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第八十章

    “是。”芊眠点点头。

    “为何来的家书里只字未提?”楚寔问。季泠寄居他妹妹家, 他自然要每月寄送家书的。

    芊眠道:“少夫人怕你担心。”

    楚寔沉着脸不说话, 过了好一阵子才道:“你好生照看少夫人, 请大夫的事我让任贵去办。”

    然而哪怕楚寔从京里请来名医,还有那告老回乡的太医, 也没人能说得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摇头。

    好在这病似乎也不熬人,季泠躺在床上就是那睡美人, 安安祥祥的,开春之后大地回暖,她自己也就睁开了眼睛。

    “表哥。”季泠没想到会看到楚寔,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 想撑着坐起来, 可手上却一丝力气也没有。

    楚寔也愣了愣,看惯了季泠沉睡的样子, 却没想到她今日会突然醒转。不过楚寔很快就动了起来,抚着季泠坐起身, 将靠背垫在她身后供她借力。

    芊眠在旁边已经是眼泪盈眶,“少夫人,你可总算醒了。”她整夜的睡不着,生怕季泠从此就不醒了。

    “我睡了多久?”因为睡太久了, 季泠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

    “整整两个月呢。”芊眠道。

    “去请康大夫来给少夫人把脉。”楚寔见芊眠抓不住重点只好开口。

    芊眠这才想起来,赶紧跑了下去。

    康大夫今年已经六十出头, 不过保养得宜,须发皆黑, 看着倒不像个六十的老人。他进门时,楚寔就站了起来将他让到了床头。

    季泠从床帘后伸出手来,芊眠也没往上搭手绢。她第一回是想这么做来着,被楚寔给阻止了,说那样大夫还看什么病。今日若非季泠才刚醒过来,衣衫不整,按照楚寔的意思,还想挂起帘子来方便康大夫望闻问切。

    把过脉又问了些情况后,康大夫退出内室,摸着一把胡子道:“少夫人如今的脉象已经恢复正常,着实也诊不出其他病症来。只是在床上躺了这许久,怕手脚都不灵便,得好生练练,否则以后怕手脚用不上力。”说罢康大夫就向楚寔嘱咐了些注意事项,还示范了几个动作。

    芊眠则留在内室照顾季泠,她一边给季泠擦脸和捧水漱口一边道:“少夫人,那康大夫是大公子专给你请的,如今就住在咱们府上,日日都来给你把脉的。大公子也是天天来看你。”

    “那大夫怎么说我这病?”季泠问芊眠。

    芊眠摇了摇头,“都没找出原因来,只说恐怕是和寒症有关。”这其实不说季泠也知道,芊眠就更清楚了。无论给季泠盖多少床被子,她的身体都是冰凉的,比死了也好不了哪儿去了,俨然就是活死人的样子。

    送走康大夫后,楚寔又走了进来,“康老说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平日多用些补气血的药、食,只是手脚还得锻炼锻炼才有力气下地。”

    季泠点点头,接着就不知道该和楚寔说什么了。

    却见楚寔在她床头坐下,“我估摸着你这病怕是和那条蛇有关,又加上后来大冬天的落了水,寒气入体。”

    季泠没说话,要说她没怀疑过那肯定不可能,可即便是知道了原因又如何?她只能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碍的,只是爱睡觉而已。”

    楚寔看了季泠一会儿,她的脸如今瘦得只有巴掌大小了,一双水银丸子似的眼睛显得又清又亮,就是脑子仿佛浆糊填的似的。“若是我一睡就是两个月,你觉得算没大碍么?”

    季泠不说话了,感觉自己在楚寔面前真是说什么错什么。

    “你好生养病吧,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楚寔道。

    季泠看着楚寔离开的背影,不由松了口气,她也不知怎么的,反正是越来越怕楚寔,恨不能一辈子都见不着才好。

    芊眠先伺候季泠喝了一碗米油,根据楚寔先前的嘱咐,扶着季泠下床走了走。季泠勉强做了几个王厨娘当初教的养身动作,都很吃力,但也知道不能着急。

    听说季泠醒了,繁缨、珊娘也赶着过来问候了一番。她们走后,季泠才问,“魏姨娘还关着呢?”

    芊眠摇摇头,那可是桩大事儿,今日她都还没顾得上讲。“大公子把魏姨娘送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送走了?”季泠不解。

    “嗯。”芊眠点头道:“大公子说是魏姨娘的命数冲撞了你,就让土司大人那小妾家里把她给领回去了,不过给了两百两银子的遣嫁费,以后魏姨娘改嫁也能有个傍身钱。”

    “可是我不是魏姨娘冲撞的呀。”季泠才说完就醒悟过来了,她只是楚寔撵走魏氏的一个理由而已。

    不同于芊眠的“幸灾乐祸”,季泠只觉得有些冷,或许将来楚寔也只需要一个莫须有的理由就能打发了她。

    正胡思乱想呢,门外的小丫头就在高声喊,“大公子安。”

    季泠望了望漆黑的窗户,平日这个点儿她都该睡了,今日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