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整个九月里, 楚府都像是被阴云笼罩着。老太太病得起不了床, 而季泠则一连昏迷了五日都还没醒。

    楚寔亲自将大夫给季泠开的方子拿来看了看, 并没看出不妥来。可季泠若是继续这么昏迷下去,恐怕就真醒不过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楚寔走出门, 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色,迈步往园子里去,想亲自去看看季泠。没想到却无意中见到苏夫人身边的丫头和碧塞了个东西给刘大夫。

    楚寔眯了眯眼睛, 转身回了自己院子,让繁缨将和碧唤了来。

    和碧忐忑地走进屋子,给楚寔问了安。

    楚寔看着和碧, 久久没说话。直看得和碧自己脚开始打颤, 他才开口道:“在季泠的方子里, 你让刘大夫加了什么药?”

    和碧没想到楚寔张口就是这个。她心里其实已经猜到是什么事儿,进门的时候, 只想着她一句话也不能说,哪怕楚寔打死她, 她也不会说。

    可和碧万万没料到,楚寔居然什么都知道了。

    其实楚寔什么都不知道,刚才的话不过是在诈和碧,但如今一看和碧的神色和满头的冷汗, 就知道被他猜中了。

    “没事了,你出去吧。”楚寔道。

    和碧如蒙大赦般退了出去, 转头就跟苏夫人坦白了。“夫人,奴婢真的什么都没说。”

    苏夫人还能不了解自己儿子?那是个真正的人精, 一点点蛛丝马迹在他手里,就能被他顺藤摸瓜找出全部真相来。

    当苏夫人面对楚寔时,还是很硬气的,“是我做的。”

    楚寔的神色很平静,并没有苏夫人想象中的谴责。

    “都是儿子不孝,才让娘为了我做出这种事。若是有报应,就都报应在我身上吧。”楚寔道。

    本来一直很镇定的苏氏立即就哭了,开始捶打楚寔,“你这个混小子,你这不是剜你娘的心吗?我这是为了谁啊?我都是为了你,要报应就全报应在我身上好了,我只要你好好的,凭什么我儿子要配那样的丫头啊?”

    楚寔坐到苏夫人身边,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娘,别哭了。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你这般做,万一以后被人知晓了,可怎么办?”

    苏氏摇头道:“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楚寔叹道:“娘,这是男人娶媳妇,又不是姑娘嫁人。”其中的厉害关系完全是不对等的。

    苏氏看着楚寔道:“你这是铁了心要娶季泠?”

    楚寔摇头道:“我还在等她醒,问她几句话。”

    然而之后苏氏再派人去看季泠,甚至她自己去看望季泠,都被守在季泠门外的北原给挡住了。

    北原就是那个在扬州被人收买要害死楚寔的随从。而他对楚寔却是忠心耿耿,所以才有后来的事。

    苏氏闹了个没脸也没进得季泠的屋子,而那位刘大夫也再没在楚府出现过,从此以后楚府的主子得了病,都是请顾大夫。

    苏氏见不到季泠,季乐自然就更见不到季泠了,但是她也不怕了,因为老太太昨日已经将她爹娘找了来,让她和楚宿交换了庚帖。

    至于一直昏迷的季泠,却还陷在噩梦里无法醒来。

    在那场噩梦里,她看见自己在章懿出嫁那夜,鬼迷心窍地并没推开楚宿,然后她便嫁给了楚宿。

    可事实证明,那不过只是噩梦的开端而已。

    在她嫁给楚宿之后,老太太从此不待见她,章夫人更是看她不顺眼。而楚宿,更是一步也没进过她的屋子,便是洞房花烛夜,他也只是在外间的榻上将就了一晚,之后就都是独宿或者睡在了怀秀屋子里,依旧后来的小妾屋子里。

    季泠就一直看着梦里的自己,在听雨亭里弹着箜篌,一夜又一夜。

    一日复一日。

    一直到老太太下世。

    就在季泠以为自己这辈子都等不到楚宿再看他一眼的时候,他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然而带来的消息却是晴天霹雳。

    楚宿要娶周容为平妻。

    周容一直未嫁,也早已跟随周夫人离开了楚府,季泠从没想到,她再次出现的时候,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而那时候,周夫人也已经下世了。

    说是平妻,其实就是唯一的正妻,楚宿的中馈是交给周容的,季泠从嫁给他那天起就从没拿到过那个权力。周容进门后,季泠就搬离了正房,反正这个正房楚宿也从没踏足过。

    季泠心里很清楚,若不是老太太在,她一开始就住不进正房,楚宿从未承认过她。

    周容进门后,陪伴季泠的依旧只有那柄箜篌,“归去来”。她每夜弹的也只有那首曲子,“归去来”,那是她心上的声音,是她谱给自己的声音。

    季泠沉浸在“归去来”的凄凉音调里,一直没办法挣脱,那个音调就像湖底的水草一般,束缚着他的脚,把她往深渊里拖去。

    “为什么还是没有起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