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尼玛。

    胡晚月费尽力气去回忆,竟找不出自己的人生中有比这一刻更尴尬的时候。

    上次在商会晚宴上当面看到男神沈启明对金窈窕关怀备至,她内心也只觉得酸涩,虽然后来这段时间每次姐妹聚会大家说金窈窕坏话的时候她都有点底气不足,可毕竟范儿还端着。

    反正临江二代的圈子里,认识的女孩们大多都对金窈窕情感微妙,即便把被打脸的故事讲出来,被扎心的也不止她一个。

    一起讨厌金窈窕就完事儿了。

    然而眼下……

    胡晚月深吸了口气,只能强撑着面子“我,其实我回家的时候刚好路过,哈哈。”

    路过?城南的云鼎餐厅距离城东这家商场开车少说二十分钟,胡晚月家住在城西,回家的路上能路过这里才见鬼了。

    不过住城西的也不止她一个,对面的塑料姐妹花跟她眼神相撞,声音也发着抖,看了眼手表“是呀是呀,我也是回家的路上收到了一楼的h家柜姐发的消息,来商场看看新款而已。”

    商场的喇叭里不合时宜地飘出歌词——

    “冰块还没融化,你在看表,我笑得多尴尬……”

    二人“……”

    前方刚才被问到取号的服务员看不懂空气地开口回答“你们几位啊?”

    胡晚月“……”

    姐妹对视,谁也没戳穿谁,默契开口“两位。”

    “哦。”服务员打出张单子“两位小桌,前面还有七十桌。”

    胡晚月瞪大眼,一时忘记伪装“什么?这才几点啊?你们现在不是试营业吗?”

    服务员只是一笑,内心难掩骄傲。

    事实上连他们自己这些工作人员,都没想到还没正式开业的隐宴能做到如此地步。公司项目部门最开始对试营业的规划,参考了如今生意已经比过去要好很多的铭德大院品牌线,适当拉高了对隐宴预期值。果然试营业的第一天,不少铭德大院的客人和借由那本青年杂志得知了消息的客人就前来探店,场面的红火程度一如他们的预测。

    他们当时还为此欣喜若狂,觉得自己交出了一份破铭德记录的好成绩。

    结果谁知道,那竟然只是个开始,接下去的几天隐宴的客流量竟一天比一天可观,直到如今,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估计。

    铭德是没有合作的营销渠道的,开业之前最大的宣传,只有项目组金总监的那本杂志。

    不过一本杂志的热度有限,怎么可能让临江的所有人都知道隐宴的名字,如今放眼望去,店门口排队的,竟有大多数是前几天来捧过场的熟面孔。

    能让拔过草的食客在短时间内心甘情愿地排长龙,这可不是所谓营销能做到的。

    胡晚月和闺蜜都有点郁闷,她们这种白富美,什么时候吃饭排过队,即便探店外地的米其林餐厅,也是体体面面地预约,然后到时间上门被工作人员恭恭敬敬邀请入座,更别提在临江这种自己的地界了。

    云鼎够火了吧?

    她们最多打个电话,白沁自然会给她们安排景观最好的位置。

    可现在,难不成要自己给金窈窕打电话么?

    想到那天深夜露娜发在朋友圈的舒芙蕾,胡晚月拿着号码牌轻哼“切,谁稀罕呐,我还就不吃了。”

    闺蜜一想到七十桌这个数字,也深有认同感,此时却听后来一桌找上服务员取号的小情侣聊天——

    “这么多人,我最讨厌排队了,吃别家吧好不好。”

    “别呀,我试营业第一天的时候运气好没排队进去吃了一顿,他家那个醉蟹简直了,我吃完回去梦里都是那个味道。你不是最爱吃醉蟹了吗?也就是试营业,以后人肯定比现在更多,你今天走了以后后悔要骂我的。”

    排队到八点钟,俩人逛了三遍商场,总算被放进店。

    双方拎着一大堆购袋子,虽然不说,但心底都有点尴尬,努力化解——

    “刚好买完东西就到号,怎么这么巧呢。”

    “谁说不是呀。”

    反正今晚巧合那么多,也不差这一个两个的了,胡晚月放下那堆可买可不买的计划外产品,环顾店里一圈,惊讶地发现,目光所及之处竟然真的一个空位都没有。

    现在的网红餐厅,连奶茶店都知道搞饥饿营销,她还当铭德终于学来了这一套,结果他们家还真就那么多人?

    服务员送上菜单,她翻开一看,价格果然不谦虚,定位摆明了跟云鼎差不多。

    她迅速翻到甜点页,今天就是为这个来的,指着上头的舒芙蕾矜持道“给我个这个。”

    对面的姐妹花点了个醉蟹,翻着菜单娇滴滴地“怎么好多都是荤菜啊,我在减肥唉,晚餐不能吃这些的。”

    胡晚月“谁说不是呢,而且咱们刚才在云鼎……”

    话未说完,一旁服务员端着盘菜走过,放在了隔壁桌,浓郁的咸香毫无边界意识地侵犯了他人领土,胡晚月觉得自己眼珠子好像有了意识的,顺着那股香味咕噜一下转了过去。

    放下的那盘菜是用木碗盛放的,碗沿很浅,可以轻易看清楚里头的菜品,湿润膨胀的笋干铺在底部,表面覆盖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肉片。肉片肥瘦均匀,还冒着热气,香气跟不要钱似的疯狂挥发,那桌客人看见菜高兴坏了,服务员刚把盘子放稳,他就夹起一片放在对面姑娘的碗里“这个这个,快尝尝这个,这个笋干咸肉,我昨天中午配着它吃了足足两大碗饭!”

    肉片在他的筷尖颤颤巍巍,丰润的汁水流淌到米饭上。

    胡晚月双眼发直,未说完的话转了个弯“……刚才在云鼎没吃饱。”

    闺蜜“……嗯,对。”

    另一桌的菜也恰逢其会地被端上桌,葱油饼的香气立刻不甘示弱地隔着桌子跟笋干咸肉打起架来。它的主人是几个打扮光鲜的年轻姑娘,明明最讲体面的群体,在这道菜面前也没能把持住礼仪,几个人几乎顷刻间将盘子里为数不多的饼瓜分了个干净。那小小的饼被煎得双面金黄,随便一碰就淅沥沥掉渣,简直可以想象到会有多酥脆。

    胡晚月收回偷窥的视线,目光正撞上刚把眼珠子从肉眼可见质地细腻的新鲜鹅肝酱容器里□□的闺蜜。

    四目相对,二人默契地再次翻开了菜单。

    胡晚月“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都都来一份。”

    闺蜜“还有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也都加上一份。”

    拿着点单器的服务员看看她俩保持良好的身材,有点儿犯难“二位是不是点太多了?连续好几道肉菜……”

    “没事。”胡晚月听到自己的塑料姐妹花一脸认真地对服务员说,“我最近生酮减肥,多吃点肉才行。”

    金窈窕正在厨房里监督汪盛做一道松鼠鳜鱼。

    试营业期间,屠师父把寻香宴那边的活儿交给几个大徒弟管理,自己也来帮忙,此时眯着一双仿佛刚从豆荚里剥出来的绿豆眼调酱汁,抿着嘴,脸颊严肃鼓起,表情天然得很臭,宛若刚施过肥的包心菜。

    硕大一条鳜鱼被沿着骨头片出来,表面切出花纹。这是个考验刀工的步骤,打花时每一刀都得切得不浅不深,切浅了炸出后美观不够,切深了鱼肉立时就无法挽救。

    汪盛刀工练得很不错,成品拍匀淀粉后滑入油锅,刺啦一声,煎炸的香气立马发散开来。

    他今天做了很多菜,完成得都十分不错,金窈窕看得满意。

    她厨艺虽好,却也无法看顾铭德旗下所有的店,未来各家分店早晚是要交给自己信得过的手下人的。屠师父这人脾气不好,可能正是因此,手底下带出来的徒弟基本功都非常扎实,稍经训练,日后都是能替她扛起重任的技术帮手。

    上次公司几个高管和厨师跟着三叔离开之后,她就想过未来如何留住技术人才的问题。

    一家餐厅的灵魂无疑凝聚在口味上,她想把铭德做大,不可能一辈子藏私,那么当未来如同汪盛这样的年轻人真正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她又该用什么办法保证这些人在技艺有成后依然甘愿不走呢?

    把期待寄托在别人的良心上就太天真了,这世上谁不为名利奔忙?

    汪盛在她的注视下提着鲑鱼的鱼头和鱼尾小心翼翼煎炸,生怕出错,鱼骨被高温定型出了漂亮的形状,他可算松了口气,夹起酥脆的鱼骨装盘。

    金窈窕闻着鱼骨的焦香,忽然开口“做的不错,你进度最快,等隐宴的分店铺开以后,未来一店就交给你管,公司会给你一店百分之五的股权。”

    屠师父听到这话,一下抬起头来,附近他其他几个徒弟也投来打量。

    汪盛有点不知所措地拎着筷子“金……金总监?”

    金窈窕顶着众人的目光,平静地宣布出自己跟父亲商议后得出的结论“不止汪盛,你们大家也是,未来铭德的店会越来越多,每家店都需要有人坐镇。以后铭德各家餐厅的主厨,公司都会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分红作为酬劳,总不能让你们永远靠工资吃饭。”

    后厨一时寂静得落针可闻,但很明显的,包括汪盛在内的所有人瞳孔深处都燃起了光。

    他们还年轻,来跟屠师父学手艺,早早就做好了未来给师父当苦力的准备,暂时都没想到关于未来这个话题,人生好像一眼就能望到头似的。

    听说被金老三带去了程家的那几个师兄,程家给他们开了远远高过铭德待遇的薪水,说实话,那个数字在场这些没有离开的人得知以后并不是一点都不心动。

    只是出于道德感之类的因素,才支撑着他们不去多想而已。

    现在金总监却告诉他们,未来的他们,说不定各个都有机会成为铭德旗下餐厅的股东!

    那日后岂不是餐厅经营得越好,他们就能得到越多的酬劳?

    这个信号仿佛成为了一炷漆黑中亮起的烛火,照出了前方他们以往从未发现到的路。

    屠师父的两根眉毛皱得像坛子里刚捞出来的腌豇豆,调汁的勺子往锅沿一敲“谁让你搞这个的?是不是谁又叽歪了什么?跟你说你别给他们藏着掖着,只管告诉我,我不一巴掌给他扇锅里炖了!”

    他唱起白脸,徒弟们全都脖子一缩,但与此同时,想到金窈窕的话,依旧心头火热,干活儿干得更卖力了。

    虽然以前他们态度也很端正,但给别人工作和给自己工作,心态能一样么?

    金窈窕看屠师父怒气冲冲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屠叔叔,不至于,我和我爸就是觉得你们工作辛苦,不能让你们心寒而已。不止他们,还有您,前段时间我和我爸不是把三叔的股份收来了吗?我打算分出其中的一部分转给您,您这些年带出这么多徒弟,还管着寻香宴,这是您应得的。”

    屠师父下意识就拒绝“我不要!”

    他是金老爷子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又是老一辈的观念,觉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