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第四十章

    如此一来众人都觉得吕襄有些过分了, 便是原本站在章懿这一边的姑娘有些都不由暗自摇头。

    却不料黄鸣音着实了得, 不过左右踱了两步, 便道:“吕襄无口便成衰。”

    立即就又赢得了满堂彩,可比吕襄的那句得人心多了, 毕竟是吕襄先挑衅的。吕襄不由手捂着脸跑了。

    今日黄鸣音有如神助一般,妙对连连不断。

    如此往复再三,局面便全倒向了黄鸣音一边, 只见对面的人笑意盈盈,而章懿这一侧则是阴风凄凄。尤其是季乐,心里急得火烧似的。

    季乐原是自恃有才, 以为对对子的时候自己能出个风头, 哪知道她中间不过勉强对了一个, 却没黄鸣音那般犀利,到底还是让黄鸣音出尽了风头。

    章懿不知道已经瞪了季乐多少眼了。季乐自己也后悔, 出头的椽子可不好做。

    到最后黄鸣音出了个上联道:“墨笑儒,韩笑佛, 司马笑道,侬惟自笑也。”

    这上联乍看不难,实则是用了不少典故,譬如墨子、韩非子、司马迁笑儒、笑佛、笑道的典故, 如果对下联的人不能对上典故,可就输了。

    这便也就罢了, 但黄鸣音实在是也刻毒,那“侬”字, 有时可以指“我”,在乐府诗中又能指“人”,而在吴语里还有“你”的意思,所以她这一联,既可以说是自我嘲笑,也可以说是嘲笑章懿。

    章懿气得藏在袖子里的手指都攥白了,却苦于不知怎么才能对上。

    “你们可对得出么?”金亚素来和黄鸣音走得最近,一看章懿那边的人鸦雀无声,就开始挑衅,“若是对不出的话,只需认个输就是了。今日黄姐姐可算是舌战群儒了。”

    金亚旁边的姑娘看了一眼对面的章懿等人道:“哪里就称得上是儒了。”

    于是黄鸣音那边的姑娘就又开始笑了起来,笑得花枝招展的。

    然而这一次季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平素的努力、用功可不是白费的。不过她敏锐地意识到该如何烘托形势,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却也不说。

    反而是等章懿这边实在无人能对上对子,而黄鸣音那边笑得十分自得意满,无数次挑衅后,才慢慢地往前迈了半步,清了清嗓子道:“舜隐农,说隐工,胶鬲隐商,汝又何隐乎。”

    季乐在这里用的典故是,舜退位归农,商朝贤臣傅说隐居从工,殷纣王的臣子胶鬲退隐经商的典故,而“汝”对“侬”,说的却是让黄鸣音积点儿口德,可以隐退了。但这句最妙的是,季乐问的是黄鸣音将隐于什么?那似乎有点儿说她什么都不配隐的意思。

    一时间所有人都朝季乐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尤其是章懿,眼里的嗔怒终于变成了赞赏。这对子十分的难,首先要对上三个典故就不容易,非博览群书之人不可得,此外还得将黄鸣音的讥讽给还回去方能解气。而季乐这一对,全都做到了。

    在这一样一联争锋相对的对子之后,众人都觉得再难攀高峰,又恰逢入席的时候到了,便就停止了对峙,开始往席间去。

    虽说这一局,章懿这边输多赢少,但季乐最后的那一联实在对得太妙了,黄鸣音自己出了上联,但实际上下联她自己也是没对出来的。

    而且这上联也不是黄鸣音自己想的,乃是她从她兄长那里听来的,据他兄长说那是楚寔在一次酒席间出的上联,至今没人能对出来,没曾想到,今日却让季乐一个寄养女给对了出来。

    这如何能不叫季乐大出风头,一联就将黄鸣音的风头给抢走了。黄鸣音私下跟自己身边的金亚说,“指不定是楚家大公子早在楚府透露过下联,所以季乐才知道的。

    可是黄鸣音也不能嚷出来,毕竟她这上联也不是自己的,也可算是打了个平手。

    这一副对联传得很快,还没吃完饭,男席那边的桌子上就传开了。

    “衡业,你上回出的那个促狭对,可有人对出来了。”章懿的哥哥章严笑道。

    “哪一联?”楚寔有些没反应过来,实在是他出过的上联太多了,一时真想不起来。

    “就是那个墨笑儒的。”章严道。

    “哦,那个啊。”楚寔想起来了。

    “知道是谁对出来的吗?”章严继续问。

    楚寔摇了摇头,他并不觉得那上联有多难,只是用了几个典故而已,是以觉得能对上的人应该很多,但既然章严如此问,他就不能说那对联简单了,否则便太得罪人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来也是惭愧,咱们在座的,有进士,有举人,还有秀才,当时都没对出来,今日却叫一个小姑娘给对出来了。”章严道,“而且啊,还是你们楚家的,你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