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第十九章

    “二表哥,你是不是瞒着我姨和姨父出来的”季泠一看江二文的模样立即就猜到了。

    江家虽然穷,但季泠的姨父和大姨余芳却依旧抱着望子成龙的心,所以哪怕再穷也要送江二文去私塾念书。听他这名字,就知道两人对江二文的期盼了。

    可江二文实在没读书的天赋,他跟季泠的姨父说了好几次不想读书想做生意都被打了回去,有一次还被打得半死,那是因为余芳给江二文让他交给夫子的束脩他给吞了,自己个儿跑去做生意,赚了点儿银子,回家后却被季泠姨父差点儿给打死,最终江二文还是重新回了学堂念书去了,不然余芳就要去跳河。

    “大丫,你别千万告诉我爹和我娘啊,不然他们一准儿又得打死我。”江二文道,“反正这一个月不用去学堂,我就出来赚点儿钱帮补帮补家用啊。我爹你又不是不知道,说是做点儿小生意,其实经常亏本,有时候还得去码头扛东西,那多累啊,我能帮一点儿是一点儿啊。”

    “可是姨和姨父都盼着你能念书念得有出息,将来如果能考中进士”季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江二文给打断了。

    “得了吧,就我这德行还进士呢,到现在我连秀才都还没考上呢。”江二文道,“你快别说这个了,我不爱听,你若是真心帮我,还不如帮我跟爹娘说一说,别浪费那个钱儿让我念书了,我若是做生意也能做出个前程来,让我爹我娘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季泠叹息一声,她太知道她姨对这件事有多坚持了,因此赶紧换了话题,“二表哥,这些菜包是柑子桥头蔡包子家的吧”

    江二文道“可不是么你嘴真尖。他家离这儿远,那蔡头儿腿脚又不方便,所以不会过来。我买了他的包子过来卖,转手一个就能赚半文钱。”

    季泠心道,看来他二哥还真挺会琢磨生意经的。她正要说话,却见斜对面那婆子的云片糕快要吃完了,再没工夫扯闲话了。

    季泠从棉袄里扯出自己贴身放的荷包,她这几个月的月银都在里面。今晚带出来其实也就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遇到了她姨家的人。

    季泠将荷包递给江二文,“二表哥,这是我在楚府这几个月的月银,就第一个月的花了,其他的都在这儿了。现在给你,你帮我拿给姨好不好”

    江二文好奇地拉开荷包口看了看,嘴巴立即就张大了,“这,这么多”

    这点儿银子其实哪儿能叫多啊,但对普通人家而言的确是很多了,节约点儿的话都够一家几口人一年的嚼用了。

    “我不能收。”江二文立即把荷包又塞回给了季泠,“你自己也得留着银子傍身的,毕竟那可不是你自己的家。”

    此刻季泠已经听见那婆子慌慌张张地叫自己名字了,“二表哥,你就拿着吧,我得回去了。”季泠把荷包强塞给江二文,提起裙摆就往人群里钻。

    “泠姑娘,泠姑娘。”那婆子以为丢了季泠,吓得冷汗直流。

    亏得季泠及时跑了回去,这时那婆子也从人堆里挤了过来,满头大汗地道“泠姑娘,你怎么在这儿啊可吓死老婆子我了,我叫你,你怎么也不应一声啊”

    季泠为了单独跟江二文说话,才扔下婆子的,心里也十分过意不去,只小声道“我,看见那边有好吃的,就好奇地去看了看。”

    那婆子上前拉了季泠的手,“真是吓死人了,姑娘乱跑什么呀没丢就好,快跟我走吧,泠姑娘。这京城里头每年花灯节不知道要丢多少姑娘,尤其是你这种生得水灵的,若被掳了去,那可就惨了。要是姑娘丢了,老婆子我也活不了了,姑娘就是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顾念一下身边人呀。”

    婆子又骗又吓季泠,末了又道“贞姑娘她们在前头都等急了,就差你了,弄得大家都等你一个。”

    季泠被那婆子拉得一个踉跄,回头看了眼追来的江二文,笑着轻轻地挥了挥手。

    江二文朝季泠勉强扯出了个笑脸。他见一个婆子对季泠都又训又骂,对她那么粗鲁,就知道季泠在楚府的日子并没他娘说的那么天花乱坠。说白了就是去给府里的老太君逗乐的。江二文忍不住想,如果他能赚钱,她娘也就不用把大丫送去楚府寄人篱下那么可怜。

    江二文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荷包,紧紧握了一下,眼珠子一转,暗自下了个决心。

    次日,季泠和季乐去老太太跟前请安,季乐便叽叽喳喳地把昨夜看到的、遇到的趣事儿一股脑儿都说给了老太太听。

    老太太听得直乐,将季乐拉到身边爱怜地替她理了理辫子。虽说季乐有些小性子,但到底是天真活泼,很得老太太的心。

    季乐见老太太疼爱自己,心里也得意,余光瞄了眼在一旁傻坐着的季泠就更有些欢喜,便又道“老太太你知不知道,泠妹妹昨儿晚上差点儿就丢了。”

    老太太惊了惊,“哦,怎么回事儿”

    季泠抬头去看季乐,没想到她会提这件事。她昨晚走失的事,她自己不会说,那婆子也不敢上禀,因为怎么说她一个照顾姑娘的下人都难辞其咎。

    季乐道“照顾泠妹妹那婆子说,是泠妹妹乱跑,她喊泠妹妹,泠妹妹又不应她。哎,亏得后面把泠妹妹给找了回来,我听说花灯节上有许多人拐子,专门拐漂亮女娃儿。”

    老太太看向季泠,“泠丫头,怎么回事儿啊”

    季泠低着头有些局促地道“回老太太,昨晚上我不懂事儿。李婆婆带我去买云片糕,我闻着旁边的桂花糕也香,就忍不住走了过去。”她并不敢说遇到江二文的事儿,怕老太太多心。

    李婆子,老太太是有印象的,“那李婆子最是嘴馋,所以才生得腰圆臂粗的,怕是她自己吃着东西忘了你,才来怪你是不是”

    季泠赶紧摇了摇头,“都是我的错,是我嘴馋桂花糕。”她这样的身份,在楚府哪怕就是个婆子也不敢得罪,何况本就不是李婆子的错,虽然她的确贪嘴了些。

    季泠越是这般揽罪,老太太就越是觉得是李婆子自己粗心才险些丢了季泠。毕竟季泠平日里那般乖巧,何况她跟着王厨娘学艺,又怎么会贪吃个桂花糕。

    不过老太太念头一转,就知道季泠为何要自己揽罪了,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府里那些刁奴别说季泠了,以前年轻的时候就是老太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