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一章 帮你出头

    莫灿撇撇嘴,他早就知道,回到莫家会被这些人冷艳嘲讽了,他自小在莫府长大,受到的各种鄙视,以及不公正待遇已经太多了,他没实力,又没有谁肯做他的后盾,故而一直以来都是逆来顺受。

    他是习惯了,但是罗征,章无县,周显等人却不习惯

    这管家是什么东西不过是莫府的下人而已,就因为登上这莫府管家的位置,就敢如此说话

    其中反应最大的是章无县,因为他章家之中,从来没有下人敢在主人面前这么说话,章无县皱了皱眉头,对莫灿说道“莫灿,你们莫家的下人,都是这幅德行”

    莫灿笑了笑,正想回答,没想到这话传入那管家耳朵中,那管家顿时不干了,他瞧不上莫灿,自然连同莫灿带来的朋友也都一并瞧不上了,这便说道“德行什么德行你这个小胖子倒是说说,我是什么德行”

    看着那管家一副找死的样子,章无县的眉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

    别看章无县平常都是一副憨厚的样子,真的把他惹恼了,麻烦可就大了。倘若章无县真的爆发起来,今天这城北莫家的聚会就不用办了,随随便便从章家调遣几个人过来,就能把这莫家里里外外都修理一遍

    不过章无县还是忍住了,今天毕竟是莫灿邀请他过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说什么也要给莫灿这个面子。

    此刻莫灿也是满脸歉意,他可是知道章无县的身份,人家乃是章家的三少爷,让他跟着自己在家中受委屈,的确是不应该,所以一向和和气气的莫灿对那管家吼道“曲管家这些是我的朋友,请你尊重点”

    这姓曲的管事嘿嘿一笑,“尊重我为何要尊重,你有什么资格”

    曲管事的话说到一半,剩下的话便说不下去了。

    他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最凶残的凶兽给盯上的感觉,让他毛骨悚然。

    曲管事脸色发白,战战兢兢的转过头去,便是看到罗征那一双明亮的眼睛。

    罗征只是用十分淡然的目光盯着曲管事,不过在盯住曲管事的同时,将一部分灵魂之力释放出去,形成一股灵魂威压。

    以罗征现在的实力,只要他想,仅仅只是靠着瞪眼就能压制住曲管事,让他说不出话来。

    “莫灿,我们进去吧,”罗征淡淡的说道。

    莫灿虽然不清楚,曲管事此刻为何像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不过能够猜出应该是罗征的缘故。

    于是莫灿还是拍了拍章无县的肩膀,带着歉意说道“无县兄,抱歉了,我们家下人的确不对不过你别跟他置气,我们还是进去吧”

    既然莫灿都这么说了,章无县也就算了,点点头,便和周显两人跟在了莫灿后面。

    至于罗征,则走在最后面。

    就在罗征将目光收回来后,那曲管事感觉到那股威压顿时消失了,他顿时感觉一阵轻松。

    罗征的这股威压,可是让曲管事非常难受

    这曲管事心中不爽,便张口准备开骂,虽说罗征露的这一手十分不凡,但是曲管事也没有放在心中,毕竟罗征不过才是先天一重而已,在曲管事看来,这莫灿结交的一些人,只能算是狐朋狗友,上不了台面,也无需放在眼中。

    这里可是在莫府,一个先天一重的小子也敢放肆

    于是曲管事指着罗征的后背,张口就要开骂。

    就在此刻,罗征扭过头来,目光紧紧的盯住曲管事,嘴角微微弯曲,轻轻一笑。

    一抹明黄色的灵魂之力悄然凝聚成一道尖刺,朝着曲管事狠狠的扎了过去

    先前罗征利用灵魂力量对曲管事进行压制,只是小小的警告一下,让他闭嘴。

    但是这世界上天生有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不懂得收敛,对于这种人,罗征只有出手狠狠的教训

    “啊”

    曲管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随后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不断地打滚,翻来覆去,凄惨无比。

    曲管事身边的两位家丁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都瞪大了眼睛在旁边干着急。

    “曲管事,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了”

    “曲管事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罗征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冷笑,这才扭头朝着莫府的院子里走去。

    走在前面的三人,其实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之前罗征曾在他们三人面前展现过精神攻击,当时罗征就是用这一招让秃鹫峰的弟子柳存世痛苦的死去活来。

    想必今天同样是使用这一招了。

    那个曲管事实在是太可恶,让他吃点苦头也是应该三人都是这般想着。

    罗征跟上来后,便继续朝着莫府内面走去。

    城北莫家的占地不小,院落一环套一环,虽说内门的屋宅年岁已久,但经过装点之后还是重新焕发出当年的阔气。

    一路之上,丫鬟家丁来来往往,手中端着各种精致茶点,小吃,看样子是在为接下来的饮宴做准备。

    走了几条过道,又穿过两扇门后,便到了莫家的客堂。

    这客堂前面有一个露天的场地,场地旁边正有一个戏班子搭了台,上面几个戏子捏着鼻子咿咿呀呀。

    戏台子旁边,则是几十张桌子,虽然此时宾客并没有坐满,但已经来了不少人了。

    莫灿带着罗征三人走进去,里面有家丁认出莫灿,不过就连一个小小的家丁都不拿莫灿当回事,言语之间虽说没有轻慢,但是语气也充满了不屑“莫灿少爷带着自己的朋友回来了么自己在那边去坐着吧”

    莫灿只能非常无奈的带着罗征三人,走向了一张桌子,这桌子并没有安置好,便是连凳子都是莫灿自己去搬过来的。

    四人坐下之后,看着不断进来的人们,章无县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对莫灿说道“莫灿,看样子你在这莫家的日子真不好过啊”

    莫灿只能勉强一笑,只是说道“我倒是算了,只是害得几位兄弟也脸面无光。”

    “休要这么说,莫灿,你在家中排行老几”章无县一挥手,他们是帮莫灿来撑场子的,换句话说,他们就是来帮莫灿的,其实无论是罗征还是章无县,心里都打定主意了,若是这莫家人真的欺人太甚,他们定然要帮莫灿找回场子

    不过章无县的心思比罗征和周显都细密,在此之前,章无县要问清楚莫灿是嫡系还是旁系,为何族中的人如此排挤他。

    莫灿听到章无县的问题,已经明白章无县想了解什么,便将他的情况简略说了一遍。

    其实莫灿在族中并非旁系,相反,还是长房长子。

    按照这个道理,莫灿在莫府之中的地位绝对不会差,至少不可能会有哪个仆人敢对他指手画脚。

    可是在莫灿年幼的时候,莫灿的父亲因为一次家族任务失败,惨死在乱箭之中,此后莫灿的地位便是一落千丈。

    虽说他依旧是长房长子,但是现在的莫府,乃是由莫灿的三叔任家主,对于他这个“长子”自然没有好的待遇了,平日里进进出出便是形同路人。

    “你这三叔,当真可恶,莫非家族中的其他长辈,没有说法”听完莫灿的话,章无县摇摇头,神色之间更是有了一丝愤慨。

    一般来说,莫灿的父亲死了,莫灿作为家主遗孤,族人更是应该好生相待,可是莫家却完全相反,不仅不给予任何照顾,若是有机会,怕是要将莫灿逐出家门。

    周显也是满脸愤愤之色,“这种家族,不念亲情,让人好生寒心”

    罗征随后饮了一杯茶水,随即淡淡说道“嘿嘿,既然如此,我们帮莫灿兄出头,也算是名正言顺了,倘若一会儿那些人真的不识好歹,闹得不可开交,莫灿兄可否有意见”

    莫灿的遭遇,与罗征很像,都是因为父亲死去后,在族中失势,此刻罗征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帮莫灿找回场子

    看到他们三人都义愤填膺的样子,莫灿摇摇头说道“三位拿我当兄弟,好歹我莫灿是能分得清楚,若是三位兄弟肯帮我出这个头,我莫灿自然是千般愿意。”

    章无县嘿嘿笑道“既然莫灿兄不介意,那就行了,真若是闹起来,一个莫家,想必我还是兜得住”

    其实以章无县的心机,以前的他是不肯做这种事情的。

    因为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城北莫家,也算是士族,章无县犯不着因为这点小事去得罪莫家,倒不是说他章家会畏惧莫家,实际上这种没落的士族在七大士族以及章家眼中不值一提。

    但是章家之人做事有一个原则,就是从来不做没有利益的事情,没有由来的去得罪莫家,这就是吃力不讨好。

    不过这一次,章无县却有一个理由。

    经过章无县这段时间的观测,罗征绝对是一个值得章无县投资的对象。

    以章无县的直觉,未来罗征的成长潜力几乎接近于无限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连载完本小说,尽在安卓读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