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零一章 压抑

    当年宁雨蝶被人所救送入云宗培养后,背负着全家被灭门的仇恨,宁雨蝶就未曾哭过。

    在她那小小的脑瓜中,唯一的信念就是为家族复仇。

    相比青云宗,云宗的竞争更加激烈。

    毕竟青云宗偏安一隅,与罗征一同竞争的只是一些士族子弟而已,那些所谓的大士族在中域里则不值一提。

    而云宗之中则是来自于各大三品世家的子弟,能够在云宗脱颖而出,固然也是宁雨蝶天赋出众的缘故,但是更为重要的则是宁雨蝶的毅力。

    举目无亲,孤身一人,那时候的她却只是一个小女孩而已,而且她的个头远比其他弟子小,何况又是一个异乡人,在云宗之中自然不断地受到排挤。

    但是宁雨蝶就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咬牙一步一个脚印,在没有任何人扶持的情况下,在云宗数百万弟子之中脱颖而出,同时在试炼者之路中拿到第一名的成绩

    进入云殿之后,她更是成为耀眼的新星,拜入了玉婆婆门下,得以传授九天玄女心经,在散功八次之后,宁雨蝶才得以坐上殿主的位置。

    宁雨蝶并非特别坚强的人,从内心来讲,其实她还是宛若小女孩的心态一般,但是她将自己所有的委屈,恐惧,懈怠这些负面情感牢牢的压制在了内心深处,未曾在人前发泄过一次

    就算是面对死亡,她依旧安详从容。

    但拥有如此克制能力的她,在见到罗征之后忽然之间哭得稀里糊涂,不能自抑。

    早在争夺升龙台的时候,宁雨蝶对罗征就已经芳心暗许,这个少年就这样突兀的闯入她的内心,只是那时候在宁雨蝶心中尚且存在许多顾虑,正是因为这些顾忌让她没办法认清楚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后来点燃仙墓灵灯,进入仙墓之后,她虽然获得了丰盛的宝物,可是罗征却消失了。

    这时候宁雨蝶才发现,罗征对于她是何等的重要。

    只是两年的时间,罗征却了无音信,宁雨蝶曾派遣云殿之人在整个中域中寻觅,甚至发布了数道寻找罗征的任务,这些任务的奖励让人瞠目结舌,据说当时很多云殿弟子将这些任务与其他宗门互相分享,甚至连天下商盟和虚灵宗的弟子都参与进来,就是为了拿到云殿的奖励

    因为这些任务的原因,宁雨蝶饱受云殿众多长老的指责。

    不过宁雨蝶一句话就让他们闭嘴了。

    首先那些奖励都是宁雨蝶自掏身家,何况罗征对于云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全中域最为坚固的护宗大阵,这种人才放在任何宗门都会当做祖宗一样供着,云殿没有不重视的理由。

    可即使发动了无数武者寻找罗征的踪迹,却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罗征似乎凭空消失了一般,一年之后,宁雨蝶不得不撤掉了这个任务。

    即使找不到罗征,宁雨蝶也深信,他总有一天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只是没想到罗征会出现的如此突然,又是如此及时

    “哭好了吗”罗征盯着宁雨蝶那张宛若白玉雕琢的脸问道。

    宁雨蝶的双目之中宛若梨花带水,当情绪如同开闸一般宣泄之后,她又渐渐的恢复了自己的状态,想到自己竟然在罗征面前如此失态,脸色顿时又窘迫起来,脸上一红,一个翻身离开了罗征的怀抱,抿嘴问道“罗征,这两年你去了哪里”

    看到宁雨蝶瞬间恢复状态,一本正经而又十分仓促的样子,罗征心中好笑,不过他知道宁雨蝶脸皮薄,或许以殿主的身份同自己说话,才符合她的行为方式。

    罗征点点头,却嘿嘿一笑,“去了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

    看着罗征嬉皮笑脸的样子,宁雨蝶的小嘴一撇,“正经点你身为云殿弟子,私自脱离云殿,按照云殿的规矩是要接受处罚的。”

    不远处的熏听到宁雨蝶的话,脸上忍不住翻翻白眼,相比宁雨蝶,熏的性格显得直白,如果将她换做宁雨蝶,现在决计不会这般同罗征说法,何苦要抑制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呢

    该好好抱着罗征就抱着呗,自己压抑自己,最终却是苦了自己,那就是活该了,熏在心中这般想着。

    说白了,熏认为宁雨蝶有些“装”了。

    只是熏并不了解宁雨蝶成长的经历,两个同样优秀的女人成长的经历完全不同,宁雨蝶一路压抑自己的内心几乎已经成了习惯,方才她情绪因为太过于喜悦濒临崩溃,所以才将压抑自己的笆篱给冲垮了,这时候恢复了平静,自然会恢复她本来的样子。

    不过在罗征眼中,宁雨蝶这般“装”却是有些可爱,他依旧笑嘻嘻的回答道“那该如何处罚我呢”

    宁雨蝶却莞尔一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的时候,再处罚你吧”

    然而就在这时候,熏从一边缓缓地飘过来,对宁雨蝶说道“要不我替你想如何”

    宁雨蝶并非没有发现熏的存在,不过刚刚距离太远,她也没有注意到熏的动向,还以为熏仅仅只是罗征的剑灵而已,这会儿熏飘过来,竟然还开口说话,顿时把宁雨蝶吓了一跳。

    她看了看熏之后,才问转头问罗征,“罗征,你这剑灵是怎么回事”

    罗征却耸了耸肩膀,“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有一道灵魂在我的剑灵之中,也可以说她就是剑灵之体,她叫做熏。”

    “熏你是异族人”宁雨蝶盯着熏问道,目光之中隐隐有一丝警惕之色。

    很早之前,宁雨蝶就非常奇怪,为何罗征会将剑灵化作如此标致的一个美人,这个女人从发梢到脚步,从面容到身材,除了那一对尖尖的耳朵之外,无一不是完美的存在,即使是宁雨蝶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毕竟宁雨蝶的身高是一个硬伤。

    熏的个头与罗征相差无几,所以宁雨蝶比熏也是矮了一个头。

    熏淡淡的看了一眼宁雨蝶,她如何感受不到宁雨蝶隐隐蕴藏的一丝敌意

    宁雨蝶是看着罗征进入云殿,并且三步两步飞速崛起的,她将自己当做了罗征的殿主,导师,引路人一般的定位,而且她已经对罗征产生了爱意,对于罗征身边忽然出现一位陌生的女人,尽管只是他的剑灵,同样也会有些忌惮和警惕。

    熏站的位置很高,所以看得十分通透,活了漫长岁月的她比罗征,比宁雨蝶都更加了解人性,面对宁雨蝶的诘问,熏却淡淡一笑,“对,我是妖夜族人。”

    中域里曾经出现过魔族和妖族人,但唯独没有妖夜族人,宁雨蝶对于这个种族则是完全陌生,看到熏的笑意,宁雨蝶没有由来的一阵不爽,于是宁宇的又问道“你为何要呆在罗征的身边”

    熏眨巴了一下眼睛,双目之中更有调皮之色,既然你喜欢压抑自己的感情,那就让你再压抑一点,于是她嘻嘻一笑,“我是罗征的剑灵,我和他原本就是一体的。”

    原本就是一体

    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仿佛情人之间的对话一般,在罗征为熏找到一副新的躯体之前,熏会一直以剑灵之体的形态存在,而且一直居住在罗征的身体之中。

    熏说的这话的确没错。

    宁雨蝶则皱着眉头,盯着罗征,显然是让罗征解释其中的原因。

    这时候罗征却对熏说道“熏,不要乱说话,关于她的事情说来话长,以后我再跟你解释吧,现在你还要处理云殿的事宜。”

    云殿刚刚遭遇了一场叛乱,现在宁雨蝶还根本不知情,虽说这场叛乱被罗征及时赶到,并且将之镇压下去了,但终究还需要宁雨蝶给出一个论断,如何处置那些叛乱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