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季乐道:“我平日哪里对不起季泠啊, 她要这么对我, 背后捅我刀子。”

    季乐这可真是冤枉季泠了, 她做事只不过是但求无过而已,只是季乐却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反而觉得老太太偏心她就是应当的,偏心季泠那就是背叛。

    是的,背叛, 季乐自己也没发现,自己完全是把老太太当自己囊中物一般看待。然则老太太更喜欢季泠念经却是不争的事实了。季乐虽然心里发恨,表面上却依旧做得云淡风轻的。

    只是去可园念书时, 淑珍少不得要说几句风凉话, “乐姐姐, 听说现在每晚都是季泠在给老太太念经啦?南蕙还说老太太就是喜欢她的声音。”

    季乐淡笑道:“泠妹妹的嗓音本就好听,比咱们都温柔细腻。”

    淑珍道:“是呢, 我平日里也觉得好听,说话都跟唱歌似的, 也难怪老太太偏疼她。听说不仅如此,这回我大哥送年礼回来,也是偏疼她多些呢,是也不是啊?”

    季乐笑得已经有些僵硬了, “寔表哥素来就心疼阿泠。”

    “嗯呢,她那般的人谁能不偏心啊, 生得那般模样,咱们这些人跟她一比啊就都成死鱼眼珠子了。”淑珍又道。也不知道她哪里听来的怪话, 死鱼眼珠子本是那些男子私底下说成亲之后的妇人之语。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季乐也不是个棒槌,平素就以淑珍最看不惯季泠,如今却在自己跟前说起季泠的好话来,只怕是想将自己当枪使呢,她才不上那个当。

    季乐遂笑道:“哎,咱们府里,若论颜色,怕也只有淑珍妹妹你能同泠妹妹一较高下了,只她个子比你生得好些,穿起衣裳来更好看点儿。”

    季乐这话当时就气得淑珍手握拳头,本来淑珍的城府就没季乐深,还一向以为自己聪明得厉害。被季乐反过来这么一挑拨自己就先坐不住了。

    淑珍心里暗道,总有一天,她定然要让季泠知道,她就是只麻雀,便是飞上了枝头也变不成凤凰,泥腿子就是泥腿子。

    季泠可不知道自己如此不引人注目,却还招来了那许多怨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日晚上她正给老太太念经,却突然听见有杂乱的脚步声在院中响起。已经这般夜了,绝没有人敢在嘉乐堂如此放肆,除非是出了大事。

    老太太本也已经昏昏欲睡了,这会儿也惊醒了,由着季泠将她扶起来坐下。季泠又细心地找了件袍子来给老太太披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刚穿好袍子,就见南蕙慌慌张张地从门外跑起来,进门时还撞到了屏风的边沿上,季泠都能听见骨头响,可想有多疼。

    可南蕙却像没感觉一般,一下就扑到了老太太床前的脚踏上,还没说话眼泪就掉了出来,“老太太……”话没说完,便又开始哭了起来。

    这把老太太给急得哟,“说啊,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南蕙这才把话说完整了,“刚才,刚才跟着大公子去扬州的随从南安回来说,说……”

    一句话南蕙说了三次才说完整,“说大公子被人害了。”

    老太太当时脸就煞白了,“害了?害了是个什么意思?大老爷可知道了?”

    南蕙哭道:“没了,说大公子没了。南安是赶回来报信儿的,好让大老爷知道大公子遇害了,替大公子伸冤报仇,大公子的灵柩……”

    老太太听到“灵柩”两个字的时候就晕了过去,立即让南蕙和季泠都失了主意。

    还是季泠反应得快些,她赶紧解开老太太的衣襟,替她用手梳理胸口,又转头对南蕙道:“南蕙姐姐,你赶紧掐老太太的人中,还有虎口。”

    南蕙这才回过神来,按照季泠说的做了,又转头大声喊窗外的小丫头道:“莺哥,快去请大夫,就说老太太昏倒了。”

    这会儿整个府里其实都已经乱了套了。老太太晕了,苏夫人也晕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全部的期望都在楚寔身上,一听楚寔没了,她自然比老太太还要更绝望。大老爷则忙着派亲信去扬州查明真相。

    好在二房的章夫人还能理事儿,否则内院还真就成一锅粥了。

    季泠如今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量不给人添乱,便日日守在老太太屋子里伺候。

    可老太太虽然被大夫给救醒了回来,人却一直起不得床,一直那么瘫着。

    季乐坐在床边抹泪道:“老太太你就吃口饭吧,不然你的身子可怎么熬得住?”

    此时离知道楚寔遇难的消息都已经过了三天了。季泠的眼睛都哭肿了,不为楚寔,为的自然是老太太。这会儿季乐和她乃是一条心,都知道老太太不能倒。老太太倒了,她们的天就没了。

    季泠坐在床尾,拉着老太太的手道:“老太太,你就吃口饭吧。我觉得,寔表哥不是短命之人,指不定是误传消息呢?”

    季乐立即不赞同地看向季泠,南安传回来的消息能有假?他和北原可是楚寔的贴身小厮。

    却听季泠又道:“老太太,你想想,当初慧通禅师说,大公子只要五年内不议亲就会平安顺遂,大师精通佛法,能知天命,若大公子命中有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