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六章

    伤心的人似乎都失眠。

    余德海跟着楚寔回了乾元宫, 刚想着要伺候他回后殿歇下,却见楚寔转身进了勤政殿, 处理那堆小山似的奏折来。直到快天亮了, 才小小地睡了一个时辰。

    起床后就开始马不停蹄地接见官员, 午休都没有停止的架势。

    大中午的觐见的是一位扬州籍的官员, 并无什么特别之处, 只是临退下时, 这人却有些支支吾吾, 楚寔蹙了蹙眉,余德海心里咯噔一下, 感觉这人要糟。

    下一刻却听那官员哆嗦道“皇上,臣有一个包裹,保,保存了许多年。”

    楚寔看了眼他, 没说话就是没反对他继续说。

    “是当年皇上离开扬州后, 有人送到的,辗转地送到了臣的手里, 臣也不敢乱扔,就一直收着。”

    当初楚寔是“死”着离开扬州的,也难为这人居然收着他的包裹而没随手扔掉,可后来那么多年他也没想着要还回去。只因为那时候他打开过那个包裹, 又怎么好再还给楚寔。

    也亏得这人呢, 是个什么东西都爱收着的人,就那么搁着搁着, 搁到了今日楚寔成了皇帝。这包裹就成了契机,那里面有楚府去了的老太太给他写的家信。

    文秉正听说皇帝最孝顺的就是他的祖母,心里就有了计较,纠结着要不要冒一把险。若万一这包裹真讨好了皇帝呢那他就能在皇帝心里留下印象了。

    这天下文武百官海了去了,别看文秉正能得着机会觐见皇帝,但皇帝却未必真能记住他。他进宫也不是来跟皇帝讨论天下大事的,只是新得了官职,照例要进宫谢恩,这种情况皇帝可见可不见,但因为楚寔是个极其勤政的皇帝,所以文秉正一个区区六品官员才有幸得见天颜。

    文秉正最终还是豁出去了,说出了包裹的事儿。

    “包裹在哪里”楚寔略想一想差不多也就猜到文秉正手里的包裹是什么了。那年他送了年礼回府,还没收到回信就已经假死回京,后来回的家书小事儿也就没人再有闲心去管了。

    文秉正道“在宫门外臣的小厮手中。”

    这宫可不是乾元宫,而是禁宫。官员进宫,哪儿能带伺候的人。

    所以包裹歇了好一阵儿才送到楚寔手里。而在等待的过程中,楚寔一个官员都没再见,文秉正就那么忐忑地站在一边。

    余德海则是对那包裹又惊又奇,不知是什么神物,能让皇帝居然连政务都不处理了,就那么等着。

    包裹送来后,楚寔甚至等不得余德海打开,直接道“拿过来给朕。”

    包裹里有家书,还有一枚扇坠。

    余德海就见楚寔颤抖着手拿起了那枚扇坠。

    扇坠的络子打得极好,可这么些年过去了,颜色都变旧了,显得有些灰扑扑的,楚寔却牢牢地攥在手里,不停地摩挲。

    他认得这枚扇坠。季泠也有一枚类似的,他从扬州回京后看到她用过,虽然只是匆匆一瞬,可因为那络子的颜色配得很美,所以楚寔有些印象。而他的记忆一向都很好,否则也不会成了状元郎。

    所以这是那年季泠给他的回礼么楚寔轻轻地反复地摩挲着那坠子。

    好半晌后,楚寔才看向文秉正,淡淡地道“退下吧。”

    文秉正忐忑不安地退下了,也不知道自己这包裹是送得对还是不对。不过余德海却知道结果,因为他看到楚寔回到后殿后,在那面记录了十来个大臣名字的白纱屏风上,亲手写下了“文秉正”三个字。这就是简在帝心了。

    那枚坠子是什么来历,余德海不敢多问,只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事后有人向文秉正打听了那包裹,所以余德海知道那是楚府当初寄给楚寔的家信。

    余德海感觉自己又摸着了皇帝的一点儿脉搏。打络子的必然是位佳人,只不知是哪一位佳人。

    但有一点儿余德海却是知道的,那枚扇坠子从此就没离开过楚寔的手心,上朝、睡觉,甚至洗澡都必须握在手里。

    可是扇坠子的络子是线打的,哪里经得住楚寔那么盘,很快就毛边儿了,还有松散的架势。看得余德海在一边比楚寔还紧张,生怕自己赶上那络子散架的时候。

    余德海是个人精,很清楚那一刻一定腥风血雨。

    可不是么,还真是被余德海给料中了,不过不是在内廷,而是朝廷的那桩大案尘埃落定了,一个都没活。

    等京城的血腥味儿稍微散了一点儿之后,朝中大臣就开始劝楚寔立后了,所谓阴阳相济才是王道,楚寔的前两任妻子都已经离世,这自然是要再娶的。

    因为立后的事儿,自然又得提一提那两位死去的妻子,是不是也该追封一下皇后之类的。尤其是成康县主的追封,陕西帮的官员冒头的最多。

    余德海都替这帮傻子似的武夫捏汗,你说好不容易打下了功劳,封侯拜将,干嘛非挑事儿如今的皇帝难道是因为健忘才不追封自己媳妇儿的

    那不是明摆着的不待见么

    可有些傻子偏偏就觉得皇帝如今不立后,不纳妃就是对成康县主旧情难忘,余德海只能在暗地里“切”。

    只可惜余德海一直打听不到那枚扇坠究竟是谁编的,要不然他在皇帝跟前的地位一定能得到巩固。

    就在朝廷里闹着立后和追封的时候,西安府那边儿却出了件事儿。

    定西侯,也就是皇帝的老丈人尸骨被盗了,有人说看到盗尸的人在鞭尸,最后还把定西侯挫骨扬灰了。

    这可是一桩大案,闹得沸沸扬扬的。皇帝当然也要出来说话,旨意里责令西安知府尽快破案。

    对,就这么简单一句话。

    尽快是多快这就值得商榷了。通常皇帝震怒,急着破案的,旨意里肯定不会用“尽快”那么含糊的词,必定是说限期三日或者五日之类。

    聪明人很快就不闹了,也再没人吵着要追封两位皇后了。但立后的事儿依然悬而不决,有大臣急得都口吐白沫了。

    余德海也帮他们着急,皇后可以不立,但儿子却是必须有的,这件事却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余德海发现,皇帝不仅对女色没兴趣,对男色也是毫无兴趣,以至于让他们这些可着劲儿想讨好主子的太监完全没有下手的地儿。

    皇帝的所有爱好似乎就是国事。余德海听说过皇帝乃是前朝的状元郎,按说应该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皆通,怎么也得有点儿爱好,可就他伺候楚寔这么久以来,压根儿就没见过。

    除了没日没夜地看奏折和接见群臣外,皇帝唯一的休闲活动就是去堆秀山坐着。一坐半晌,不言不语地摩挲着手里扇坠子上的那枚玉坠儿。这让余德海不停地想起那团尝起来有些咸的水渍。

    皇帝那么坐着,余德海等人自然只能在旁边干站着,罚站似地肯定又是大半宿。余德海一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又一边靠着树桩打瞌睡。他如今已经练出点儿站着睡觉的功夫了。

    不过今天晚上,余德海觉得自己的好运来了。这才月上中天呢,禁军统领北原来了。虽然是夏日,没秋冬那么冷了,但老站着还是腰疼。

    余德海赶紧上前禀报,心里乐滋滋地想着,今晚估计不用罚站了。

    “让他上来吧。”楚寔道。

    北原不知在楚寔耳边嘀咕了什么,站在一旁的余德海只见他立即激动地站了起来,险些步履不稳地摔了一跤,要不是北原眼疾手快地扶住他,就真摔了。

    余德海也跟着楚寔有两年了,还是第一回见到他有失态的时候,而其他大部分时候他觉得如今的皇帝与其说是个皇帝,还不如说更像个修行的和尚。

    无欲无求,六根清净,喜怒哀乐爱恶欲通通都没有。颇有那么点儿子死气儿意味,这实在不该是一个皇帝的状态。余德海有时候都不明白,楚寔皇帝当得如此生无可恋,当初干嘛那么费劲地要当皇帝

    要说这好不容易打下了江山吧,怎么着也得享受一下吧就算生活简朴,但女色总是可以享乐一番的吧

    余德海听说就是前些年在外领兵的时候,楚寔身边也是一个女人都没有的,就觉得纳闷儿,这同他所了解的男人可完全不一样。像他这样没根儿的男人都会去想,没道理皇帝却过得跟和尚似的。

    宫里那唯一的妃嫔也就是个摆设,成天穿得花枝招展的,也博不得皇帝的一瞬。苏太后觉得那是因为繁缨年老色衰,就命了他拼命地往皇帝身边塞容貌秀美的宫女。环肥燕瘦,各有特色,也从没见皇帝看中过谁。

    日子久了,嚼舌根的就多了,都在怀疑皇帝是不是不能。

    这种事儿,贴身伺候的余德海最有发言权,每天早晨都是雄风满满,无能之言绝不是解释。

    这会儿楚寔失态,余德海也没往女色上去想,只以为是不是有什么紧急军情。

    楚寔站定后,静了好一会儿,余德海才听他道“我早该想到的。”

    江西。

    前些年楚宿在给老太太守孝了一年之后任职的地方就是江西,后来因为楚寔登基封了王才回到了京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