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千八百七十一章 浑源的来历

    {    } 无弹窗

    女娲发现的这一手段,是浑源再造。

    荒神炼体法这条路走不通后,炼体一道在母世界渐渐式微。

    一些蛮族钟情于炼体,可发挥的力量终究优先,无法与彼岸之力抗衡。

    无论是女娲,或者母世界其他的超级势力,都为强化肉身苦恼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那时女娲已踏足二十二重天,她在其发现了一种怪的彼岸信物,这种彼岸信物名为浑源之灵。

    浑源之灵属于辅助类的彼岸信物。

    将其召出后,能够与自己的肉身融合,大幅度提升自己的肉身强度。

    浑源之灵在二十二重天内属于很普通的彼岸信物,对肉身强度的增幅算不强大,蕴藏的彼岸之力也很普通,这种彼岸信物在二十二重天根本不得重视。

    但很偶然的情况下,女娲发现了浑源之灵一个很特殊的特性。

    这彼岸之灵竟是一种活物

    彼岸的活物虽然罕见,但到了女娲那等层次也算不得什么。

    可浑源之灵的性质又有些不同,它虽然属于辅助类彼岸信物,可又拥有降临类彼岸信物的特性

    发现了这个特性后,女娲做出了第一次尝试。

    她让伏羲也在彼岸抓了一只浑源之灵,然后两人同时将浑源之灵召唤出来。

    降临类的彼岸信物能够长期出现在母世界,这两只浑源之灵相互认做同类,它们可以用看不见的语言沟通,相互依存,甚至繁衍

    到了繁衍这一步后,女娲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

    繁衍出来的浑源之灵并没有回归彼岸,而是留在了母世界内。

    更有趣的是,繁衍出来的浑源之灵竟是无主之物

    无论是伏羲还是女娲,都无法界定浑源之灵到底是什么,它是母世界的生灵还是彼岸的信物都是,但都不是

    一只浑源之灵能强化一部分肉身,如果有许许多多的浑源之灵

    女娲想到了这一点,也异常的激动。

    通过最初的两只浑源之灵,使其不断地繁衍,聚集在女娲手的浑源之灵数量也多了起来。

    当浑源之灵的数量超过一百个后,女娲让伏羲将其尽数吸收。

    这些繁衍出来的浑源之灵,尽数纳入了伏羲的体内,直接将伏羲的肉身提升了一个层次,所以伏羲算是第一个进行浑源再造的人。

    黎山培育浑源之灵的消息不胫而走。

    昔日浑源之灵这等寻常的彼岸信物,在彼岸忽然变得极为抢手。

    各个超级势力都展开了对浑源之灵的争抢,一度导致二十二重天内的浑源之灵几乎绝迹。

    和女娲的遭遇类似,其他超级势力的强者们也培养出了浑源之灵的后代,这等怪怪的生灵成了强化自身的一条大路

    浑源之灵的出现,意味着那些强化类,以及各种逆天的神秘类彼岸信物变得越发实用,至少他们能够跨越肉身强化的极限。

    可各大超级势力没高兴太久,发现这条路有些走不通了。

    女娲当时在繁衍浑源之灵时非常顺利,短短一年时间,培育了差不多数千个浑源之灵,当超级实力们竞相开始培育时,发现浑源之灵的繁衍能力大幅度下降。

    有些超级势力忙活了几年,也不过百只浑源之灵,更有甚者是一无所获,浑源之灵竟不再继续繁衍。

    后来经过那些超级势力在神庙的追查原因,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浑源之灵这个种族有着数量的极限,它们种族的极限是二十万之限。

    一旦浑源之灵的数量达到二十万之多,无法再多繁衍出一个。

    当其一个被人炼化后,,才有可能诞生下一个

    女娲因为是最先发现浑源之灵的,当其他超级势力有所动静时,她已经培育出了十多万个浑源之灵,而其他的那些超级势力多的不过万,少的只有几百,显得尤其可怜。

    而且那些超级势力的生灵炼化了浑源之灵后,新的浑源之灵很大概率会诞生在黎山,毕竟黎山的浑源之灵基数最大

    又过去一段时间后,黎山的浑源之灵已达十五万之多,其他种族更少了。

    诸多超级势力眼红了,联合在一起逼迫黎山交出浑源之灵。

    在巨大的压力下,女娲选择了妥协,被迫无奈构筑了浑源大世界,联合母世界所有的超级势力,将所有的浑源之灵置入了浑源大世界

    按照他们的推断,十年左右浑源之灵的数量能成长到二十万之数,届时所有种族的人前来收割便可,能够收割多少,能够完成浑源再造,看个人的造化。

    但浑源大世界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够进的,那里的门票放在整个母世界都是稀缺之物。

    一张门票几乎意味着一名浑源境强者,太一天宫七山那么多天才们,可都是盯着这些门票,焱妃开口送出十张八张太夸张了。

    瘿老将细细的拐杖又戳进了地面,冷哼道“要那么多门票有什么用”

    焱妃并不与瘿老争论,她朝着罗征轻轻一笑道“心流剑派离我们太嫡宫很近,令牌也给你了,一定要经常来看看。”

    说着焱妃才飘然而去

    瘿老则朝焱妃的背影啐了一口,便慢悠悠朝昊然剑殿门口走去。

    凌霜玩着瘿老,看着罗征,忍了好久的一句话才说出口,“罗征,你是为何事前去太嫡宫”

    焱妃的这番态度太不正常了,凌霜心猜测罗征与凤歌之间到底发生什么。

    “次七山小会的时候,我得罪了凤歌,”罗征说道。

    凌霜点了点头,“嗯,那时我还提醒过你,凤歌当时气的不轻,要提防她的报复。”

    罗征耸耸肩膀说道“她的确报复了,将我的人掳进了太嫡宫,我找去太嫡宫跟她打了一架。”

    秋阴河,河池,林战霆与海老都追随在瘿老的身后缓步而行,他们这几位成名的强者也有一颗八卦的心,听到罗征的话心也颇为怪。

    怎么打了一架,被焱妃看了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

    “那焱妃为何对你这般态度”凌霜的大眼睛眨了眨问出了这句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