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五章

    楚寔从地上捡起一个残破的天球瓶, 对着一面墙砸了过去,那天球瓶应声而碎。

    季泠还是不解。

    楚寔又将一个小茶壶递给季泠, 示意她学他的样子扔出去。

    季泠可没有砸东西的习惯。

    “试着砸出去。”楚寔作势要来教季泠。

    季泠只好慌乱地将那小茶壶扔出去听个响儿。

    这种事一旦开了头, 后面就顺理成章了。

    季泠不停地砸着楚寔递过来的瓷器, 砸得她头发都乱了, 砸得她背脊冒汗, 可也砸得她心里舒坦了一分, 砸得她心里那口恶气微微缓解了一分。

    到她气喘吁吁, 香汗淋漓时楚寔才停止“投喂”季泠,引着她去前头的厢房坐下喝茶。

    经过这么一番运动, 季泠原本素来苍白的脸色添了几分血色,哪怕这几年风里雨里的粗糙惯了,可她的容色依旧称得上绝代。当然比之楚寔梦里的季泠,却又要差上好几分了。

    “以后若是遇到脾气发不出来的时候, 就跟我说, 我带你来这儿。”楚寔道。

    兴许是发泄了一番之后,季泠也有了说话的兴趣。她在楚府那么多年, 几乎没见过楚寔发脾气,不由道“大伯”

    这称呼才出口,季泠就知道自己错了。“大公子想发脾气的时候,也是来这里么”

    楚寔摇头道“不。”

    在季泠的疑惑里, 楚寔揭晓了答案, “我一般选择让别人发脾气。”

    季泠是被气笑的,可寻思之后发现, 楚寔还真是这么做的。

    突兀地,季泠转变了话题,但也可以说是被楚寔这句话引出来的。“大公子是要把我养做外室么”

    “若是养做外室,却为何还要再等半年”楚寔反问,似乎早料到了季泠会有这么一问。

    “可是,你难道就不怕将来别人认出我来”季泠问。

    楚寔笑了笑,“山人自有妙计,你别操心了。这半年好好地调养一下身体吧。”

    接下来的日子,季泠果真是在调养身体。楚寔更是将老太太去后就回乡养老的王厨娘给重新请了回来,就在庄子上用药膳给季泠调理。

    此外还有一个留着山羊胡子,须发都白了的老大夫每旬都要来给季泠诊脉开药,后面这半年,她也不知喝了多少苦汤进去。

    除了这两人之外,却还来个十分厉害的嬷嬷,教季泠规矩。她虽然敬着季泠,却也会不遗余力地纠正她一些小动作,让她做到极尽优雅端庄甚至雍容。

    还要指导她穿衣、打扮、配色,林林总总的好不繁琐。

    季泠对王厨娘是有些亲近的,当初她什么都不会,一个人住在那破败院子的时候,反而是王厨娘会周济、指点她一下。

    可同样的,季泠也担心王厨娘会怎么想自己。

    谁知王厨娘刚来见第一面时就道“姑娘生得可真像一位故人。”

    什么故人明明就是同一人,季泠不信王厨娘没认出自己来。

    “可惜她是个没福气的。说起来姑娘和她也是同宗呢,听说都是季家的表姑娘。”王厨娘道,“不过她的个子没姑娘高。”

    季泠不由松了口气,难怪王厨娘以为自己是另一人呢。她离开楚府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儿了。她的个子的确长了一些,容貌虽然变化不大,可也有些许的差异。

    说是一个人也可,可若是让人先灌输了一通说是比人,她也就会先入为主地真以为季泠是季灵的表妹。

    瞧瞧,楚寔想得多周到,怕以后有人叫季泠她露了馅儿,索性就只换了个字儿。

    这半年的功夫里,季泠的身边来来往往总是有人,反正就没有让她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所以无论是想逃还是想死都没有机会。

    然则自杀总是有冲动的成分在里面,过了那阵子之后,也就未必提得其那么大的勇气去死了。

    自古艰难唯一死嘛。

    对季泠而言,这半年楚寔再也没出现过,所以这样的生活对她而言几乎称得上是心所向往的生活了。

    自由自在,没有负担,再不用担心周容会因为自己跟楚宿闹腾,也不用再愧疚自己当初鬼迷心窍地嫁给了楚宿。她好像真死过了一次似的,真的成了季灵。

    可是“断头的日子”总是要来的。

    当楚寔重新出现在季泠面前时,季泠就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楚寔仔细地打量了季泠一番,脸上含笑道“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气色好了许多。”

    可不是好了许多么人愁虑的时候难免憔悴,皮肤再白皙也隐隐透着蜡黄。

    而季泠呢,大概是觉得人生已经跌到了谷底,罐子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