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落地带着人离开,被闻讯赶来的俱乐部工作人员殷切地请去贵宾楼层,沈启明站在原地,回首目送她的背影离开,迟迟没动。

    他不走,其他人也只能干站着,跟在他身后一个穿丝质旗袍的女孩踟蹰了半天才小声开口“沈总,您怎么不走?”

    沈启明回过神,眉头微皱,终于迈开脚步,走出几步后,又低头朝倭瓜说“麻烦何总给他们多送点饮料,少上酒。”

    倭瓜何总是隔壁省的地产大佬,在这家俱乐部有不少股份,有个在临江的项目投资敲不下来,特邀请他到这里谈生意。

    倭瓜听了,赶忙点头,叫来旁边的服务员去落实,笑着跟沈启明道“没看出来沈总对朋友还挺关心的。”

    沈启明没说话,他身边的蒋森憋不住似的笑了声。

    倭瓜疑惑地看着他“蒋总?”

    “没事没事。”蒋森摆摆手,余光瞥向沈启明,沈启明并不搭理他,在倭瓜的指引下进入包厢。

    倭瓜此番有事相求,客气极了,刚进门就叫了那旗袍女孩一声“婉婉。”

    女孩愣了下,看了眼沈启明,随即脸红地垂下头,贴近过去“沈总,我帮您脱外套。”

    沈启明避开她的手,自己把大衣脱下交给旁边的服务员,淡淡回答“不用,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女孩缩着手愣了下,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倭瓜,倭瓜急了,给她使了个眼色,又笑“沈总啊,我介绍您跟婉婉认识哈,这姑娘真的,又聪明又体贴人,这年头打着灯笼也难找了。”

    沈启明嗯了一声,婉婉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沈总,我给您倒酒。”

    沈启明“不用,我不爱喝酒。”

    婉婉站在一旁“……”

    蒋森忍着笑意招手“来我这坐吧,婉婉是吧,名字怪好听的。你沈总不喜欢别人挨得太近,你别忙活了。”

    婉婉抿了抿嘴,见沈启明竟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看了眼那张英俊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孔,半晌后只能心有不甘地坐去了蒋森旁边。

    有俱乐部股东的叮嘱,隐宴项目组的人吃得开心极了,虽然俱乐部的餐厅肯定比不上金窈窕的手艺,可光光凭借此处包厢的奢华,就足以让项目组的员工们大开眼界了。

    就是来前大伙儿本来约好要喝酒的,俱乐部却免费送来许多果汁,叫人觉得浪费了可惜,于是最后不醉不归变成了喝一肚子维生素。

    大伙儿吃完,本来想走,被强调过要好好招待他们的服务员却热情地邀请“各位贵宾饭后要不要去我们的娱乐区转转?我们俱乐部有sa中心,高尔夫球场、保龄球场,还有全临江最大的实弹射击场,是我们老板动用很多关系才组织起来的项目,只有我们俱乐部的贵宾才可以进入哦。”

    他这么一说,众人当即都来了兴趣,谁不想见世面呢。

    金窈窕放下手中调得味道不怎么样的果汁,淡淡道“走呗。”

    一场聚餐下来,项目组的氛围明显比以往更加融洽了,难得有机会,一起玩玩也好。

    射击场的位置在俱乐部地下一层,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砰砰的响声。

    大门内,程琛沉着脸摘下耳罩,转了转自己被后坐力震到的胳膊,转向坐在旁边的一位穿着红色裙子的卷发女人,脸上这才露出笑容“怎么样,蕾老师,我的水平。”

    蕾秋大方地拍了拍手“两发七环,两发六环,一发八环,很不错了。”

    旁边的人也笑着恭维,既恭维程琛,也恭维蕾秋。

    程琛憋闷了那么多天的心情,这才仿佛找到了宣泄的渠道,借着破风的子弹好转不少。

    这位蕾老师是临江电视台的一位高层,手里捏着好些栏目,听说最近对方手下的某个节目正准备采访临江本地的知名企业和青年企业家,他想要争取一下这个名额,一是对宣传餐厅帮助,二是青年企业家这个称谓对程家的企业形象也有官方层面的助力。

    近来他手上捅出不少篓子,要真能成功,也算是为他在程家的地位做的补救。

    因此今天特地将这位蕾老师约来俱乐部玩耍。

    他刚才射击的样子估计挺帅的,蕾老师身边的女孩儿都星星眼看他,蕾老师脸上的笑意也明显很多。

    程琛觉得有门儿,招手跟服务员要来杯水,坐下闲聊。

    聊起生意上的事情,蕾老师身边的女孩问“程总,最近有家叫铭德的公司话题挺高的,听人说你们两家还有竞争关系,他家有个股东投资了你们家的生意,是真的么?”

    程琛喝了口水,深沉点头“是啊,那位股东是铭德老板的三弟,现在从铭德退股,投资了我们后续即将开业的三家云鼎餐厅。”

    那女孩讶然“居然还是铭德老板的亲戚吗?怎么就退股投资你们了?”

    程琛耸耸肩“人都往高处走,铭德现在一塌糊涂,他更看好我们也不奇怪。”

    “铭德一塌糊涂吗?”女孩更吃惊了,“不是说铭德老板生重病是假的吗?而且他女儿金窈窕也很厉害的样子,说是已经把公司里的股东们管得服服帖帖了。”

    “你说金窈窕?”程琛嗤笑,“不瞒你说,那个退股的股东就是被她逼走的。刚管事就把公司管得四分五裂,外面那些传闻有几分真?”

    他说这种不为人知的消息,在场众人都听得津津有味,蕾老师笑了一声“程总,你们两家是竞争关系,你说的话,也未必能尽信吧。”

    程琛笑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总归是实话,不过她这个人,我承认小手段是挺多。”

    见大家感兴趣,他索性将当初自己请来蒙老先生,对方却闷不吭声半路截胡的事情讲了出来,当然内容经过了几分润色,再加上怒然退股投向程家的金老三,直把铭德宛描述得如卑鄙小人一般。

    他说的内容半真半假,很容易叫人相信,在座的女孩儿们听完后果然蹙眉,露出有些排斥的神色“她怎么这样啊,程总您也太惨了。”

    程琛微笑。

    他混了那么多年江湖,身边女人就没断过,相当清楚女人对女人有多么容易产生敌意。

    同样的事情,男人做出来似乎不算什么,可换成女人去做,女人们的包容心却会大大减少。尤其当这位做事的女人还年轻貌美的时候,那可太容易成为众矢之的了。

    他擅长利用人类的劣根性。

    因此只是笑着大度道“我一个大男人,总不好跟个娇滴滴的女孩子计较,让着她一点也没什么。”

    现场女孩果然觉得他十分绅士,露出仰慕的神情。

    但这样融洽的氛围,却很快被门口的声音打断了,那道微微沙哑的特殊女声带着笑意“是吗?那这么说我还得谢谢程总了?”

    程琛倏地扭头,脸上的笑容紧跟着消失“金窈窕?”

    在场刚才被他哄得一愣一愣的女孩们听到这个名字立即也看了过去,按照他话里的表述,本以为会看到个矫揉造作的大小姐,谁知出现在视线里的竟是道高挑利落的身影。

    她一头黑发,穿着些微宽松的黑色毛衣,高领领口挺括地立起,几乎要遮住她瘦削下巴的高度,她黑色牛仔裤下踏了双马丁靴,腿又细又长,迈开踏入靶场大门的时候,带着很难用语言形容的侵略性。

    她似笑非笑地扫过来时,眼睛微微眯着,长长的眼尾带着点上翘的弧度,给人的压迫感越发强烈了。

    她说“程总,是我,觉不觉得冤家路窄?难为您每天睡不着觉,还惦记着背后说我坏话了。”

    女孩们被目光扫过,看得呆住,程琛蹭的一下站起身来,扯出笑容“金小姐,您可能误会了什么。”

    金窈窕嗤笑一声,不紧不慢地靠近“是吗?那就当做是我误会了吧。”

    她扫了眼现场唯一一个用过的枪靶,看到成绩,轻笑一声“程总枪法不错啊。”

    程琛挺直腰,微笑着看她“金小姐看得懂这个?”

    金窈窕半掩在高领后的嘴唇翘了翘,踱步上前,低头审视了一下那把被程琛放下的抢,抬手拿起,熟练地换好弹夹,上膛,瞄准。

    她也不戴耳罩,侧着身,长臂伸直,利落地扣下扳机。

    砰地一声巨响,将在场众人皆吓了一跳。

    金窈窕就打了一发子弹,放下枪后看了几秒被打中的靶子,转头朝程琛笑道“程总,我在国外考持枪证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拍皮球呢。”

    程琛怔怔地看着靶子,竟然是九环偏向十环的成绩,比他之前打得都好。

    金窈窕偏了偏头,眼含讥讽地朝他笑道“程总在,我就不留下妨碍了,免得您心情不好。至于我三叔,虽然里通外敌跑去您那混饭吃,毕竟也是我的长辈,希望程总能抛开跟我的恩怨,好好给他养老。”

    说罢转身就走。

    项目组的职工们知道里头是不对付的人,也不闹着玩了,又因她刚才炫了把枪法,士气大震,十分亢奋。金窈窕神色轻松地踏入他们之中,一抬眼,正撞上匆匆朝这走的沈启明,看到她后立刻停下脚步。

    沈启明背后也跟了好几个人,似乎是从酒桌上追出来的,当中那个倭瓜一边追还一边叫着”沈总“”沈总“。

    她皱了皱眉,转开目光,没打招呼,带着人错身离开。

    缩在袖子里的右手使劲蜷起,她捏了捏掌心,平静地朝身边的下属说“今天玩不了了,下次再带你们来,你们先出去,我去卫生间洗个手。”

    卫生间里,金窈窕抿着嘴使劲揉了揉肩膀。

    后坐力震得她疼死了,好在刚才拼命忍住,没输了场子,而且老天保佑,打出的成绩也比她想象中好,叫她装了个比想象中还大的逼。

    毕竟输人不输阵,输给谁都不能输给程琛那个瘪犊子。

    她对镜揉胳膊,又仔细观察自己的脸色,好半天以后才确认无误离开卫生间,结果刚踏出门,余光就扫到了一道身影。

    沈启明靠在卫生间外的墙壁上,转头静静地看着她。

    金窈窕沉默片刻,露出若无其事的微笑“沈总,您这也是路过吗?”

    沈启明抿着嘴,没有回答,只是朝她摊开掌心“手给我。”

    金窈窕安静了两秒,没有理会,转头就走,胳膊却被沈启明拉住,力道控制得不大,但刚好叫人无法挣脱。

    沈启明捏着她的手腕,掰开了她刚才握枪的右手手掌,入眼果然是一片不正常的淤红。他眼神莫测地看着,神情竟鲜明地露出了怒意,指腹磨蹭了一下那片红色,直到金窈窕把手抽回去。

    靶场里,被金窈窕狂刁一场后抛弃的程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看着金窈窕消失的大门口,他呼吸急促,努力了好几秒才让自己镇定下来,不要露出难看的形象。

    毕竟他不是一个人在这,现场还有其他人在呢。

    结果一回头,在座的女孩们竟然没有一个关注自己的,各个捂着嘴在讨论刚才离开的金窈窕,就连整晚面对他的各种试探都不怎么爱说话的蕾老师都若有所思地在朝着门口看。

    女孩子们则叽叽喳喳,压低了声音都能听出她们的兴致勃勃——

    “哇,那就是金董事长的女儿吗?”

    “她好漂亮啊!而且没想到居然还会玩枪!”

    “她换弹夹的时候你看到了吗?动作好熟练啊,也就几秒钟,我刚掏出手机她就换好了,都没拍到。”

    “你说她有多高,我感觉有一米七,腿这么长的。”那姑娘说着还伸手比划。

    “她那件毛衣好好看,你看出来是哪个牌子的了么?”

    “那毛衣很一般啊,她长得好看才穿得好看吧,不过我觉得她的马丁靴也挺不错的。”

    “啊好可惜她走得太快了,不然应该加个微信才对啊。”

    程琛“……”

    正常女人看到金窈窕那种同性,不是应该充满敌意的吗?

    这些女人什么情况啊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