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第十四章

    程家。

    刚被金父敲打过的金家老三金文至怒不可遏地登门,进门就把请柬砸在了茶几上“程总,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程老先生的意思?”

    程家如今掌事的是程老爷子的大儿子程琛,面对他的指责只是不甚在意地一笑“金叔叔,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搞的这个活动,早不弄晚不弄,就非得挑在我们铭德周年庆同一天?”金文至想起自己看到这张请柬时晴天霹雳的心情,情绪根本没法控制,“你让你爸出来见我,我倒要问问他到底想不想好好合作了。”

    程琛让保姆给他倒茶,脸上笑眯眯的“您找我爸有什么用呢,程家现在说话的是我,跟您合作的也是我啊。”

    金文至意识到什么,难以置信地问“你爸就随你这么胡闹?!”

    “您这话说的。”程琛说,“金叔叔,能让您这么生气,就证明我不是胡闹了。”

    金文至怔怔地看着他“你爸当初可不是这么跟我保证的,当初明明说的是我帮你们把云鼎在临江做起来……”

    “云鼎有现在的生意,靠的是我们自己经营。”程琛笑道,“您看,现在业绩比铭德大院还好呢。”

    金文至怒道“你这是要过河拆桥?!别忘了你们最开始那几家是怎么在临江立的足!是我走路子让给你们铭德大院看中的店面!是我给你们的项目组计划内容!”

    “所以我们也给了您股份啊。”程琛提壶泡茶,“金叔叔,这些年您拿的分红,金家人可都不知道吧。”

    金文至被噎得哑然,哆嗦着嘴皮子“你威胁我?”

    程琛给他端茶,姿态做得到位,笑眯眯地说“怎么会,金叔叔,您的恩情我们记在心里呢。”

    “但是!”他话锋一转,“在商言商,公司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我们总不能因为这个,就不继续发展了吧?”

    他见金文至被气得脸色苍白,摇摇欲坠,又换了个口吻安抚起来“金叔叔,程家的下一步计划是发展高端餐饮市场,总有这么一天的,您说呢。而且您生气得没必要啊,现在铭德做主的人又不是您,寻香宴开了那么多年,对您一点帮助都没有,生意也冷清,给我们沐合公馆腾个位置出来,有什么损失呢?”

    金文至眼泪都快下来了“什么叫腾个位置,寻香宴是我父亲一点点做起来的!那是我们金家的根!”

    程琛不为所动地摇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什么根不根的,金叔叔,您这老一套现在可不吃香了。更何况咱们说好的,等令公子有需要的时候还要合作为他在铭德拿出成绩呢,诚意难道还不够?”

    金文至上门要说法,反倒被将了一军,毫无所获地出来以后,站在寒风里老泪纵横。

    他想掌权金家,想为儿子铺路,这么多年来背着大哥做了不少缺德事,却一点也不想败坏祖辈积攒的名声。

    “与虎谋皮!与虎谋皮啊!”

    他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路都险些走不稳。

    屋里,送走了他的程琛一声冷笑,询问助理“请柬送得怎么样?”

    助理答“都到位了。”

    程琛“铭德有什么动作?”

    助理摇摇头,又点点头“也没什么大动作,就是,最近几天各家铭德大院的分店突然搬进了很多炖锅,说是周年当天要赠送到店顾客新菜。”

    程琛嗤笑“搞这一套,以为当初那位上国宴的金老先生还在世呢。”

    他不甚在意地摆摆手“蒙老先生那边安排好了没。”

    助理提起这茬,态度也变得慎重“我们已经跟蒙老先生的助手确认了回国航班,这几天会随时跟进的。”

    说着说着,他内心有些得意“蒙老先生这么有名的美食家,国内多少人给钱都请不动他出山,还是程总您有办法。”

    程琛摇摇头,只叮嘱“他回国的动静不会小,别掉以轻心,仔细点。到时候提前半天等在机场,航班落地直接从停机坪接人,别出任何差错,也别给人钻了空子。“

    为了请出蒙老先生这位傲得恨不能用鼻孔看人的老牌美食家,他花费的心血何止一点半点,若非胆子不够大,都恨不能直接拿个铁笼子蒙上黑布把对方运回家了。

    但风险与机遇向来是并存的。

    蒙老先生是出名的不为名利所动,舌尖就是他的良心。沐合公馆准备的那些几乎能累死人的精工细料,届时但凡能得他一句好,日后在高端餐饮界的地位就再无可撼动了。

    铭德上下为金窈窕的一句指挥前所未有地忙碌了起来。

    食材跟卤料源源不绝地运进餐厅,金窈窕则负责分配屠师父和他手下得意弟子们的工作。

    中式炖牛排是她很拿手的招牌菜,想做好很难,卤料的调配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但说简单也很简单,只要有她亲手调配的材料,那别人需要做的就只剩下盯好火候一样而已。

    以往坏脾气的屠师父尝过小徒弟的炖牛排,笑得跟刚从地里拔出的水嫩大白菜似的“可以啊你小子!”

    汪盛摸着后脑勺笑得傻乎乎“我就是照着金主管的要求准时捞出来而已,材料都是金主管自己弄的。”

    屠师父眼馋地看了眼餐台上打包好的材料包,里头有不少东西被磨成了粉末状,混在一起不分你我,让他死活弄不明白里头到底多加了什么。

    他又不好意思问。金窈窕瞥他一眼,套着隔热手套取出烤箱里的烤盘“屠叔叔,您要不拜我为师算了。”

    屠师父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拔出几乎要陷进料包袋里的视线,转向她手中的烤盘,里头放着一个硕大的泥团,他问“叫花鸡?”

    金窈窕想了想“改良过的。”

    叫花鸡这道菜名头很大,实际吃过的人都知道味道其实也没出奇到哪儿。屠师父作为老牌厨师,当然也做过不少,对流程都轻车熟路了,不当回事地靠在旁边看。

    那泥团被烤得十分结实,敲开的瞬间壮观极了,屠师父哼哼了两声,叫花鸡这东西,最吸引人的也就这瞬间了。

    但随即香气扑面而来,引得他眉头一跳。

    怎么这个味儿?

    碎裂的泥团里,一只被烘烤成金黄色的鸡油汪汪地躺在叶片里,丰富的汤汁四处弥散。

    金窈窕拿筷子沾了点汤尝,不甚满意地记录“还行,下次少放一点盐。”

    她招呼屠师父“您来尝尝,有什么可以改进的。”

    屠师父看了那只鸡两秒才上前,闻着香味,一时竟不敢妄动,打量半天才套上手套扯下一边鸡腿。

    这一扯他就发现有门道,好些材料从鸡腹里散落出来,他眯着眼辨别“葱段口蘑笋干瘦火腿……这是什么?香菇?”

    金窈窕看了眼他指的东西“牛肝菌和草芽,云南产的,咱们这边很少见。”

    屠师父捏了一片丢进嘴里,顿时被这种蘑菇奇异柔韧的口感惊艳了,又吃了根草芽,竟然比鲜笋更加脆甜,让他险些舍不得下咽。

    但当着金窈窕这个小辈的面表演欲罢不能可不行,他强忍着找蘑菇的冲动,转而咬向鸡腿分散注意力,但随即思维竟真就全被鸡肉抢走了。

    想把普通的食材做出新意不是简单的事情,鸡肉嘛,能做到滑嫩弹牙就是最大的功夫。但这口肉一入嘴,他最先注意到的竟不是无可挑剔的口感,而是那充满攻击性的调味。

    鸡皮软糯到入口即化,葱香、火腿香、笋香……各种材料的香气分门别类又融为一体,渗透进鸡肉每一根细腻的纤维里,咀嚼的每一下,都好像有肉汁在朝外蔓延。

    屠师父错愕地看着这只鸡,脑子里忽然想到金窈窕的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