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孙桂花被府卫拎着, 还在挣扎中,听闻这话, 她整个人僵住,不可置信的喊道:“你说啥?”

    陈财陈虎两兄弟也是一脸茫然,门外那好事之人又笑嘻嘻道:“说你男人欠了外头三千两的银子,现在被关在大牢中, 你家房契也被抵押了, 人家现在上门收房子, 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

    这话简直晴天霹雳一般, 霹的孙桂花同两个儿子彻底慌乱起来。

    孙桂花使劲挣扎起来, “你们快放开老娘,我可跟你们说, 我, 我亲生闺女可是国公府的养女, 你们竟敢得罪我。”

    她也聪明一回, 知晓搬出姝姝已是无用,想着亲生闺女好歹被国公府养了十三年, 现在都不愿还回来, 指定是有了感情, 那也跟真正的国公府千金没啥区别的。

    莫老七冷笑一声, 这人也不傻,知道搬出三姑娘没用, 现在拿那冒牌货压人呢。

    但是又怎会有用,这可是二夫人跟二老爷要整治这一家子, 也是二老爷设的套儿,这家子穷儿乍富,得意忘形,孙氏掌不住钱财,都被陈大海拿去,给儿子分了些,剩余的都吃喝玩乐去,陈家的事儿在村里和附近镇上都有名,何况他家得了二千两银子也不知低调些,自然有人眼红,二老爷寻了人稍微推波助澜点,让人引着陈大海去赌场里头玩。

    陈大海年轻些的时候就爱小赌,现在一夜暴富,再被人勾引下。

    立刻沉迷赌场,一开始他也谨慎,玩的小还能赢些钱,慢慢的越玩越大,见他阔气,有些寡妇和欢场女子便缠了上来。

    他竟还学人搁镇上养了个寡妇做外室。

    这可不是二老爷授意的,二老爷当初只是稍微推波助澜下,再吩咐了下赌场里的人。

    陈大海沉迷赌钱还有那外室,几乎都不愿回水乡村去。

    偶尔回去一趟也是不耐,就这样玩了两三个月,他越赌越大,身上银钱输的干干净净,,赌红了眼,自然就想着借钱回本,借钱时原有些犹豫,有人便站出来奉承道:“陈老爷,您还担心什么呢,你养女那可是国公府的千金,知道国公府什么地位不?在京城里头那是数一数二的爵位,除了当今圣上跟皇族们,几乎无人敢惹,这样的人家随便露露手指都是万儿八千的银子,国公府千金那更是娇娇的养着,家里都是用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当油灯使,您养了国公府真千金十三年,国公府肯定感恩戴德的感激您,还怕没银钱花啊。”

    陈大海被这话说的激情澎湃,立刻按下手印抵押上房契借了三千两银子。

    一夜就给输的干干净净,哪晓得借钱的人立刻要他还钱,还不上就给报官抓了去。

    被抓的时候他还嚷嚷,“我养女可是国公府的千金,你们敢这样对老子,等老子去京城要了钱不就还你们了?”

    借钱的人却不听,让他立刻还钱。

    他哪里还的出来,被压去县衙打了几十个板子,现在躺在牢房里动弹不得。

    就这样还幻想着去到京城要个一两万的银票,再让姝姝给他两个侍卫回来报仇呢。

    这事儿莫老七都是知道的,他路过镇上时就听闻了。

    “还不赶紧把人拎去衙门!”莫老七一声令下,府卫立刻提着孙桂花朝外面走去。

    孙桂花急了,挣脱不开,喊道:“阿虎阿财你们快回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虎陈财匆匆赶回家,见到院子里站着几名凶神恶煞的汉子,正把他们的衣物朝外扔,陈宝儿站在门外大哭。

    陈财骂了一句,“别嚎了!”

    陈虎冲进院子里,大声道:“你们想干什么,知,知不知道我妹妹是国公府的养女,胆敢在这里闹事。”

    他也知道搬出姝姝是无用,只怕姝姝早跟国公府的人说了他们陈家是怎么对她的,不然那些府卫怎么敢动手抓娘,甚至宁愿给卢家送年货,都没有给他们家送些东西,可见是怨恨上他们家。

    他倒是个聪明的,立刻搬出亲妹子来。

    哪知那些人并不买账,把房契还有陈大海借钱的欠条拿出给他看了两眼,“你爹欠咱们钱,把房契抵押给我们,自然是拿你们房子先还债,就这样还不够,你们这房子顶天值个二百两,还欠我们二千八百两,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你抬出天王老子都不管用,还国公府养女呢。”

    陈虎知道这些人不是好惹的,万不敢上前让他们滚蛋。

    本就是他爹欠钱,告去官府都无用,陈虎陈财只能把被扔出来的衣物被褥收拾收拾,领着弟弟跟小妹去村尾的破屋子将就一下。

    他其实想去未婚妻家里,但是未成亲,岳父岳母定不愿意,只能先领着弟弟妹妹过去破屋,他再去寻未婚妻借些银两,之前他有钱时可是给未婚妻买下不少金银首饰的。

    领着弟弟妹妹过去村尾的破屋子。

    这是以前村里一位孤寡老人的屋子,老人过世后屋子空下来。

    空置的有些年头,窗子都是破的,房顶还有个大洞。

    陈虎嘱咐弟弟照看好陈宝儿,他去镇子上一趟。

    陈虎去到镇上先打探他爹的情况,知晓陈大海被打了一顿板子关进大牢里,他没银钱不能进去探望,只能去找孙氏。

    孙氏因辱骂国公府千金被县太爷打了顿板子,现在血肉模糊的被扔在衙门外。

    她躺在地上痛的死去活来,却不敢再开口辱骂姝姝,只能不断的诅咒老天爷。

    陈虎见到孙氏惨样,送回村里肯定是不成,他只能请人帮着把孙氏抬到未婚妻家门前。

    陈虎定亲的刘家在镇上也算有些本事,家里做些小营生,还开了间当铺。

    见到孙氏血肉模糊的躺在门口,晦气极了。

    他们生在镇上,又是做生意的,自然有些小心思的。

    陈家的事情他们已听闻,陈大海可是国公府千金的养父,那借钱的二话不说就把他给告上衙门,还去把陈家房子给收了。

    这中间要是没人指使,他们可是不信,按理说陈家这样的身份,附近方圆几百里横着走都无事,却因三千两欠钱被告官了,那县老爷二话不说一顿板子先,还有孙氏,因辱骂自己养女被打板子。

    这些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了。

    陈家被国公府嫌弃,为何,定时陈家虐待国公府千金的事儿被人家知晓了呗。

    说白了,陈家变成这样,可能就是国公府授意的。

    陈家得国公府厌弃,那还有何用。

    纵然还有个亲生女在国公府做养女,可根本不是国公府的血脉啊。

    陈家再也无法借过国公府的势了,至多偷偷跟亲生女要些银子花。

    那亲生女若给了银钱,指不定慢慢得国公府厌烦,养了她十三年,不知感恩,还惦记亲生爹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国公府岂会容忍?总之这陈家算是完蛋的。

    刘家二老皱眉看着血淋淋的孙桂花,二话不说,当即把婚书拿出去还给陈虎,“你爹烂赌,我们实在不愿有这样的亲家,往后你跟我女儿的亲事就算了吧,婚书还你,抽空你把婚书也还我们,还有你给我女儿买的东西,咱们家不占你便宜,统统都还你。”

    刘老爹让老妻赶紧回屋把陈虎买给女儿的金银首饰全拿出来

    孙桂花气的差点跳脚,她疼的唉哟哎哟的还要辱骂,“你,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我,我跟你们说,就,就算养女冷血,我们可还是有个待在国公府的亲生女!你,你们就给我等着吧。”

    刘家二老冷笑了声,也不多言。

    陈虎咬牙,他暗暗发誓,以后定要这些人上门跪着跟他道歉。

    就算姝姝不管他们了,他们还有个亲生女在国公府做姑娘,那与真千金是没任何区别。

    陈虎拿着刘家退回的东西,转头去换了银钱,抬着孙氏去医馆治疗。

    孙氏拉着儿子手咬牙切齿道:“阿虎,你爹如何了?你,你去京城寻你妹子,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你妹子,让她派人来把这些狗东西都给杀光!”

    “寻姝姝?”陈虎问,又气道:“我爹赌钱欠了人三千两银子,拿了我们房子做抵押,现在房子被人收走,他也被县老爷打了顿关进大牢。”

    “这老畜生。”孙氏气的破口大骂,又呸了一口吐唾沫星子,“寻这小贱人作甚,她也是个不知感恩的,自然是寻你亲生妹子,她与我们有血缘关系,被我送去国公府做了十三年娇娇小姐,总要报答我们的。”

    送去国公府?陈虎心里咯噔一声,抬眼望孙氏,“娘,当初报错孩子是,是您故意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