人换了,旧臣们日子都不好过,有几个这些年受了沈启明打压的,说话就带着苦味儿。沈父一路进电梯,他鬓角已经花白,却跟沈启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雷厉风行,听到这些人抱怨,也没有出头的意思,只是冷冷回应“我现在管不到他,你们一大把年纪,觉得干不了就回家带孙子,既然选择呆在公司,就安分守己。”

    老股东们听他这么说,心里都沉甸甸的,原本以为对方回国是他们一线生机的指望也都淡了。

    沈启明没下来接父亲,沈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双方在顶楼碰面,沈启明第一句话就是“先去会议室。”

    沈父嗯了一声,跟他并排朝会议室走,一老一少相似的面孔上没有斗争之后的互憎,也看不出久别重逢的欢喜。沈启明想了一下还是问“我妈呢?”

    沈父眼角已有皱纹,身材却依旧挺拔,闻言思索了两秒后回答“我忘了跟她说要回来,好多天没见了,她估计还在纽约,不然就是洛杉矶。”

    沈启明想到自己接到的母亲助理打来的说自己已经到临江的电话,皱了皱眉,却也习惯了,母亲明显又是知道父亲行踪之后自己跟着来的。

    但他也懒得告诉父亲这件事,双方照章开完会议,散会后出来,沈母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候了,沈父看到沈母后果然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

    沈母平静如常地笑笑,望着已显苍老的丈夫,眼神有些复杂“我也很久没见儿子了,听说你回来,就一起回来看看他。”

    虽这样说,她目光也没多看儿子几眼,只停留在丈夫身上,沈父却只是点点头“哦,行,那你在这跟他多聊聊,我在市政那边还有几个人要见,现在过去了。”

    沈母赶忙问“好久没见你了,你晚上住哪儿?老宅吗?”

    沈父道“不知道,看市政那边安排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