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过因着楚寔越来越忙, 局势也越来越诡谲,夫妻之间能有这般闲情逸致的时候却是越来越少。

    楚寔甚为遗憾, 所以只要逮着机会就饶不过季泠, 而季泠呢则是松了口气, 觉得好不容易有了喘息的机会, 乐得悠闲。

    然则该来的终究要来, 小皇帝在退位诏书上用了印, 楚寔终究走上了那个位置。

    季泠并没住在历任皇后住的昭阳宫里, 而是被楚寔留在了皇帝的寝宫乾元殿。理由很充分,反正后宫就她一人, 住那么老远,他也懒得走。

    季泠自己也没个做皇后的意识,一时间观念也转换不过来,并不知道将来前朝会为这件事吵翻天。普通夫妻, 夫妻同住乃是天经地义, 可到了皇帝这儿,却就调了个个儿, 皇后局住在乾元殿却成了越矩。

    当然这是后话,却暂时不提。只说前头皇极殿正举行登基大典时,季泠不得参加,她的册封礼, 还需要等一段时日。

    所以楚寔在前面忙碌时, 季泠却是悠闲地用着午膳。最近日子炎热,她有些不耐暑, 精神很是恹恹,食欲也不振。就为这个,楚寔便将她的册封礼推到了秋后,怕她穿皇后吉服时中暑,这却也是体贴。

    “娘娘,御膳房把午膳送过来了,你多少还是用一点儿吧。”长歌劝道,“否则皇上回宫时,怕又有说你。”

    季泠有些气愤地道“少拿皇帝来压我。”话虽如此,可她还是乖乖地坐到了桌前,楚寔的碎碎念她可是顶不住。

    只是才吃了一筷子菜,胃里一阵翻涌,“哇”地就吐了出来,这还不算,简直是挖出萝卜带出泥一般,胃里的东西全部吐空了,最后全是水。

    长歌当时就吓到了,好在还有一丝冷静,赶紧地让采薇去请太医,然后又疾言厉色地跟苏英和道“还不快去把御膳房给围起来,一只蚊子都不许跑了,再去禀了慎刑处的南统领。”

    南统领便是南安,慎刑处是独立于朝廷之外的只对皇帝负责的衙门,权利极大。正因为权利大,所以才取了这么个名字,慎刑。

    苏英和也吓着了,想不到在皇帝登基大典这日居然闹出了这种事,如果皇后真被人下毒,那整个内廷都要被翻一遍了。

    “别”季泠一听就急了,想要阻止苏英和,可她才刚说了一个字,就又开始吐,险些把肠子都吐出来了。

    苏英和见状自然不敢再耽搁,南安那边一接到消息,立即就赶去了御膳房。里面的所有人都已经被绑了起来,统统跪在院子里。

    南安的眉头紧皱,心里却是怒气滔天,他是着实没想到自己监视得那么严实,居然让人在皇后的饭菜上动了手脚,等皇帝回宫,只怕同一个问罪的就是他。

    南安跟了楚寔那么多年,太明白季泠对他意味着什么了。

    别说中毒了,就是皱皱眉头,那都得给出说法儿来的。

    却说乾元殿里,季泠好容易停住吐,由着长歌扶到了榻上躺下,整个人更是恹恹。

    “娘娘莫怕,太医马上就来了。”长歌自己在劝季泠,可她的声音却比谁都抖得厉害。她完全不懂,那些菜都是让人试吃过的,怎的就会中毒

    说来也是好笑,寻常女子若是呕吐,大家就会忍不住问一句是不是有了。

    可轮到季泠这儿时,谁能往怀孕上去想呢

    苏英和将消息传给南安时,南安立即就让他去皇极殿跟太监总管余德海说,意思就是要转告皇帝了。

    “可今日是登基大典啊。”苏英和颤着声音道。

    “不管是什么大典,若是你不去跟余德海说,你就等着掉脑袋吧。顺便告诉余德海,少替皇上做决定,皇后娘娘的事儿,再小也是大事儿。”

    一开始苏英和还不信,可后来看到楚寔真的在登基大典里抽出了空跑到乾元殿就知道南安没说错了。而皇帝在宫中奔跑,估计这辈子也就只能看到这一回。

    楚寔跑回乾元殿时,已是满头大汗,一进门见季泠脸上惨白地闭着眼躺在榻上,脚下就是一软,亏得余德海扶得快,否则就要摔下去了。

    “阿泠”想来都是从容不迫,哪怕刀架在脖子上了也不会抖一下的楚寔,这会儿居然声音都在发抖。

    季泠微微睁开眼,想要坐起来,楚寔赶紧快步上前将她扶起来,而心呢总算是放下去了一点点,只要季泠还活着就行。

    “表哥,你怎么回来了”季泠甚是吃惊,赶紧道“你快回去吧,不是登基大典么”

    “究竟是怎么回事”楚寔急道。

    “呃。”季泠觉得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不过是虚惊一场,却闹出了那么大的阵仗,不仅围了御膳房,还把楚寔都给请回来了。“没什么事儿,就,就是,太医说我怀孕了。”

    这话说得季泠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怀孕” 楚寔握住季泠的手忍不住紧了紧,惹得季泠痛呼。

    季泠道“我也觉得不可信呢,不过曾太医说就是怀孕的脉象。我怕有什么错,就让长歌又去请别的太医了,所以表哥你也别抱太大期望。”

    只是话才说完,季泠就见楚寔脸上露出了笑容,而且嘴巴越咧越大,“好,太好了,这个孩子来得太好了。”

    “还不一定呢,万一是错诊呢”季泠怕楚寔高兴得太早。

    楚寔低头在季泠额头上亲了亲,“傻孩子,曾广仁如果能连怀孕都把错脉,那也就不用当太医院院正了。”

    “都怪我,你这些日子饮食不振,又嗜睡,我早该猜到的。”楚寔道。

    “谁能猜到呀,我一吐,他们都以为是中毒了呢。”季泠自己也是好笑。

    “做得好,放心吧,长歌和苏英和我都有赏。”楚寔却是一点儿没怪罪她们闹的这场乌龙,“他们伺候你就是再小心也不为过。”

    因为乌龙而将楚寔从登基大典中叫回来,季泠还以为他要大发雷霆的,却没想到是这种结果。“你还是赶紧回皇极殿去吧,现在外朝只怕已经乱成一团粥了。”季泠推了推楚寔。

    楚寔起身道“放心吧,哪怕是登基大典,皇帝也总要有更衣的时候吧不会有事的。不过我现在的确不能陪你,你自己要小心,别下榻,要什么就吩咐伺候的人去就行了。我那边一结束就回来看你。”临走前楚寔还摸了摸季泠完全平坦的小腹。

    这个孩子来得的确太是时候了。不管楚寔的东西是什么,又是为了什么推翻前朝的,但总归是要顶着骂名才能登基。

    季泠久久没有身孕,他膝下至今只有两子一女的事儿自然会被人拿来做文章,说是报应。

    如今十来年未曾有孕的季泠,在他登基的时候却突然怀上了,这不就是天命所归的最佳写照么

    消息最后被证实时,全朝都震惊了。

    皇帝的家事就没有人不关心的。季泠难以有孕的事也不是秘密,都偏帝后情深,众人都以为将来太子的位置必然是楚旸的时候,却没想到皇后居然这时候有了身孕。如果生的是公主还好,若是儿子,这队就不好站了。

    为着朝廷能稳固,苏太后在知道季泠怀孕的消息时,立即就将楚寔请了去。

    “如今你已经登基,这太子的位置是不是也该定下了”苏太后开门见山地道,楚旸从小养在她身边,感情自然不是季泠的孩子能比的,所以她第一个想的就是要确保楚旸的位置。

    “儿臣没想过立太子。太子的贤愚关系着天下苍生,如今旸哥儿尚未定性,我不能确定他可以承担起天下这副担子。”楚寔道。

    “皇帝,你这样做,不就是让他们兄弟将来为了争位而互相残杀么只有早定太子,明了君臣之分,你其他的皇子才能安分,天下才能太平。”苏太后道。

    “再说,你不立太子,不着力培养他,将来他又如何能接过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