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第七章章

    沈启明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眼神逐渐深邃起来。21ggd  21

    蒋森跟着研究,研究半天没研究出看点,想要询问,沈启明已经起身出去了。

    金窈窕接到露娜的电话哭诉“呜呜呜呜我刚才看到微博上说我们宁瞬宝宝不知道跟哪个女的在车里约会,顺着链接点进去看结果新闻被删了。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宝宝来临江市不会真的是来谈恋爱的吧不可以啊他才二十岁妈妈不允许他找女朋友……”

    一连串话说得连标点符号都无处立足,金窈窕左耳进右耳出,对这一八卦不感兴趣,嗯嗯嗯地应付。

    她拿着一个长柄勺,准确捞出锅里过了水的火腿肉。这火腿陈过五年以上,从外皮到骨骼无处不散发着时间的亮泽,被水炖过,原本坚硬的质地瞬间充盈许多,瘦肉紧致鲜艳,肥的部分也颤颤巍巍的。

    油润的汁水不甘寂寞地渗透出来,金窈窕尝了一口,不由点头。

    当下美食界流行追捧海外火腿,例如西班牙来的,逼格就特别高,在国内轻易可卖出几倍高价。其实在她看来,本国腌制的火腿味道明明不输分毫。

    她取了把刀,把电话按成免提,轻车熟路地切起肉来。

    露娜还在愤愤不平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运气这么好,臭女人……啊啊啊好想看是谁啊我宝他们公司的公关要不要那么快居然一张照片都找不到,唉等等。”

    她紧接着惊讶道“窈窕,你家沈启明那天参加慈善晚宴的照片也被删了唉。”

    金窈窕“嗯,是吗?”

    露娜“哎呀你在干什么啊怎么心不在焉的!”

    金窈窕把肥瘦相间的火腿切成大小等同的肉丁“做个焖饭。”

    露娜哭诉结束,她挂了电话,朝等在厨房门口看热闹的岑阿姨说“阿姨,一会儿晚饭你做几个清淡的蔬菜就行。”

    岑阿姨专心围观她把火腿丁跟之前切好的土豆碎以及一小把水嫩的青豆跟米饭拌匀的动作,应了一声,又反应过来“就做几个蔬菜吗?会不会太少,金董平时比较喜欢吃肉的。”

    金窈窕摇摇头,想到即将到来的体检,含糊解释“晚上我爸妈可能会比较没胃口。”

    岑阿姨似懂非懂,但注意力很快被转移到了别处,望着饭锅面露疑惑“这是弄什么呢,焯个火腿都能这么香,窈窕你手艺真不错,上次带回来的那锅粥就很好吃了。”

    粥?

    金窈窕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付之一笑。

    那锅粥其实只是她非常初期的水平而已。

    安嘉私立医院,这里是临海市乃至周边地区都非常著名的大医院,主要以服务态度和高收费闻名。大厅里来就诊的患者不多,服务部的接待人员专程等在大门口,看到下车的一行人,笑得热情而不失亲切“金小姐,你们好,体检中心已经准备完毕了。”

    金父脑子里想着工作,被金窈窕挽着,脸上露出几分不情愿“我跟你妈是陪你来的,你自己检查不就好了,折腾我跟你妈干什么。”

    金窈窕四两拨千斤,直击他死穴“我朋友送的是三个体检套餐,每个单价五万六千八,放着不做可就浪费了。”

    金父生性节俭,果然一听这价格就心疼,抱怨了几句现在的孩子花钱大手大脚后,也不再排斥护士给他抽血拍片。金母本来就没什么主意,自然是随波逐流,只是他俩的心思到底没放在自己身上,进ct室之前还不忘叮嘱医生“大夫,您给我闺女拍仔细点,这孩子说自己这疼那疼的,估计身上毛病不少。”

    医生一边戴白口罩一边笑“金先生您放心,我们医院体检中心是全临江最有保障的,看您的样子,平常身体不错?”

    金父底气十足“那当然,我一只手能掂动几十斤重的大铁锅。对了,你们这设备辐射大不大?”

    安嘉的服务里有一条就是当天能出检查结果,拍完片抽完血后,一家人被指引到休息室等候。

    金窈窕其实已经有数,因此无心医院的瓜果,只沉默地站在医院高层的落地窗边眺望远方的城市。

    看她情绪低落的样子,唠叨了她好几天的金父金母心里又不落忍了。

    金母安慰她“窈窕,你还年轻,会腰酸背痛最多也就是受了寒,以后妈给你好好调理,很快就好了。”

    金父也嗯了一声“听你妈的,以后大冷天少穿那些不像话的裙子,还有减肥,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

    金窈窕垂眸苦笑,此时接待处的工作人员终于推门进来“金小姐,您和家人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她平静地点点头,金父金母先是一喜,随即看清楚来人凝重的神色,又僵了僵。

    金母有点发慌“……窈窕出什么问题了?”

    金父一同盯紧对方。

    对方摇了摇头“金小姐除了肠胃功能有点弱以外,身体非常健康。”

    但还不等两人放心,他就很快话锋一转“请问金先生,您是否有吸烟史,还有,最近是否有出现胸闷干咳之类的症状?”

    金父听出画外音,神情微动“怎么回事?”

    对方沉默片刻“是这样的,您的胸部ct报告显示您的肺部有阴影,我们需要取您的样本再做进一步检测。”

    他的话每个字都咬词清晰,但组合起来,偏偏就怎么都叫人听不懂。室内陷入漫长的沉默,本能抗拒信息入侵的金父和金母很久之后才找到呼吸,金母扶了额头,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