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繁缨本早就在门口等着了, 见楚寔折转方向, 上前追了两步, 待看清楚后他去的方向后又默默地退了回去。

    季泠再不得宠那也是主母,繁缨很知道楚寔的规矩, 容不得下头人作乱的。

    楚寔的脚步很轻,就站在黄昏时立的窗边,窗内的季泠一点儿也没察觉外头有人, 还在忘情地作画。

    虽说勤能补拙,但是祖师爷不赏饭吃也是枉然。楚寔看得直摇头,季泠的画技在他眼里自然是颇为拙劣的, 只能说形象, 可却几乎没有意蕴, 再怎么画,顶天了也就是匠作。

    季泠埋头太久, 抬起手腕揉了揉脖子,才发现楚寔就站在窗外, 那一瞬她眼睛都惊得瞪大了一半,主要是这么晚了楚寔出现在这儿让她太意外,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表, 表哥。”

    楚寔点了点头往前走,绕过了门走了进来, 见季泠正忙着收画纸,便在侧面的罗汉榻上坐了下来, 捏了捏眉心。

    季泠见状简直手足都无处安放了,芊眠却在旁边直朝她眨眼睛。季泠当然知道芊眠的意思,可真当这一刻要到来的时候,季泠却发现她心里很恐惧,所以迟迟不肯上前。

    芊眠默默地退了下去沏了杯茶,温度刚刚好,想要端进去让季泠送过去,可走到槅扇边,却听里头楚寔道:“你这画工不行啊。”

    季泠眼看着脚,脚尖对着脚尖地站着,抬不起头来。琴棋书画是姑娘家必备的修养,她当初在楚府时除了琴其他的是真没修炼到家,主要是兴趣不在那些上面,自己也不上进,得过且过的,哪知道现在居然嫁给了楚寔——才高八斗的状元郎。

    楚寔歇了歇,微醺的不适稍微缓和了点儿,起身走到案边,看着呆愣着不动的季泠道:“发什么愣,铺纸啊。”

    季泠这才恍如梦醒般上前取了一张宣纸展开,案上的颜料都还没来得及收,楚寔正好可用。@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楚寔提起笔很随意地画了几笔,季泠愁了一个晚上的寒梅图就跃然纸上了,老枝虬劲,梅自凌寒,没有其他任何的修饰,却将人一下就带进了寒冬梅放图里,意境悠远。

    季泠看得出神,她虽然画技不高,可跟着老太太那么些年,眼光却被养得很刁了,楚寔这幅寒冬梅放可称佳作,却只不过是他醉后随意而作。

    “一套想要多少幅?”楚寔问。

    季泠慢了半刻才明白楚寔的意思,赶紧道:“十二幅。”

    楚寔点点头,似乎画梅画出了兴致,只听得纸上“窣窣”的落笔声,不到半个时辰,十二幅形态各异的寒梅图便呈现在了季泠眼前。

    季泠赏得发痴,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这些画要是落在碗碟上该多美啊。

    楚寔搁下笔点了点头,自己也很满意,“想不到多日不曾提笔,功力还不算衰退。”

    换了别人,这会儿就要赶紧说甜蜜话了,赞楚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什么的,偏季泠完全没那个能耐,想找话也找不到,只喃喃道:“表哥,你饿不饿?”

    季泠一提楚寔还真有点儿饿,席间光顾着饮酒了,不过他有他的养生道,太夜了是不肯进食的,因而道:“不饿,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着吧,便是要画也不急在一时。”

    季泠点点头,心里却极其失望。当她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其实脑子里就立即涌出了许多可以方便快捷地做出来的小菜,清淡可口。她很想做给楚寔吃,以表达自己的谢意,只是可惜了。

    大概是被打击了,接下来季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倒是有一句“表哥,我伺候你梳洗?”在她脑海里盘旋,但这种话季泠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她还兀自纠结中,却见楚寔挥了挥衣袖,走出门去了侧院。

    楚寔眼神多厉害的人,只是扫一眼季泠脸上的纠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无意强迫人,女人他并不缺。

    繁缨本已要入睡,可怎么也睡不着。季泠的美只要不是瞎子都不可能不受吸引,她倒不是怕季泠和楚寔圆房,她怕的是季泠万一将楚寔的整个人都笼络过去,她又是主母,那时候她们这些人就凄凉了。

    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响起,繁缨赶紧起身,果不其然是楚寔回来了。繁缨心里一喜,赶紧上前伺候楚寔更衣换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虽然晚上楚寔也并不让繁缨伺候,可只要他也不叫别人伺候,繁缨的心就万分甜蜜了。女人一旦动了心,哪儿可能没有酸意啊。

    “公子,可要沐浴?”繁缨问。大厨房灶上的水可一直都是烧着的,繁缨为了确保这一点,还专门让小丫头看着的。

    楚寔因为饮了酒觉得满身酒气,于是点了点头。繁缨伺候他是最让人舒心的,不用说话,她也知道要做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